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我们其实是兄妹

    我顶着宿醉的剧烈头痛挣扎着下床开了门,门打开后,屋外的阳光照进这间阴暗的小房间,让我一时睁不开眼。这时,一把如清泉般甜美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寻少爷,你果然在这里!”

    我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清纯靓丽的身影出现在面前,不是旁人,正是简单的妹妹小洁。她身穿白色纱裙,手上戴一串檀香佛珠,看向我的神情羞涩而关注。早晨的光晕罩在她身上,朦朦胧胧的,让她全身散发出一种慈柔的美感。清风吹过,细碎的秀发拂过她娇俏的脸颊,有一瞬间,我觉得好像回到了市心,回到了夏末的那个宁静的医院。

    “小洁,你怎么会来找我?”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我,我总觉得自己好像好久没见你了。”

    其实并没有多久,但这段时间我经历了太多,恍如隔世的感觉。

    “寻少爷……我也觉得我好久都没有见你了。我还好,但你好像憔悴了很多……”被我拉着手,小洁的脸一下红了,痴痴了许久,才怯生生地把手抽了回来,给我解释道,“我是跟着你家班叔找到这里来的。昨天班叔联系我,说你刷了手上一张子母信用卡,消费信息发到他那里去了。消费的地址在这里,说明你在这家招待所住下。他说正常情况下,你不会选这种地方住的,所以你可能出事了,需要人照顾,就把我找来了……”

    听小洁这么说,我也忍不住回头往我房间看了看。只见这招待所的房间地面潮湿,墙壁也脏兮兮的,给人一种阴暗压抑的感觉,确实不像是我会住的地方。只是没想到,班叔他竟然对我如此细致关心,竟然从这点推断出我出了事。

    “那么,班叔他人呢?”我微感羞涩,低头对小洁说道,”他现在在哪里?“

    “班叔他有事,刚才拍了好久的门你都没应,他着急回去,于是就离开了。来,这是他要带给你的东西。”小洁一边说着,一边把一袋子东西递给我。

    我点点头,接过那袋子,发现里面是一些衣物和钱。就在这时,我的手机轻轻一震,拿起来一看才发现,一早老班就在不停地给我发信息,只是我并没有留意到。

    我点开其中一条信息,发现班叔告诉我,他刚才来过了,只是叫不醒我,而他又实在不能等下去,只能自己先走,让小洁留下来。他告诉我,我父母给我留的遗产里有两家铺子,产权转移等手续最近就要办,让我尽快回家,别再外面瞎晃悠。最后他还提到了一句,说小洁这姑娘人很体贴,又对我情深一片,不离不弃,要我千万要好好珍惜,不要再伤她的心。

    这条信息是小洁陪着我一起看的,看到最后那几句话的时候,她的脸更红了,但却没有反驳,只是低下头默默不语。我看到她这副样子,心中一阵感动,又是一阵酸楚。

    为什么唯不能像她一样呢?而为什么,这个喜欢我,能给我温暖的女孩,为什么偏偏又是我的……

    我想起张雨辚对我所说的话,不禁叹了口气。

    “小洁,谢谢你对我这么好,我很感激。”我说道,“但是我希望你不要想多了……其实,我是你的哥哥。”

    “什么?!”听了我的话,小洁后退了半步,脸色是一片茫然,“没错,寻少爷和哥哥确实长得很像,但寻少爷是医院的病人,哥哥是个寻宝人,你们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呢。”

    小洁的眼中一片单纯清澈,让我几乎就要说不下去。我沉默良久,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说道,

    “不,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我来市心医院这件事是有猫腻的,我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病人。”我说完,便把张雨辚告诉我的事复述给了小洁,又进一步解释道。

    “小洁,你们简家是市心医院的股东之一,对吧。也就是说,你的哥哥小简爷可以用他的影响力,从其他医院调病人来进行试验。假如他期望的话,在胡寻调来的途中,他可以前往跟踪,把真正的病人毁容并推下山崖,自己和病人掉包,瞒天过海。这件事并不是没人知道,那天同车的陪护就发现救护车曾被开走,病人被调换。只是医院的人一口咬定他有妄想症,并把他关进了精神病院;而同车的司机和医生,则被市心医院买通,以各种理由送走了。所以结论就是,其实我并不是胡寻,我是你的亲生哥哥简单。”

    我一口气说完,叹了口气。其实,我早就感觉到她对我的态度不一般,但我心里已经有了唯,而且随着我的身份之谜一步步揭开,我和她是兄妹的事实也昭然若揭。我们终究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我看向小洁,眼神带着歉意的温柔,希望这番话对她的打击不会太大。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小洁却摇了摇头,说道,“寻少爷,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啊。你说的这些猜想,市心医院里好多人都有过类似的推测,你去打听一下便知道了。但是,最后大家都相信病人没被掉包,是因为那位坚称病人被掉包了的陪护先生的话,是有矛盾的。”

    “难道,这件事还有其他版本?”我微微一惊,难道张雨辚没对我说实话?以他和白书人的尿性,这确实是有可能的。我不禁问道,“你说,矛盾的地方在哪?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唉……”小洁长长的叹了口气,纤细的小肩膀微微颤抖着说道,“这件事涉及我的哥哥,我怎么会不调查呢。我曾经也很希望,你就是哥哥,他又像之前一样装神弄鬼吓了我们一跳,再次奇迹般出现在我们面前,说他其实什么事都没有……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时间不够。”

    “时间不够?”小洁的这句话,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