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再见猫叔

    不止是那天晚上,就连第二天,第三天,他都没有回来。给他发信息打电话,他只说有事很忙,非常抱歉,让我在疗养院里等他。于是这两天,我是在和小采聊天玩耍中度过的。为了打发时间,我没事就去找小采让他陪我去云间崖走走,砍些桂枝槐枝之类的,做做木工,雕雕小人来打发时间。但这也只是熬日子罢了。到周净离开的第四天,我开始有些慌了。

    宗主他们该不会想就这么把我抛在这里,让我一个人去拿神器吧?这么做是无情了点,可是经过这几天的调查和思考,我总觉得他们是可能那么做的。

    刚遇见宗主和林夫人的时候,我的直觉就让我对这两人有隐隐的排斥。虽然这两人表现得很恩爱,嘴上称呼也很亲热,但不知怎么的,我隐隐就感觉他们俩有些虚伪。

    后来,虽然周净也夸奖过宗主对林夫人的忠贞,但很讽刺的,接着我就从小采那里听到了宗主当年抛弃未婚妻张姑娘的事。而且宗主他不仅对曾经的未婚妻多年来不闻不问,还在她死后对她进行搜家和挖坟,要抢回当年赠出去的定礼。

    这是何等的负情薄幸……这样的人,会把我扔在这里,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了。只可笑他们还嘲讽我三心二意,说我迷恋美色,又害得东宗许多姑娘伤心,想来也真是呵呵。

    想明白这些后,我反而心里舒坦了,也不再纠结于周净会不会再回来。此时已经是我来到疗养院的第五天,斋戒的第四天,我心中暗下决定,如果周净再不回来,我就不管宗主的什么命令,自己去找神器了。可是说来也巧了,就当我这么下定决心以后的第二天,也就是我来疗养院的第六天,周净回来了。

    我并不是在小楼里遇见他的,当时我正和小采在疗养院里聊天散步。和这孩子相遇虽不久,我们却很聊得来,没事就和他厮混在一起。或许是因为我的心理年龄其实和他差不多的缘故。

    那时候,我和小采正在停车场不远的地方走着,突然就看见一辆眼熟的青黑色路虎开进了疗养院里。一看那车牌,我心想这不就是周净的车吗?难道他回来了?于是和小采一起跑过去找他。

    由于小采有一条腿是义肢,他跑得并不快。当我们来到停车场的时候,周净已经走了,只留下远处的一个背影。看他身边,好像还跟着一个女人,只是由于距离有点远,我未能认出是谁。

    周净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带女人来这里?难道这几天他不见了,就是去处理女人的事情吗?确实,每次我打电话催他回来干正事,他都语气匆匆,甚至有些言不由衷。而这种说话方式,不禁让我怀疑他这几日所做的并非正事。

    看来周净这家伙和他爷爷一样,都是个外表老实,内在好色的家伙。我当即叫小采先自己回去,接着就朝周净的方向追去,打算问清楚情况。可没想到小采一离开,停车场就又飞驰进一辆轿车,停在远处的一个角落。

    一看见那辆车,我的心立马揪了起来。因为我认得这辆车,那是猫叔的车!

    猫叔曾开着这辆车,把我送到白书人的小楼里,促成了我和白书人的第一次见面。

    一想到猫叔,我就想起他们对我的那番怒吼和责怪,胸口涌起感到一阵疲惫,没有力气走出来。我悄悄地退到一辆车的车后,躲了起来,偷偷地看着那辆熟悉的小轿车。

    此时天阴阴的,空气显得有些闷,我却觉得冷飕飕。车门打开了,果然是他们,只见猫叔,肉丸和光头三人分别走下车,面色凝重。我没有看到黑围巾的身影。

    猫叔他们为什么会来这疗养院呢?来找我?不,想来不会是这样。他们来这里一定是有某种重要的原因的,难道他们也是为了神器而来?我正沉思着,耳边就传来了一声怒吼“什么人!”接着猫叔和光头飞快地跑到我身边,一下把我从车后提溜起来。

    他们开始一定是以为有什么敌人躲在附近对他们进行监视,结果一拉出来发现是我,顿时大家都有点啼笑皆非。

    猫叔他们的眼神先是显示出惊讶,接着我注意到他们的眼中露出了猜疑和疏远。我偷窥被揪了出来,一时尴尬,也是缩头缩脑,不敢正眼看他们。

    真是狼狈。我不禁想起第一次和猫叔他们相见的情形,当时我也是诚惶诚恐,被他们误认为是驱鬼达人简单。虽然时隔不久,但我却觉得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此时我注意到了他们眼中的疏离,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觉得喉头干涩,吐不出一个字来。

    最后,还是猫叔打破了沉默。

    “原来是胡先生啊。”他淡淡地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疑?你们不知道我在这里?”我奇道,“我还以为你们起码知道我在这里发生的事情……”

    “不是的,我们是有事要来这里办。”猫叔言简意赅,没有说下去的意思,“那么我们先走一步了。胡先生你自便。”

    猫叔说完,也不和我说再见,扭身便走。光头和肉丸也是如此,只向我撇来一个冷漠的眼神,便背过身去。我一时不适应他们叫我胡先生,更不适应他们对我如此冷漠,当即追了上去,一把搭上猫叔的肩膀说道。

    “猫叔,我来这里是来找神器的,你们……”

    “够了!”猫叔还没说话,他身边的肉丸就按捺不住了,一把冲上前来,揪住我衣领说道,“胡寻啊胡寻,我们不关心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干什么都和我们没关系!我们现在担心的只有阿哥的安危!想来你早就把他忘了吧!那个救过你性命,但却被你诅咒的家伙!你知不知道,那天以后他就像失踪了一样,失去了所有的消息!你有没有一点点担心过他?你的心里只有你自己的寻宝吧?”22【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