返回

都市之最强DNF系统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3章 以亿万厉鬼祭炼地狱

    血色光柱下所有人全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化为干尸,浑身血管爆裂,鲜血从肌肉中强行挤出,发出不似人的凄厉哀嚎。

    这种骨肉分离,痛入骨髓的痛苦比什么十一级十二级痛还残忍百倍,许多杀人如麻的士兵直接就痛死了过去。

    不过就算是这样还没完,在这些被抽干血液的尸体上,还有一个虚幻的灵魂也顺着血色光柱朝天上而去。

    至于那些少数堪比元婴期的地元境界将领,和军团唯一一个天元境界的张承德,此时整个人都在顺着血色光柱缓缓上升。

    在血海之下,不知何时已经被一座燃烧着魔焰的地狱笼罩,里面无数妖魔被一条条锁链洞穿,在无尽魔焰下哀嚎惨叫。

    而在所有血色光柱吞噬那些守卫军精血返回穿过那似虚幻的地狱时,摄住的灵魂都会被地狱留下。

    每一个守卫军灵魂出现在虚幻地狱时都会化为鬼魂,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条燃烧着魔焰的锁链就会从虚空中凭空出现,将其在惨叫中洞穿拖进了地狱深处。

    随着白亦剑这段时间以二百多亿妖魔灵魂祭炼,以空间开辟法则加固,这座地狱已经慢慢有了化为真实的趁势。

    相信要不了多久,当这座吞噬无尽生灵灵魂的地狱化虚为实那天,白亦剑将会多一个身份,地狱之主。

    而实力,也会随着掌控一座地狱而大增。

    “啊……不要。”

    当一个喜欢虐杀,看那些无辜百姓在自身刀下绝望哀嚎的将领被摄进地狱时,瞬间凄厉无比的惨叫响彻整个天雪城。

    和只剩下灵魂的那些普通士兵不同,整个人连同肉身出现在地狱的刹那间,他就被地狱无处不在的魔焰吞噬。

    瞬间来自灵魂和肉身的痛苦让他知道了什么是绝望,生不如死。

    那些魔焰由无尽被地狱吞噬的生灵怨恨所化,此时犹如无数蚂蚁一样化为虚幻形态将他包围,生啖啃食着他的肉身和灵魂。

    而无法动弹的他就只能这样眼看着自己被活生生被撕扯吃掉,那种绝望根本无法形容。

    尤其是因为处于地狱,他就算是肉身死亡也无法脱离苦海,因为灵魂也还在肉身中,那种血被一点点喝光,肉一点点被吃下的痛楚一丝不漏的传递到他灵魂上。

    这种酷刑,所谓的千刀万剐在它面前根本无法与之相比。

    这残忍的一幕,让高空中同样被束在血色光柱中,无法动弹的那些将领都脸色苍白无血,浑身恐惧颤抖不已。

    就算是自认有骨气,骨头断了都不肯下跪的张承德此时也不由为白亦剑残酷的手段感到浑身发寒。

    而在守卫的天雪城一方,此时所有人也不由对白亦剑更加畏惧了起来,心中因为他出现升起的激动和惊喜全都被眼前骇人一幕冲散。

    唯一几个站着的惘天狩几人,此时看着这一幕,耳边全身无数灵魂凄厉哀嚎惨叫也不由眼角直跳。

    “呵……怎么,害怕了。”

    天地间响起了白亦剑轻笑,语气中带着淡淡不屑。

    “想想这些年死在你们手中的那些人,他们的哀嚎当初你们不是听的很享受吗,现在这种绝望你们也慢慢感受感受吧。”

    “哦,对了,你们不会以为死就结束了吧。”

    “不会,对于你们来说,死只是开始,我会将你们所有人的灵魂都镇压在地狱中用魔焰炼化千年,永世不得超生,不如此不足以洗去你们身上的罪孽。”

    “而在让你们享受无尽折磨后,我还会将你们的灵魂打得魂飞魄散,整个世间都不会有你们存在的一丝痕迹。”

