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张雨辚

    蓝莹莹的手下给我们安排入住的是城东南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要看书 ·u·这酒店坐落在青山脚下,半隐在竹林之间,不与喧嚣为伍,环境很是清幽。车一开进酒店的小院,我就闻到一阵花香,抬头一看,只见道路两旁两排含笑花迎风摇曳,像在和我们招手。

    “这酒店布置得如此雅致,想来老板一定是个风雅的人。”我微笑着,看车缓缓地在酒店门口停下,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熟悉又笔挺的身影迎了上来。看见那人的脸,我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你……你不是……那个白书人的……”出现在我眼前的,正是白书人的那位青衣管家。只是他现在已经不做那种管家装扮了,他换上了和高功他们类似的黑色制式衣服,戴上了一副眼镜,并且朝我递出了一张卡片。

    “张雨辚,这是你的名字?”看到名片上的这三个字,我微微一愣。不是因为这名字里有生僻字,而是有什么别的东西触碰到我的神经。不过这种疑问很快被其他问题掩盖了,我继续问道,“前不久在墓里面你和白书人明明离开了,现在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我是此间的主人,现在要负责安排你们在这里下榻。”张雨辚,也就是青衣管家淡淡一笑,把我们迎进酒店里去。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也是东宗九家中的一员,平日里虽然和白书人走得很近,但像这种时候,他也会出来负责东宗的人的住宿。     一看书ww·

    “哦,原来你是应蓝小姐请求来给我们腾地方了。”我笑了一下,不禁想到白书人把东宗的往事似是而非地告诉高功,引得蓝高两人闹翻的事情,说道,“我还以为你们和蓝小姐的关系很差,不会帮她这种忙呢。”

    “寻少爷,我想你是误会了。”张雨辚也不生气,淡淡地道,“白书人是曾经和高功他聊过天,提起了些东宗的陈年旧事,顺带还提点了下他要注意人际交往,没想到阿功他就把这两件事结合到一起,以此为借口和蓝小姐翻脸。其实你也知道,他对蓝莹莹的心结在于他哥哥高成的死,和白书人的话其实没什么关系。”

    张雨辚随口把这件事推得干干净净,言辞间倒也没什么逻辑问题,弄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对方看出了我的犹豫,微微一笑,指了指唯说道,“你不是总觉得我和白书人是坏人吗?那这姑娘怎么解释,她可是我们救的。如果我们有私心的话,当时完全可以用这个女孩威胁你,让你交出神器唯命是从,可是我们有这么做吗?”

    “是的,是白书人救了我,还带我找到了你……和那个围围巾的大哥哥。”唯在旁边睁大那双天真单纯的眼睛,忙不迭地点头。

    唯就像我的死穴,一涉及她,我整个人顿时软化,虽然心中对白书人的疑问依旧存在,但嘴上不好再提这件事,只能转移话题。

    “那我的朋友们呢?他们也在这里住下了吗?他们住哪个房间?”我想是该见见猫叔他们,可是没想到张雨辚却摇了摇头,告诉我他们几个接了几个电话,说有别的事要办,已经是离开北京了。

    说着说着,张雨辚把我们领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我和唯都住在一层,而且相邻。我先帮唯把包放到她房间,看她把一切安排好,然后再回去看自己的屋子。这房间的窗户是对着酒店花园一侧的,窗外绿意盈然,花香阵阵,风景倒是挺好。

    “这里是您的房间。”张雨辚不愧是做管家的,言辞间非常礼貌谦卑,“希望您能满意。”

    “这里环境不错,我很满意。”我笑道,“这么好的酒店套房,如果我的那帮哥们不是正好有事要走,也能住下来就好了。”

    “说的是。”张雨辚说道,“不过我看你的那几位朋友,总觉得他们行迹都挺可疑,尤其是那个一直蒙着面的哥们。当然,或许我是想太多了。”

    张雨辚说完,微微朝我一躬身,就退出了房去。看他临走前话中有话的样子,我心里一阵不爽。

    然而,他还有白书人说话,总是出奇地准。白书人说我只要插手死亡游戏的事,就一定无法轻易退出,这现在看来果然应验了。后来白书人还告诉我,爱情和友情总是会矛盾的,果然唯一见到黑围巾,就缠上了他……

    为什么老天偏偏要给我安排这么多破事?今天我在和唯独处的时候,也曾偷偷问过她,你是不是真的认得黑围巾,你不是失忆了吗?结果唯却告诉我,她确实对过去的事一点都想不起来,但想不起来不要紧,看见黑围巾护着她的样子,她就感觉非常熟悉,非常有安全感。

    “我恍惚的时候会做梦,梦见有一个绝世英雄,拿着一把绝世宝剑站在我身前浴血保护我。看见那位大哥哥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我这个梦。”

    唯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笑靥如花,天真无邪。我却不由得靠在房间窗台,深深地叹了口气。如果唯真的喜欢上黑围巾,我该怎么办呢?

    就在我叹气之时,突然身后的窗框那里传来了“叩叩”的声音,我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墨绿色的修长身影竖在窗外,正静静地看着我。那并不是别人,正是黑围巾!

    “卧槽,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看见黑围巾这么突然出现在我窗前,吓了一大跳,“这,这外面是酒店的私家花园,你怎么进来的?”

    “翻墙。”简洁明了的回答。

    “好吧,”我只好打开窗让他爬进屋再说,“你怎么来了?你们不是有事离开北京了吗?”

    “猫叔他们是真的有事,而我则是找的借口。我不想住这家酒店。”黑围巾靠在窗台边,一边看着窗外一边说道。在屋外郁郁葱葱的树荫映衬下,他的身躯显得修长挺拔,脸庞亦是有棱有角,整个人透露出一种高贵清华的气息。

    过去看到黑围巾的这副样子,我总是会有一种安心感,然而现在我想到唯纠缠着他的样子,心里却是微微有气。

    “那你为什么现在又来了?还不好好从正门进来,得翻墙爬窗?”【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