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前往藏宝地

    “你说呢。”林仙容笑了,用被子掩住身上重要的部位,“昨晚你很勇猛呢,我很喜欢。

    “万一被人知道了怎么办?”我握住她的手说道,“周净,还有这里的主人……”

    “没事,现在还早,我偷偷溜回房间去就好了。这里的主人很识趣,不会啰嗦什么的。周净是个笨蛋,更加发现不了。”林仙容娇笑着亲了我的脸颊一嘴,接着用床单裹着身体,乳燕般朝卧室的浴室飘去。

    在她转身的那一刻,我注意到她的右肩上微微发红,似乎肿起了一个包,和我肩膀上的肿包颇为相似。我微微一怔,正想问话,可她已经关上浴室的门,开始洗漱了起来。

    无奈之下,我只能先赶紧爬下床,慌乱地拿起衣服。当我匆忙把衣服穿好时,林仙容也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穿着新衣,脸上带着暧昧的微笑,伸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头发。

    “晚点见。”

    然后她就打开房门,飘然离开,留下依旧如在梦中的我。这是个怎样的女人啊,她怎么会这么大胆?而且事后能如此淡定?

    我又在房间里躲了一个多小时,等到八点半,才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走出门去。出去后,我见到了这家别墅的主人,他神秘地朝我一撇眼,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看见他这表情,我顿时感到无地自容。

    接着,我就看见林仙容正大大咧咧地坐在长餐桌上享用着早餐。只见她一脸淡定,大口嚼着酸黄瓜,又咕嘟咕嘟地喝着稀饭。我极度尴尬地在她旁边坐下,低声地问道。

    “周少爷呢?”

    “他昨晚好像喝醉了,现在还没起来。你别担心,会瞒好的。”林仙容往她面前的饺子狂倒醋,朝我嫣然一笑,“你也快来吃吧。”

    看见她一副娇憨模样,我不禁叹了口气。唉,她实在也是个美女啊。外表冷傲凛然,但对着男人又是柔声软语,柔情似水。和唯,小洁还有蓝莹莹她们不同,又是另一种类型。

    一想到这,眼前的林仙容在我眼前又化作了唯的身影。我心中微微一痛。若此刻是唯陪在我身边吃饭,那该有多好。想到唯之后,我不禁又想到了小洁。如果她看见我和她的继母如此亲近,她会是怎样的反应?

    小洁,小洁!我心中一惊,突然想起了昨晚在床上,林仙容对我所说的话。

    “对了,昨晚我虽然昏昏沉沉,但我记得你说过,如果我……那啥的话,你就帮我找到麒麟血?”我低声说道,“这是真的吗?”

    “什么?!”林仙容像不认识我一样,啪地把手上的筷子放下然后瞪着我,神情凛然,“你这是什么意思,才刚……起来,你就叫我去帮你找麒麟血去救那小破丫头?”

    “这事情是你自己答应的,你可不能说话不算啊。”我看她如此抵触,也是急了,一把从兜里掏出那个曾经装过麒麟血,现在已洗干净的空瓶子递到了林仙容面前,说道,“麒麟血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希望你……”

    “你……呸。你这么想要血,我给你!”林仙容勃然大怒,一把抓起桌子上切面包的小刀,朝我捅过来。

    我吓了一大跳,手轻轻一摆,拨开她手中的刀,想去拿她手腕。可林仙容一脸凛然冷傲,突然一回手,刀切中她自己手指,血哗哗地流下。只见她一下扭开瓶子瓶盖,手指伸过去,让血滴滴地流满了一瓶。

    “你要血,给你!给你!你满意了吗!”她把瓶子朝我扔来,然后站起身,昂着头急急地跑出去。

    我见她突然这样,也是慌了,接过瓶子正想去追,却看见一侧走廊那里,刚醒来的周净正走过来。或许是看出我和林仙容闹了别扭,热心肠的周净朝我打了个招呼,就想跟着过去哄她。可我担忧昨晚的事情泄露,便顺手把他拦了下来。

    “周公子,等等。”我拉住周净,说道,“林小姐的性子顽皮娇纵,你这时若是去哄了她,她定然是赖着我们不肯走,势必要我们带她去那藏宝地。可是那里太过凶险,实在不能带她去。所以我们还不如趁机不辞而别,正好就能把她甩开了。”

    “可是,她现在闹脾气跑开了,我们总不能……”

    “她自己闹腾够了,就会回去宗主和林夫人那儿的了。”我淡淡地说道,“而且我们已经耽搁一晚上了,不能再在哄女孩子这样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了。寻找神器的事有多重要,你比我清楚。”

    听我提起找神器的大事,周净也立刻严肃了起来,放弃了寻找林仙容,只是简单吃了几口饭,就和我一起匆匆上车,往目的地飞奔而去了。

    唉,昨晚的事情,如果没人提起,就当作一场梦吧,我心中暗暗想到。比起林仙容本身,她昨晚对我所说的话更让我在意。据她所说,简单在来到这八角山出事后,身边就带着那本名叫《分歧录》的小说。而我之前也看过这本书,书里主角对付了几个妖怪,一个玩偶殿下,一个人面疮,一个龟灵,还有一个是千年山鬼。难道这山区里,那个害了不少东宗驱鬼人的脏东西,就是这几者之一?

    玩偶殿下曾附身在小洁身上,我和它交过一次手,确实是很厉害的一只恶灵。只是简单的日记里提到过这怪物,似乎他曾在前往藏宝地之前遇到过它,如此看来,这玩偶殿下和这里的恶灵应该不是同一个。人面疮,龟灵和千年山鬼在宗主发给我的资料里都有提及,但从目前我所知的情况,也确定不了作恶的脏东西究竟是这三者中的哪个。

    此时,车窗外一排排槐树飞快掠过,而我肩膀上那个肿包,又一次疼痛了起来……于是我不再看路上的风景,而是合上了双眼,让疼痛慢慢消减。所幸,这早上的山路比之昨夜的好开太多,虽然仍有颠簸,但平平安安就开到了那个深藏在八角山中的疗养院。【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