    每随着白亦剑说一句,下面所有人的脸色就恐惧一分,当白亦剑说完后,此时那些还没死去的守卫军和张承德已经面如土色了。

    同样,就算是天雪城一方的人不由浑身发寒,被白亦剑残忍狠辣的手段感到震撼和恐惧。

    抬头看着苍穹之上洒下的百万血色光柱,将之前组成弑神阵后压得他们不敢应战的百万守卫军抹杀一空,甚至灵魂也不放过,惘天狩此时不由为自己当年明智选择而庆幸不已。

    “血海君主,你不得好死,我张承德就算做鬼也会从地狱中爬出来找你报仇。”耳边全是那些将领被拖进地狱后无法形容的凄厉惨叫,同样被禁锢的张承德不甘地咆哮道。

    要是大家大战一场,他张承德不敌被杀绝无怨言,但是被对方以强势力量镇压,连施展弑神阵威能的机会都没有,他此时心中充满了不甘。

    “呵……想从我的地狱中爬出来,你觉得就凭你这个元神境界的蝼蚁有这个可能吗。”高座于王座之上,白亦剑轻蔑不屑道。

    “在我的地狱中,就算是那几尊被我斩杀的神祇也无法脱困,更别说是你了。”傲然的语气中,内容却让下面所有人感到震惊。

    惘天狩等人抬头望去,隐隐在那无边地狱中深处看见了几尊顶天立地的魔神虚影,此时全都被一条条山岳一般魔链洞穿锁住。

    而惘天狩等人能看见,那么已经被摄到高空,马上就要被拉进地狱的张承德更能从那几尊模糊虚影上感受到无比恐怖的威压。

    那种恐怖威势,是他三年一次前去王都直面神渊大帝时也没有过的,不由脸色一白。

    尤其是当他看着之前一个依为左膀右臂的将领,被魔焰中无数恶魂厉鬼撕咬吞噬,整个人以肉眼可见速度消失时,心底更是被一股恐惧包围。

    那一声声就算是喉管被咬断也在张嘴哀嚎,那猩红色骨肉被一点点蚕食的场景,就算是他也感到恐慌和惧怕。

    “别慌,马上就轮到你了,并且这个速度我会放慢十倍的。”似乎是看到了张承德的惨白脸色,白亦剑好意的声音出现在了他耳边。

    当一个小时后,张承德哀嚎的声音消失不见时,方圆百里的天雪城再次恢复了些许平静,只有苍穹之上血海震动天地的呼啸,和下面地狱中无尽厉鬼的哀嚎。

    不过就在惘天狩他们以为此事就这样完结时,苍穹上血海再次咆哮,一道道洞穿一切的血色光柱轰然落下,目标是是天雪城还没沦陷的区域。

    尤其是对着被古符阵法防御罩笼罩的城主府邸,一只数里大小的恐怖血掌从天而降,带着毁天灭地的恐怖威势轰然落下。

    遮天血掌还没落下,天地间就被天崩地裂的呼啸充诉。

    “大人,为什么……”

    抬头看着那遮天手掌撕裂虚空,破灭虚无的恐怖威势,惊骇绝望的惘天狩不甘的抬头呐喊。

    不过白亦剑丝毫没有在意,携带数千里血海一击力量的手掌没有丝毫停顿,在无数惊骇目光中轰然一击落在了厚达十几米,由无数大阵结合数万精锐组成的防御罩上。

    轰!!!

    整座天雪城连同下面的万米山峰都轰然一震,因为这座府邸的阵法链接了这个山脉的山势。

    然后许多人目光惊骇的看着百里方圆的天雪城猛然下沉了一米,随即刺眼红光带着冲击波以城主府邸为中心轰然爆发。

    轰隆隆!!!

    咔嚓咔嚓!!

    虚空破灭的震动中,一声声破裂的声音清晰传进了下面所有人耳中,勉强站着的惘天狩几人目光绝望看着头上光罩在那毁天灭地的手掌下浮现一道道裂缝。

    轰!!!

    那号称能抵挡百万军团组成弑神阵的防御罩,在白亦剑驱驾无边血海一击下轰然破碎,刹那间整座占地十几里的府邸许多阵法节点直接爆炸。

    不过就在所有人绝望时,那毁天灭地的手掌没有落下,而是缓缓收了回去,让所有人不由一愣。

    但是就在他们眼中生出劫后余生的后怕时,天地间一道道血色光束从天而降,将府邸中,无数人笼罩。

    这次出现的血色光柱虽然没有刚才抹杀守卫军那么多,但是加上外城一起也有十几万道,而目标则是那些同样被无数怨念缠绕的人。

    在这个妖魔吃人,人也吃人的世界,就算是天雪城在惘天狩治理下没有那么黑暗,但也不是说就歌舞升平。

    不管是在天雪城军方在,官员体系甚至那些宗门,学院和猎妖工会中,都有无数丧心病狂,穷凶极恶的人。

    这些人平时借助身份或者手尾干净,犯下过无数残害他人的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罪行,此时在白亦剑灵魂之瞳中全都无所遁形。

    对于这个世界的妖魔,白亦剑的态度是抹杀一空,而人族对于他来说也没有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的势力之分,他只认善恶。

    比如此时在惘天狩眼前,他曾经一个十分赏识的年轻将领就被一道血光笼罩,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抽干血液变成一具狰狞干尸。

    并且在一双双骇然惊恐目光中,一个和那个青年将领十分相似的虚影也被血光缓缓拉出,张着嘴,绝望的看着他们。

    这个人惘天狩还记得在前面面对守卫军突袭时,带着一队人浴血奋战,硬是在外城堵住了一条小道半个小时,为他们启动大阵争取了时间。

    转头看着一道道笼罩城主府的数千光束,一个个对他忠心耿耿的士兵将领被光柱化为干尸,惘天狩不由抬头悲愤不甘道。

    “君主大人,我惘天狩从没有背叛过人族,这些年也一心庇护治下百姓,为什么……?”

    “为什么,你让他们去问他们手中的冤魂吧,在我眼中他们与那些守卫军没有丝毫差别。”白亦剑的声音在所有恐惧的人耳边响起,淡淡语气中充满了漠然。

    “至于你们还能站在这里,那就是对你们这些年所作所为的肯定,今后你们也会为你们的选择而自豪。”

    白亦剑的话让惘天狩他们一愣,然后不敢置信的低头看着下面一个个被血光笼罩的身影,和守卫军没有差别,意思是……

    。【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