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五十年前的婚约

    “什么?!难道你的意思是……”我心中一惊,听小采这话的意思,似乎当年宗主送给张奶奶的求婚聘礼,便是宗主家的神器。而小采口中那些来讨东西的人,多半就是东宗前几次来这里的驱鬼人。

    只见小采点点头,说道,“没错,那些来这里要东西的,就是穿着和你类似的黑衣的人。”

    说到这里,小采显得有些气愤,“刚开始他们来的时候,不停地打听张奶奶相关的人和事,还偷偷翻进张奶奶的故居乱翻乱找,据说,他们还半夜挖了张奶奶的墓,把张奶奶的尸首都搬了出来。他们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要找当年那个男人送给她的东西。我不知道一个人能无耻到什么地步,婚约没有履行害张奶奶终身不嫁,自己另娶他人也就罢了,等张奶奶去世了,这人居然还能厚颜无耻地派人来要回那么多年前送的礼物!不过,或许是上天有眼吧,他派来的那些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一开始来的那个两个年轻人遇到了车祸,后面来的那个中年大叔也出了意外……”

    “我明白了,今天你之所以关注我们,就是因为看见我和周净穿着和之前的人一样的黑衣,你知道我们俩和他们的来意一样,才会好奇所以跟在我们身边的,对吧?”我说道。

    “没错。”小采点点头,“我一直觉得之前来的那几个人死得蹊跷,虽不同情,但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所以才跟着你们。但后来,我觉得你和其他人不一样,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又看那姓周的大哥哥突然疯了想掐死你,所以我还是救了你。”

    小采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看着我说道,“这位大哥哥,我觉得你太单纯了,你明显是被那帮人骗了,他们很多东西都没实话和你说。”

    我苦笑,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一个孩子批评了,还是批评我单纯!但他说的没错,自从那天在北京见到宗主和林夫人,被他们委派了这个寻宝任务以后,我就隐隐感觉他们有很多东西瞒着我。

    比如说,为什么神器会藏在这么一个偏远的山区?他们就没告诉我。现在看来,那是因为这里面涉及了东宗当年的一些丑事,所以他们才遮遮掩掩,隐而不发。

    据我的推测,当年的事情十有**是这样的:

    宗主的父亲和张奶奶的父亲是过命之交,他们的孩子,当年的宗主和张奶奶也是青梅竹马,婚约早定。为了显示男方的诚意,当年宗主家以神器作为定情信物,送给了张奶奶,也就是当年的张姑娘。反正两人终究要结婚的,到时候神器还是会回到宗主手上。

    可是没想到,宗主后来遇到了年轻貌美的林姑娘,也就是现在的宗主夫人林夫人,当然就是移情别恋了,把未婚妻张姑娘抛在了脑后,并撕毁婚约。张姑娘伤心欲绝,终身不嫁,两人两家也就断了联系。由于宗主是三心二意的那个,他不好意思找张姑娘要回定情信物,这事情也就一直拖延着。好不容易等到张姑娘过世了,宗主他们终于找到了机会,就想办法来要回神器。可是呢,没想到来这里的驱鬼人各个都被这里的脏东西所害,或死或伤。

    这么说来,这疗养院里的厄运只会降临在东宗的驱鬼人身上,就可以解释了。这十有**是有什么“东西”想为张奶奶出气呢。或许张家的人来这里不会受到伤害,也和这有关。因为这里的恶灵是向着张奶奶的,自然不会伤害张家人。而且宗主叫我们素服吃斋七天的奇怪安排,也说得通了。或许他是认为我们只要对张奶奶诚心哀悼,就能幸免于难?

    那么,这些事情周净知不知道呢?来这里以后,几次和宗主的交流都是他在电话里进行的,他有没有什么瞒着我?林仙容告诉他,这里有一个东宗先人的墓,叫他寻找,但周净却没告诉我那位先人叫什么。现在猜想起来,这个墓是不是就是张奶奶的墓?假如是的话,就说明这件事周净是知道的。

    那既然他知道的话,为什么不和我说呢?看周净的样子很老实,难道这也是假装的?一想到这我就觉得有些胸闷,假如他是知道真相的却不说出来,那如果不是遇上了小采,我至始至终都要被蒙在鼓里了。

    当然,现在的我比过去已经谨慎多了,我并没有偏信一个人的话,和小采表示感谢并告别后,我就在疗养院里大概转了转,偷偷打听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这套衣服的缘故,疗养院的人初看到我的时候都是略有排斥。但在我的柔情攻击下,多数人还是慢慢接受了我。几番打听以后,我基本上能证明,小采说的是实话。这里确实有个张奶奶,她确实曾和一个名叫周小方的男子订婚,但两人终究并未成婚。而张奶奶去世后,确实先后有穿着黑衣的人来这里打听和搜索张奶奶相关的人和消息。

    看来,果然是东宗的人瞒着我。我内心不住冷笑。看宗主那老头子总是一本正经,正气凛然的样子,没想到年轻的时候也是这般花心,辜负了一个深爱他的女人。他还那般嘲讽我说我被妖女美色所迷,说我风流三心二意,想来也真是讽刺。

    带着种不屑的心情,我回到了住处,想找周净问清楚。

    可没想到这家伙今天受了伤,早早就睡下了,隔着房间门我都能听见他那如牛般的呼噜声。我无奈,只能回到餐厅,把疗养院给我们送来的素菜吃了,回房休息。

    一夜无话。第二天我一早就起来了,简单洗漱过后就准备去堵周净。可我刚来到客厅,就看见他推开小楼的大门正要往外走。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子,我心下怀疑,偷偷跟在他背后走了出去。

    由于昨天夜里下了雨,今日早晨空气很清新,因为四周安静,人的精神也容易放松,周净走在路上不算太警惕,我的跟踪也没什么压力。然而在晨光中,我看见他走向了疗养院的停车场,坐上车,竟是要开车离开。【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