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生意

    “那你为什么现在又来了?还不好好从正门进来,得翻墙爬窗?”

    听到这个问题,黑围巾转头,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后,就剧烈咳嗽了起来。我见他先是背过了身体,然后拉下围巾,从兜里拿出一块手绢掩嘴,高而瘦削的身体不停颤抖。

    “你这是怎么了?”看他这副样子,当下我赶紧走上前去问他怎么回事。而这时候他已经停止了咳嗽并拉上了围巾。我见他那手绢上,竟有斑斑点点的血迹。

    “我没事。”黑围巾的嗓音嘶哑,浑不似之前的嗓音那样中性却又沉稳,“在墓里伤着喉咙而已。”

    “不舒服就该去看医生。”我原本想说些安慰的话,但不知怎么,到嘴边的话突然就变得冷淡了起来。

    黑围巾扬了扬眉,似乎想说点什么,然而却没有说。

    其实刚才那话一出口,我就开始后悔,为了缓解尴尬,我赶紧从黑围巾手中抢过那被血脏了的手绢,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得注意点,看你现在都咳血了。”

    “你不必担心我。”黑围巾说道,“反倒是我和猫叔都很担心你。我现在过来,也正是要和你说这件事。你为什么要呆在这里还要帮东宗的人干活?”

    “我为什么要呆在这里?”对于黑围巾的问题,我感觉有点奇怪,“因为我要用东宗的神器救小唯,所以要和蓝莹莹他们搞好关系。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吧”

    “这本不是坏事,但你难道没有发现,他们已经把你当作简单了吗?你明明澄清过自己的身份,他们却如此一致地认定你就是小简,是谁让他们这么认为的?他们为什么这么信任你?”黑围巾淡淡地回答道,“还有你说的那个姑娘,你有没有觉得,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太蹊跷了?”

    “什么意思?”我没想到黑围巾会说出这样的话。

    “猫叔告诉我你们相遇的经过了。据说你是在半道上偶然遇见这女孩的,而那个时候东宗的玄霜正想杀掉她。”黑围巾说道,“但这一切却被你撞上了,你误打误撞地救了这女孩出来。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会在回家的路上会正好遇到东宗的驱鬼人?为什么遇到你以后,原本要杀掉这女孩的玄霜却放过了她不仅如此,他还告诉你,要治好这个女孩,必须找到东宗传说中的三件宝物你为此费劲千辛万苦收集神器的信息,更是亲自来到北京寻宝。而在这途中,这女孩走失过一次,却又被东宗的人所救,带回到你身边,这一切,难道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

    我一愣,没想到黑围巾会突然问出这么多问题。

    “你的意思是,难道是……”

    “有人用美人来当诱饵,想让你不断地为东宗服务。”黑围巾言简意赅地道,“不,不仅是和这姑娘的事,自你苏醒以后发生的所有事,都像是有人在背后布局。有人在一步步引你靠近东宗。”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微微一震,但转瞬间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笑容。

    “阿哥你这就是开玩笑了。”我笑道,“我何德何能,让别人这么费心给我布个局,只为了要我给东宗的人服务?拉拢我这么一个连驱鬼都一知半解的人,对偌大的东宗有什么好处?”

    黑围巾眉头皱了皱,正想说点什么。就在这时房间的门铃突然响了,然后我听见张雨辚在门外喊我,似乎有什么事要找我。听见他的声音,黑围巾叹了口气,拉开了窗户。他显然不愿意被东宗的人听见这段对话,而我和东宗门人说话内容他也没兴趣听。于是他就只在和我插身之际留下一句,“我不在这里继续呆了,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就飘然而去。

    黑围巾这家伙,来的时候就像一阵风,走的时候也是。我看着那半开的窗户,和此刻空荡荡的房间,都有点怀疑他是否真的出现过了。

    而这时,张雨辚的门外的叫门声越来越紧凑。我只能感觉关好窗户,跑去打开房门把张雨辚迎了进来。他进屋后,就把一部手机放在我面前。原来是高功有事找他,而他想着我应该也想听听,便带着电话来到了我的房间。我点头同意,张雨辚便让手机开了公放,高功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张生晚上好,谢谢你帮我招待寻少爷他们。”高功说道。

    “不用客气,这都是我该做的。蓝小姐她还好吗?”张雨辚问道。

    他的问题我也很关心,一来是我也在担心蓝莹莹的状况,二来是只有蓝莹莹醒了,我才方便去打听那个千辛万苦从海东青墓里取出来的,像木片一样的“神器”究竟有什么用。

    “她醒了,不过很快又因为体力不支而睡了过去。寻少爷非常抱歉,你想打听的消息只能等她完全清醒才能处理。”高功叹了口气道,“这次的事情是我惹出来的,所以我必须在医院里陪着她。”

