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千年山鬼

    只是这次,那双鬼手也准备了后招。当我整个人倒在地上的时候,我注意到,原本杂草丛生的地面,正浮出一堆堆的肉红色的肉泥,好像要把人吞没一般。我身体刚倒下,就感觉全身像被吸住了一样,像滚进了泥潭,每动一下都要耗尽全身的力气。

    而此时,那两只鬼手就像长在一个趴在地上的人身上一样,像蜘蛛的爪子一样,一伸一伸地朝我横行而来。

    逃不掉了。我在地上疯狂挣扎,可地上的肉泥却越涌越多,就像要把我淹没一样。我反手一拳,想攻击这泥土,没想到它却不受力,在拳头所至的地方瞬间消失,但接着又瞬间涌现。

    就这么一耽搁,那鬼手又伸了过来。这次我的双足已经被地上的肉泥淹没,不能再像之前一样起脚飞踢了。而那鬼手已趴到我身边,又一次掐住了我,并且这次的力度一上来就很大,几乎就要把我的颈骨碾碎。这玩意是想一次了结我!

    我现在异常深刻地意识到,我们现在面对的,不是别的什么,就是那害死了东宗数位驱鬼高手的恐怖恶灵。果然我这样的半桶水来这里实在是太无谋了,以这家伙的道行,那么多老牌驱鬼人都对付不了,我又怎么有本事能在它手下活下来?

    掐住我脖子的手,越来越紧了。这次我是完全失去了反抗的力气,整个人瘫软在肉泥里,感觉自己头和肺都要炸裂了,使劲呼吸,却吸不进一点氧气……

    小采呢,那孩子呢……恍惚之际,我用朦胧的眼看向他原先所站的地方,已经不见了踪影。看来它果然就是那个恶灵的正体,我真的是疏于提防了……

    就在我的脖子几乎要被掐断,再也吸不进空气的时候。忽然,我感觉掐着我的鬼手一松,香甜的空气一下涌了进来。再接着,我听见一声凄厉又熟悉的惨呼,惊愕中我喘气睁大双眼,只见小采站在我面前,他手上提着一块沾血的大石头,脸色苍白地看着我。

    我惊愕地看向他手中的凶器,再转过眼神,发现周净就倒在我身边,他的额头正潺潺地流出鲜血。

    眼前的场景告诉我,显然周净刚才是被小采用石头砸了,砸得头破血流!

    正惊魂未定的我内心不知道哪里涌出的巨大的怒火,我一下扑上去,用同样的方式掐住小采的脖子,把他举高,恶狠狠地说道,

    “你这个混蛋,现在露出真面目了是吧!昨晚开始你就设计想害死我们,今天又亲自找上门来。好,你想掐死我是把,那现在让你感受下被人掐着的感觉!”

    被我掐住脖子,小采的脸更加惨白,只见他在半空中用那只完好的手扳着我的手说道,“大哥哥,你在说什么啊!刚才是我救了你啊!”

    “你说这样的话,是在装可怜吗想让我放松警惕吗?”我冷冷地说道,“你刚才不是举着石头,打晕了周净吗?你现在快现出原型来,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你……你这是怎么了……你们俩……一来到这里就疯疯癫癫的。”小采一边呻吟着一边说道,“说什么我想掐死你……刚才一直掐住你脖子的,明明是……周先生啊。”

    “什么?!”听了小采的话,我吓得手一松,把他整个人摔了下来,“你说,刚才掐住我的,是周净?”

    “刚才周先生倒在地上,我们靠近他的时候,他整个人突然坐了起来,一下掐住你的脖子。你一脚踢开了他,可是你也整个人倒在地上,明明身上是空空如也,可你却表现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你身上一样,整个人在地上碾来碾去,却起不来。接着周先生就又扑了过来,再一次掐住你的脖子。这一次你没有反抗……我看你好像要被掐死了,才用石头砸了周先生,想救你一命,没想到……”

    小采说到这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要哭了出来。他这番话说得虽轻,但与我而言却像是惊雷一般。

    我立马俯身去看周净,只见他的白衬衫上果然有两个大码的鞋印,显然是被我的鞋子所踢的!我突然想到今天白天看周净脱下来的外套上,同样也有类似的鞋印。

    难道说,不管是昨晚还是今天,我所看到的百鬼,鬼手,还有肉泥,都是幻觉?那两度想掐死我的,并不是什么苍白冰冷的鬼手,而是周净?难道说,这疗养院的恶灵,是通过制造幻觉,让我们自相残杀来消灭我们的?而小采刚才砸晕了周净,则是打破了幻觉,救了我一命?

    等等,如果说,昨晚在山路上我所遇到的危险都是幻觉的话,为什么旁观的林仙容没有像小采一样看出问题来,并帮忙解围?为什么就只有小采来阻止我们呢?

    我依旧对这孩子充满怀疑,放下周净,转身继续盯着那个自称小采的孩子。或许是我的动作太大了,被我放下的周净轻轻呻吟,睁开了眼睛。他此刻傻傻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一手血,便坐了起来,忙问我发生了什么。

    “你刚才去找墓碑,在草地里晕过去了。”我低声对他说道,“你觉得,会不会是那个带我们来这里的小鬼搞的鬼。他在见到我们以后,曾经警告过我们不要得罪山里的神仙,结果我们果然出事了。”

    我说完,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昨晚林仙容告诉我的话,还有我的猜想告诉了周净。谁知道周净却笑了起来,他爬起身,走过去一边安抚正在哭泣的小采,一边对我说道,“这孩子怎可能是鬼呢,你要知道现在是大白天,鬼白天是出不来的。”

    “可是我听说,有一些极其厉害的恶鬼,它们在白天也能行动。”我说道,“周公子你要想想,东宗在这里死了伤了那么多人,始作俑者难道会是普通的鬼吗?没准他已经有了千年的道行,早就不怕阳光了。而且你要知道,小简爷他在出事前正在阅读的《分歧录》里,也提到过千年山鬼的事情。”【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