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人面树瘤子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古诗信手拈来。”我拍掌夸奖道,“那你记不记得张奶奶来这山崖的时候,都常坐在哪里?”

    “这里。”

    小采走了几步,走到那棵歪脖子树边,用健全的那只手拍了拍树干说道,“张奶奶她有空的时候,总喜欢坐在这棵槐树边,默默地看着山崖外。以前每年夏天的时候,这棵槐树都会开出白色的花。云间崖,甚至山雪林里,都能闻到淡淡的香气。可是自从张奶奶今年去世了以后,这树就枯死,再不能开花了。”

    我默默地走到那棵槐花树前,想幻想当年张奶奶在这里抱着宗主送给他的定情信物,独自思念的情景。可是当我走近那槐树,脚下去拌了一绊,整个人就扑到了树上。我忙低头一看,只见脚下用乱石堆了一堆小石头,倒是有些蹊跷。

    “疑?这树下倒像有个小坟包一样。”我用脚尖踢踢那些石头,说道,“这槐树下埋着什么人吗?”

    “这我也不清楚。”小采说道,“以前我也问过张奶奶这堆石头是干嘛的,但她每次都没回答我。”

    得不到答案,我也就不再在意,转头继续看那槐树。谁知这一转头,却发现我手拍到的树干的地方,竟长着一张人脸!我吓得赶紧收手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树干突出来的一个树瘤子。这树瘤子裂开了几个口,位置正好在左右上方和下面,所以乍看上去会让人觉得那是一张人脸。

    小采看我吓了一跳,也走了过来一同观看。只见他抬头看了一眼那树瘤子,好像有些惊讶,指着那瘤子对我说道,

    “大哥哥,你觉不觉得,这树上这瘤子的模样,有点像……有点像昨天那位周哥哥身上的八角疮?”

    我急忙靠前仔细观察,只见这张脸小小的,圆圆的,有点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的脸。它的嘴微微弯着,那弯曲的弧度,和昨晚周净肩膀上的那肿包的嘴确实有点像。只是周净的肿包上没有那两个眼睛。看到这树瘤子,我不禁想起昨天周净袭击我的事情。一开始我以为是小采搞鬼,所以没仔细思考其他,可后来证实并不是他。

    说起来,昨天的事情也很蹊跷。在小采眼里,是周净发了疯一样掐我的脖子。可在我眼中,却是有一双鬼手在掐我。前天夜里遇袭也是。事后检查周净的衣服,发现上面有我踢的鞋印,证明那晚其实是他在浓烟中掐我的脖子。可是在我,周净,还有林仙容三个人的眼里,看到的却都是众鬼对我进行的攻击。

    为什么会有这种区别?我们和小采有什么不同?

    想到这里,我突然转头盯着小采看了一会儿,问道,“对立小采,你的身上并没有八角疮,对吧?”

    “当然了。”小采说道,“这种病虽然在八角山区比较常见,但也不是每个人都会得的啊。”

    难道,就是因为这八角疮的缘故?这个肿包我和周净都有,而昨天早上我看到林仙容**的肩膀上,也长了类似的肿包。难道是这个肿包给我们制造了幻觉,造成了我们自相残杀的惨状,让我们以为是有鬼怪作祟?而没有肿包的小采,就不会受到幻觉的影响?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八角疮或许就不是一个纯粹的疾病?它或许还和之前东宗的人遭袭遇难的事有关!一想到这里,我急忙给蓝莹莹打电话,让她帮我去查看在医院住院的高功的身体,看看他的身上,有没有和类似的肿包。

    过了一会儿,高功的照片传过来了。打开照片一看,只见在高功的肩头上,果然长着一个巨大的肿包。

    “看来高功他也得了这种八角疮……”我沉吟道,“还有,我记得小简的朋友圈里提到过,简单他在来八角山后,肩膀也长了肿包。看来,每个东宗来这里的人,都长了这样的东西。这东西,会不会就是那一直盘踞在这里,让东宗的人铩羽而归的‘恶魔’呢……”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蓝莹莹把高功肩膀的衣服解开了,拍了一张更清晰的照片过来。投过照片,我发现高功身上的肿包比周净身上的还大,那上面不仅有一张那裂开的“嘴”上方,而且还出现了左右两个黑点……那位置,那形状,竟和树瘤子上的两只黑眼睛一模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高功身上这张人脸,居然和这槐树上的树瘤子居然一模一样。”我沉吟着,看了看照片,又伸手轻轻抚摸那树瘤子。“难道我们身上的八角疮,和这槐树有关系吗?”

    说起来,前天夜里我和周净林仙容三人在八角山路里遇袭的时候,路边种有槐树。昨天我被发了疯的周净袭击的时候,就在山雪林,那里距离这棵槐树也不远。我顺口把这个猜想告诉了小采,小采听后皱眉道,

    “你怀疑八角疮和槐树有关?八角山区里确实到处都种满了槐树,但是槐树上长人脸,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而且八角山区虽然时常有人会得八角疮,但这种疮发作过一两次就会自动消了。对着它唱安眠曲也能加快它的消除。像你们一样,肿包越长越大,长成一张人脸的,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其他人不会这样的。”

    “或许因为我们不是一般人吧。”我抬头看了看远方,“我们是有通灵血统的人,和普通人不一样,或许我们的血肉,是最适合培养这种东西的土壤。又或许,这八角疮的产生,和我们的先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现在就我的推测,这八角疮,十有**和这里的人脸槐树有关,或许就是通过这槐树的花粉花香传播的。每次得了八角疮的驱鬼人,来到槐树附近,就特别容易发作,看到幻觉。而也只有我们,身上的八角疮会长成和槐树瘤子一样的人面疮模样。”

    “那个,你听过人面疮的故事吗?”小采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推理小说家横沟正史有一篇短篇侦探小说,就名叫《人面疮》,这篇小说你看过吗?”22【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