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小采

    感觉蹊跷的我喊了周净一声,叫他下楼说我有事想问他,谁知抬头之际,我就感觉眼角闪过一个黑影。转头看去,我发现有人在房间窗口外对我们进行着窥视!

    警惕的本能让我大吼一声,立马追了出去。正在下楼的周净被我吓了一跳,也跟了出来。一楼房间窗朝着屋外槐树林,而此时槐树林颤动,显然刚才那家伙躲进了林子里。我跑了过去,拨开较矮的槐树枝条。在阴影下,我看见一个身穿病号服,脸色极其苍白的残疾少年站在我面前。

    “你刚才为什么要偷看我们屋子?”我淡淡地说道,“知不知道,这是很不礼貌的。”

    “对不起。”少年低下了头,“你们住的那间屋子最近没有人住,而我今天却看见屋子的窗户开着,有些好奇,就忍不住过去看了看。”

    这少年约莫十三四岁年纪,容貌清秀但身材非常瘦弱,右手手肘下空无一物。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右腿站立的姿势也很不正常,似乎是义肢。看到他这个样子,我顿时感觉到有些怜悯,弯下腰朝少年伸出了手,

    “没事儿,下次注意就好。我说话也有点冲。”我拉起少年,和周净一起把他带出槐树林,“你是这疗养院的病人吧,告诉我你的病房在哪里,我和这位周先生把你带回去。”

    “嗯,我叫小采,我住在那边三号楼的意外恢复病房。”小采抬头,用茫然的眼睛凝视着我说道,“大哥哥你们是生病了来这里养病吗?但是,你看上去很健康啊。”

    “我们没生病。”我微笑着说道,“我来这里是来找东西的。”

    “原来如此,是找东西啊……”小采微笑着道,“那么希望你们能顺利找到想要的东西,而不要到处搞破坏才好。”

    这孩子说完这话,神情显得很耐人寻味。我突然感觉一阵强烈的不安,不禁问道,“什么搞破坏,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没什么。”那孩子有些言不由衷地说道,“我只是见两位哥哥刚来,忍不住想提醒你们一下而已。这八角山那么多年来,怪事一直很多。总有些人心怀不敬地来到这里,不是出车祸,就是坠楼,也不自动他们是不是得罪了山里的神仙了。两位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别出事才好。”

    总有人在这里出事?他说的莫不是之前来这里的驱鬼人吗?得罪了山里的神仙?这孩子想暗示些什么?

    感觉到事情不对劲的我没有声张,只是一边提高了警惕,一边和周净把这孩子带出槐树林,送回疗养院那边去。

    这一路往疗养院住院区走去,偶尔会飘过来一些医生护士的眼光,他们看着我们三人的眼神中好像隐隐带着恐惧,让人不明所以。

    我和周净都很正常。难道问题真的是出在这个孩子的身上?我的不安感更加强了,想着尽快找到这孩子的看护人,把事情打听个清楚才好。然而,就在我们要往三号楼走去的路上,周净接到了一个电话。

    “什么?要去那里啊。行,我去找。”我听见周净对着电话那头说道,“不过我看这里变化挺大的,就怕不好找。”

    周净说完,挂断了电话。我忙问发生什么了,他告诉我,林仙容给他来了电话,责怪我们为什么把她抛在那里。她还说,据她所知,这疗养院附近有一个叫山雪林的地方,这个地方她听宗主和林夫人谈过好几次,好像和东宗某位先人有关。她认为那里很可能有神器的线索,就让周净务必要抽空去那附近找找。只是,由于这疗养院近年来规模扩张了不少,周净担心那个地方已经不好找寻。

    听了我们的对话,一旁的小采突然开口了。

    “那个,这疗养院附近确实有个山雪林。那里只有一些无主孤坟,你们确定是要去那里吗?”他说道。

    “对对,我们就是要找有坟头的地方。”周净连连点头,对我低声说道,“那个,我刚才听容容说,这个地方不仅宗主和林夫人提到过,据说在小简爷的车上的一本书上,也用笔写着“山雪林”“坟墓”几个字。恐怕是小简爷打探到了什么,才把它记录下来。我猜这地方,很可能就藏着……我们要找的东西。”

    “但宗主不是叫我们斋戒沐浴七天才去寻宝吗?”我也低声回应道,“现在就去找,是不是不合适?”

    “只是去看看,不会出啥事的吧?”周净说道,“而且这是容容的意思,她刚才吵着嚷着要来,我答应了她的话才让她消停下来。所以不管怎样,这地方我们总要去一次,告诉她一个结果,才能让她安心。否则她又要怪我们不听她的话了。而且那里不是据说有东宗先人的墓嘛,我们去看看,如果有需要就拜祭一下,也是应该的。”

    “可是……”我依旧觉得不妥。

    正在思索之间,我感到了一阵心惊,眼角余光扫去,发现那个名叫小采的孩子,此时正用怨毒的眼光看着我们。

    我吓了一跳,急忙转身,却听见这孩子说道。

    “那个,山雪林虽然在疗养院外,但其实距离不远。如果懂得抄近路的话,不到十五分钟就能到。需要我带你们去吗?”

    这孩子刚才的眼神对我们充满了敌意,现在为什么又是这样热情地相助?我心中暗暗称奇,对向周净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拒绝。可没想到周净这人是真憨,居然看不懂我的眼神,听见小采说能带我们抄近路,高兴地一把拉起他的手,说等会再带他回来请他吃零食奖励他。

    无奈之下,我只能跟着他俩的步子,前往那个名叫山雪林的地方。不知怎么的,原本晴朗的天空,此时突然乌云密布,黑得就像傍晚一样。看到天象突异,我感觉更是不安。而且这一路上不管路过哪里地方,这孩子都一言不发。路人看着我们的眼神,也是耐人寻味。

    这一切似乎都说明,这孩子不太正常。可是周净却浑然不觉,只顾着和小采有说有笑。看他们这模样,我内心不住地思索。【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