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百鬼夜行

    “在这八角山区里有三大怪,赶尸起雾人生疮。这起雾就是其中一件,是这附近的人传说中的很不吉利的事情。”周净猛踩油门,匆匆回答道,“之前有传闻,有几个司机把车开进浓雾里,然后莫名其妙地就失踪了,再也没回来。我们没必要去碰这种不吉利的事。”

    “这么邪门?”我用手机看了看时间,意识到我们现在距离目的地大概还有两个小时的路程。没想到只是踏进了藏宝地的范围里,就已经出现状况了。我张嘴还想继续询问,谁知道那个长在我肩膀的肿包突然一阵裂口般的疼痛,让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默默忍受。

    车往回走,在前一个岔路口,周净选了和上次不一样的,比较窄的山路。这是一条土路,坑洼不平的,两旁都是树木突出的枝芽,若是稍微探出点头,就可能会被树枝刮到脸。

    据他所说,这段路稍微绕一点,但只要他开快点,时间也不会多花多少,总比半夜扎进浓雾里开车安全。

    可惜,周净这次的判断却是错了。我们虽然躲过了浓雾,却遇到了另外一些麻烦。

    原来,我们的车往新方向开了不到五分钟,就发现前方横着一辆保时捷,正打着危险报警闪光灯,堵塞了整条道路。

    幸好这条路几乎没车,否则这真得堵一路。我和周净无奈地跳下车,想看看前车究竟什么情况,却发现一个身穿淡绿色衣服的女人朝我们跑来,神色惊恐,模样却有点面熟。我正想着这是谁,周净就认出她来了,只听见他对着那女人喊道,“这不是容容吗?您怎么会半夜在这里?”

    容容?我睁眼细看,发现眼前的女人瓜子脸,柳叶眉,神色中带着两分高冷的怒意,却是容颜绝美。这次我终于反应过来她是谁了。原来出现在面前的,竟然是曾经在市心医院见过的那个绿衣美女。她可不是普通人,她是简爸的继室,也就是简单和简洁的继母。

    一见到她,我脑袋里就嗡地一声响,全身尴尬地想掉鸡皮疙瘩。

    我知道,这个继母可不简单,她曾经和小简爷有过一段情感纠缠,后来却嫁给了他的父亲,而且在婚后和小简爷还藕断丝连……可以说是和简单有着不伦的关系。

    据说也正是因为她,小简爷和父亲的关系才会坠入冰点,小简爷的父亲才会出国,久久不回来。

    她这半夜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冲着我来的。果然,就在我犹豫的这档口,她就朝我扑了过来,一下躲到了我的身后。

    “前面,前面路上有鬼怪,有很多很多的鬼怪!”

    我和周净错愕,抬头看向大众车的前方,只见前方夜色朦胧,然后在路两旁的树丛中,钻出了长舌头的白衣女,九根尾巴的狐狸,大头的小儿鬼……

    仿佛地狱之门初开的情状,许多原本只该在电视和漫画中出现的形象,正从夜色中走出,一步步朝我们推进,如山如墙,如泉如瀑。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我看向周净,心想,难道真如他所言,这八角山里藏着大量的妖孽,是妖魔的巢穴?

    在本能的驱使下,我们几个同时回头,想往回跑。可是一回头,却发现来路山风怒号,从两侧的山间树丛里,也隐隐传来了细碎又杂乱的脚步声。

    “别逃了,背后肯定也有。”我往地上啐了一口,对他们喊道,“看来这山里的妖怪是有灵性的,而这条路,就是那雾把我们赶上来的。”

    果不其然,我们的身后迅速也出现了一堆奇形怪状的东西。这前后夹击,把我们逼得走投无路。周净本能地从他的包里掏出一堆符纸点燃,并掏出三根红烛插在地上摆了个阵驱邪,可黑夜中烟雾滚滚,却挡不住那些妖魔鬼怪越来越近。

    “符纸不起作用吗?”我捂住鼻子走到周净身边,和他并肩说道,“以你的能力,应该不至于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周净额头冷汗如豆般渗出,“平常都该奏效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却是一点效果也没有。难道这山里的脏东西,真的比外面的要厉害千倍百倍?所以,所以之前东宗的前辈们,都……都……”

    听了周净的话,我也不禁心中发毛。他是周家大爷的儿子,也就是宗主和林夫人的孙子,驱鬼能力不可能弱。而这燃烧符纸,则是资料里提到过的一项通用驱鬼法门,按理来说也不至于全然无效。

    可是,此时此刻我们所见到的场面,却是反常的。

    我看着前方和周围的猫妖,断腿鬼,长舌鬼如山一般缓慢又压迫地朝我们推进,急切地思考了起来。就在此时,一只脸烂了的鬼犬着急,当先朝我扑来,我缩身闪过,那犬便闪入树丛里消失不见。

    闪避的时候我能闻到那鬼犬身上浓重的腐烂气息,我正想作呕,接下来又有一把露出断手的油纸伞和一个腰肢纤细的披发鬼对我发起了夹击,速度很快,一左一右几乎就要把我夹住。我想往前方跑,可正前面的空挡处正好填上一只吐舌头的青色灯笼。于是我的所有退路就已经被这些妖怪呈三角封死,面前一阵阵腥气从青色灯张开的大口喷了出来,眼看我已是在劫难逃。

    万幸我在这种时候总是能爆发出一些潜能力,我不躲左也不躲右,不躲前也不躲后,向上一伸手,拉住了一旁山路叉出的一支槐树树丫,硬生生地跃了上去,凌空把面前的妖怪闪过。

    只见那三只急速冲来的妖怪撞在了一起,顿时腾起一阵烟雾,又消失不见了。在那一瞬间,我隐约好像捕捉到了什么,但还没来得及仔细想,就感觉脖子一凉。

    原来从我攀着的那槐树树茬子那里伸出了两只修长又冰凉的手,正要圈我的脑袋。我急忙松手想下坠躲开,谁知那两只手却来势很快,一下叉住了我的脖子。我绝望地抬眼看去,想看看这妖怪的全身,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