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六章:八角山三大怪

    虽说是休息,可我现在被一肚子疑问填满,哪里还能睡着。

    太奇怪了,和这个藏宝地相关的事情都太奇怪了。原以为这里是个荒无人烟的所在,没想到这里竟然平平安安地生活着那么多人。我忍不住拿出手机,搜索这八角山疗养院的相关信息,发现这里古怪传言确实有不少,比较有名的三件被人总结了一下,称为八角山三大怪。它们分别是赶尸,起雾和人生疮。

    这第一件怪事,赶尸,指的是在八角山区里,有人曾夜半在山区里看到一个女人领着一个或数个大男人在走,这一队人从不发出任何声音,走路一直都是走直线,最后没入山林中不见,甚是怪异。有人说是这山区里是湘西赶尸的队伍选定的路径,晚上看到的这个景象,就是赶尸的景象。

    这第二件怪事,起雾,指的是八角山区的路上,有时候会突起浓雾,半夜的车如果开进浓雾里,就会消失无踪,再也不会出现。据说直到今天,在八角山仍时不时会有车和游客失踪的新闻传出。

    这第三件怪事,人生疮,指的是八角山区里住的人,有时候身体上某个地方好像会生一种疮,这种疮样子据说很特别,有时候会让人疼痛难忍。不过万幸的是,一般痛上一日半日,这疮就会自动消失了,可以说颇为灵异。

    乍看起来,这三件怪事确实有很怪异,但似乎和这疗养院都没有直接的关系。而且查看疗养院的相关新闻,发现医院内部人员因意外事故死亡的很少。也就是说,这里总的来说,这个疗养院的非正常死亡率并不高。

    但是,根据我刚才和周净打探到的信息来看,来这里的驱鬼人,却几乎每个都在很短时间内遭遇厄困,非死即伤:

    大约十年前,宗主派林家的当家,也就是林夫人的哥哥来这里打探神器的信息。那时候林老爷子六十多岁,来这疗养院之前就得了风寒,身体不太舒服,但为了东宗他还是不辞辛苦地来了,结果到达的第二天,病情就急剧恶化,不治身亡。

    这件事当时并没有立刻引起东宗的人的注意,大家开始只以为是林老爷子年纪大了,身体不好而已。之后就忙着帮林老爷子操办身后事,找神器的事情就搁置了许多年。

    再一次派人来寻找神器,就是今年的事了。据说几个月前,宗主重提寻找神器之事,还提及神器归属和未来宗主之位的关系,大有得神器者得宗主之位的意味。于是宗主的二儿子,也就是周二爷自告奋勇,举荐了自家的两个儿子来这里取神器。可是没想到,两个孩子在来到这里的三天,在开车出疗养院购物的时候,车撞到了一侧山崖,两人当场身亡。

    悲痛欲绝的周二爷来到疗养院调查情况,也正是从他这里,真正传出了“疗养院闹鬼”的传言。据他所说,他来到疗养院后明显感觉到这里存在着“什么”,影响着他的行为,于是他判定,他的两个儿子,十有**是死于这东西之手。只可惜,他还没弄清那东西是什么,就遇上了山石崩塌,死于非命。万幸的是,和他随行的张雨轩没事。

    再后来,就是小简爷被派来这里的。由于简单没有持续报告自己的行踪,所以关于他来八角山的具体遭遇,是模糊不清的。唯一只知道的是,他确实来过这附近,后来在某个山崖下被发现送去附近医院抢救,接着再被送往市心医院,伤情严重。

    最后一个遭难的是高功,出事就是前天的事。据说他来疗养院后行为就很奇怪,像是被什么勾了魂似的,自己走到疗养院二楼,自己跳了下来,受伤晕厥。

    可以看出,来这里的驱鬼人,除了当时年幼的张雨轩,其他的都没有好的结局。从他们出事前的描述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控他们,影响他们的判断,让他们屡屡碰上事故。这些显然不是巧合,而是有恶灵作祟。只是为什么这里的恶灵只伤害驱鬼人?而普通的疗养院医护人员,则都在这里生活得好好的?

    我不禁想起,在宗主给我发的鬼怪资料里面,提过有一些已经存在了上百年,道行非常高深的妖怪,会专门找那些有通灵血统的人下手。那是因为吸取普通人的精气已经满足不了它们。这类妖怪非常恐怖,因为它们在漫长的存在时间里,变得智慧,有想法起来,而且妖力也显得非常高强。有时候可能驱鬼人本想消灭它们,但却反而被它们玩弄在股掌之上,丧命在它们手中。

    对了,简单出事前阅读的那本《分歧录》里,不也就提到了一只专吸人精气千年山鬼吗?那山鬼法力高强,就连男主角都对付不了。简单当时读这本小说,是不是因为他怀疑这八角山里的脏东西,就是这种山鬼?

    唉,万一这里的脏东西真的是这种妖怪,就我和周净两个人能对付得了?周净看上去笨笨的,不算聪明,我更是个半桶水,就我们两个,为什么宗主和林夫人会觉得我们能成事?

    这件事,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真希望能尽快拿到神器就回北京,可是宗主偏偏让我们在这里干等七天才允许我们开始寻宝,真是要命。

    感到无奈又担忧的我在床上想不到一个答案,只能跳下床,收拾起屋子来分分心。以前这些活都是奶奶帮我做的,现在她生气离开我了,我只能自己来了。思念起奶奶的我又给她发了信息,可她回复我的内容和之前的一模一样,还是那句【Iambusyplaying,willreplyyoulater.】

    她不愿意理我,我又能怎么办?我只能叹了口气,自己拿起脱下来的昨晚穿的衣服,去敲周净的房门,收起他的衣服,准备去楼下洗了。

    因为在山里和鬼怪搏斗过,我们的衣服此时已是又皱又脏。我的衣裤上沾满了土灰,而周净的外套上,还有两个很明显的脚印。我一边往一楼的洗衣房走一边感到好笑,心想昨天的我们真是狼狈,然而一笑过后,我却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奇怪了,周净的外套上怎么会有人的脚印呢?他什么时候被人踩过踢过?【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