    “嗯,你去陪她吧,应该的。”我说道,“那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刚才接到了一个紧急通知需要驱鬼人协助。而我和蓝小姐一时又离开不了,所以想看看你们能不能帮忙。”

    “哦,看来是又有生意到了。”张雨辚朝我看了一眼,我也点了点头,表示心领神会。

    因为这些日子我从猫叔他们那里了解到了东宗相关的不少基本信息,对他们已经不是一无所知了。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但在现实社会里,并不是每个行业都能在阳光下发展。比如驱鬼这个行当,就注定了要永远隐藏在历史的阴暗面,国家机器也一直在努力掩饰它的存在。

    但是有些时候,就连国家机器,也都不得不借用驱鬼人的力量。朝代的兴衰,家族的存亡,很多时候是被一些超自然力量冥冥中左右着的。所谓龙脉,风水,气运这些东西,你说它不存在也行,但凡是安邦治国的人,却鲜有不考虑的。因此国家机器一边明面上打击牛鬼蛇神,但是另一方面,也会和驱鬼家族保持联系,使用他们的力量。

    有时候这种互动是非常公务化的,比如传闻中北京城区开发时挖地基引发的万人坑闹鬼事件,据说就是东宗派人来处理的。但有时候这种请求也可能是很私人化的,比如某些高官可能会私下遇到的一些魑魅魍魉的事情,这时候也会动用这层关系,请求东宗的人帮忙。也正是因为如此,东宗这个驱鬼家族和国家机器可以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某种程度上也能说,他们这些驱鬼人在背后,其实为我们这个社会也是贡献不少。

    那么,这次的事情多半也是类似的情况吧,我这么想着。然而听高功说了下去,似乎事情又不是这样。

    原来,这次要处理的事情还真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于东宗自身。求助的人是东宗后四家中雪家的家长,他家体弱多病的孩子雪莉儿最近又出事了。

    一听到雪莉儿这个名字,我立马感到尴尬万分。因为这雪莉儿,正是小简的三位未婚妻之一。我曾在市心医院里匆匆见过她一次,印象中记得是个美貌可爱,却又像白芷花一样脆弱的姑娘。若说是她病了,那我一点也不意外。接着,从高功口中我们得知,这位雪姑娘最近出现了一种在民间很常见的病症,那就是掉魂。

    前段日子不知怎么的,雪莉儿有天下午突然变得晕晕沉沉,每天睡的时间多醒的时间少。仅有的清醒的时间,也都双目无神,不思饮食。

    刚开始雪家人都以为是夏末秋初,她吹风着凉感冒了。但是带去医院检查,发现她一切生理指标正常,没有任何严重的问题。然后他们不放心,又去找了心理咨询室,给雪莉儿进行了心理咨询,然而也没有任何结论。他们只知道,雪莉儿整个人好像失魂落魄了一样,每天混混沌沌,终日沉睡。

    这下雪家人知道情况不对,得找驱鬼人处理了。可雪家这几年人丁不旺,雪家夫妇又是做研究的,没太掺和这驱鬼的事情,于是雪家可以说在驱鬼这一行当相当式微,找不到能人了。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向宗主求助。在东宗,负责处理这类事情的,一般都是前四家中的蓝家。但是现在蓝莹莹身负重伤,高功又在陪伴,所以高功他也只能一个个电话打出去,拜托东宗其他的驱鬼人前去帮忙。

    “这次的事情听说有些不寻常,所以雪伯父伯母不仅请了你,就连周净大哥也请了去。”高功解释道,“嗯,大家都觉得,如果小简,不,寻少爷也能去的话,那就更好了。”

    “呃,这个……”听见自己突然被拉了进来,我顿时一愣。东宗的事情我本不是特别关心,之所以一直和他们一起行动,只是为了寻找治好小唯的方法而已。现在突然听高功叫我一起去照看雪莉儿,我顿时不知该怎么回应,只能转头看向张雨辚。谁知道张雨辚却似有深意地朝我点了点头,我见他神色间大不寻常,知道其后必有深意。于是点点头答应,等高功挂断电话后,便向张雨辚询问了起来。

    “为什么非要我去不可?刚才电话里说的那位周净先生,想来就是东宗宗主家的孩子吧,应该也是个厉害的驱鬼人。你是白书人的帮手,我相信你的驱鬼能力也绝不会差。”我问道,“那么掉魂这种小事,你们两个人完全可以处理吧?为什么一定要找上我?”

    “确实是这样,”张雨辚说道,“但或许是……雪家的人想见见你吧。”

    这话我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他们肯定是把我当作简单了。然后因为雪莉儿是简单的未婚妻,而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寻宝人和简单居然长得一模一样,所以雪家家长都想见见我。一想到这,我眉头微微一皱,说道,“但我不是小简。”【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