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人生的低谷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

    从张家酒店跑出来以后,我的脑子里一直回响着《孟子》里的这段话。孟子说,在面对难以抉择的事情的时候,可以舍鱼而取熊掌。但他却没有告诉你,有时候可能你舍却了鱼,也得不到熊掌。就像白书人说的一样,“爱情和友情,有时候是不能兼得的”。我原以为我舍了友情,就能得到小唯的爱情,没想到就如劲风吹筝,我把手中的线松开的时候,风筝也飞得没影了。

    总之,一切都是我活该。我苦笑着走在路上,如在梦中,不知去向。只隐约记得自己手脚发抖走了很久,背包里的手机响了好多次我都没听见,到傍晚时分才终于记得接起来。电话那头是猫叔他们,他们听说我出事了,正急着要赶过来。

    “你们不用来了,阿哥已经把我救走了。”我说道,“但他自己留在那里,白书人说要和他叙叙旧。”

    话说到这里我就说不下去。在他们的多番追问下,我才断断续续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他们。电话那头顿时一片惊叫,其中,肉丸的声音最为尖锐和激动。

    “你说你误会阿哥也就罢了,你怎么可以被人挑拨几句,就去诅咒他!阿哥他救过你的命啊!他为你受了多少伤,你知道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能不停地重复这句话,无力地辩解,“我不知道他找我拿衣服是想找窃听器,我很害怕所以才会这样……对了……肉丸你最懂这方面技术,我也想了解,你能不能找机会拿窃听器的实物给我介绍一下?或者你可不可以教教我反窃听?我……”

    “你滚!”电话那边肉丸已经控制不住情绪,“你做了这么不要脸不讲义气的事,你还想我们帮你?!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也无耻地害我们?你滚,我们就当没交过你这个朋友!”

    肉丸平时一向谨慎温和,极少有如此情绪激动的时刻,此时他却暴怒难当。可想而知,猫叔他们又会是多么地生气。我又无力地申辩了几句,那边却是一阵斥责,接着便挂断了电话。

    在这一瞬间,我彻底失去了踏上寻宝之路以来,最单纯,最靠谱的一帮朋友。

    老天啊!我在四野无人处站定,仰天想大喊,但却喊不出声。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

    我并无害人之心,不过是想和心爱的姑娘在一起,怎么就突然掉进了白书人的陷阱里,倾慕的姑娘跑了不说,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我怎么突然就到了这无处可去,人人唾弃的地步?

    似乎是回应我一般,天上此刻竟下起了朦朦的小雨。前路茫茫,我竟然连避雨容身的地方都没有。我突然觉得眼睛很酸,淋着雨,继续漫无目的地往外走去。

    待我稍微清醒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破旧的招待所房间里面……我隐约记得,自己背着行囊走了很远的路,最后在一个吵杂的车站边感到累了,就被几个拉客人的招待所服务员拉进店了开了间房休息。

    这是间老旧的招待所,楼下是小吃街,烧烤和麻辣烫的味道不断往楼上熏来,街上人来人往吆喝不断,喧闹地很。房间门的缝隙里,塞满了“包小姐”“女大学生陪侍”的小卡片。

    我没有叫小姐,但却从前台买了很多酒。喝得胃疼了,就昏昏沉沉地睡去。

    这一晚上,我梦见了很多人。我梦见唯打着洋伞,站在花树下面,朝我露出温柔又自信的笑容。黑围巾则静静地坐在窗台边,看树梢上黄鹂清脆的啼叫。还有猫叔肉丸他们,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朝我喧呼喝喊,让我赶快跟上队伍。

    然后我便从极度的悲伤中醒来。醒来时床头的枕巾已经一片湿润。我擦了擦眼泪爬了起来,却发现身上已经被冷汗浸透,全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狼狈。我不禁惨笑了起来。

    滴滴,滴滴。此时,我床头的手机发出了震动声。我把手机拿起,注意到正是这个声音把我吵醒。

    这大清早的,谁会联系我?我接了起来,发现是蓝莹莹的电话。

    原来她已经发现前四家神器被盗,派了人前往张家酒店讨要说法。可是当他们来到酒店的时候,发现酒店里只剩下寻常的工作人员,白书人和张雨辚已经离去,也没看见我或者其他人员的踪影。情急之下蓝莹莹会合雪仇两家,一齐向东宗宗主报告神器丢失的事情,想要集东宗之力去夺回,可这些要求却被宗主全部驳斥了,只说叫他们按兵不动。对宗主的做法感到无法理解的蓝莹莹一心想找到我,弄清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大略看了看,原来这一早上,她已经给我打了几十个电话了。

    大家都找我,可是我什么也不知道。我顿时又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

    我只能苦笑着简略告诉了蓝莹莹昨天我是怎样被白书人暗算,然后逃离张家酒店的。期间蓝莹莹问了我不少问题,可我愣是没几个能答清楚的。无奈之下蓝莹莹只能连连叹息,然后便挂断了电话。在此之后,我给黑围巾打了电话,却发现他的电话是关机状态。打猫叔他们电话,却发现电话一接通就被挂断了,显然他们还在生我的气。

    一切都陷入了僵局,我不知道唯和黑围巾究竟怎样了,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唯被白书人带走了,按理来说我应该追查下去。可是以我的能力,又对付得了白书人吗?就连东宗宗主,都不敢直接和白书人叫板……我这样的废材,又能有什么作用呢?

    唉。

    就在这时,小招待所的门传来了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

    啪啪,啪啪。声音有节律而温柔。

    奇了怪了,这么早有人来电话还情有可原,可是怎么会有人敲门呢?我现在在这个路边随手找的破招待所里,谁会来这里找我?【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