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槐树下埋着的东西

    据我的推测,这最后一件神器藏匿的地方,既然不在张奶奶故居,也没被带进她的坟墓,那么十有**就藏在她生前常去的山雪林附近。既然周净和林仙容知道这些,那他们很可能也会在那附近寻找。

    想通这点以后,一出门我便径直往那块走。经过这几天我和小采在疗养院里各处游荡,现在我对这里的地形已经相当熟悉,用不了十五分钟,我便来到了山雪林附近。也亏得我走得快,果不其然,一靠近那块,我就听见周净和林仙容的惨呼声一阵阵传来。

    我吓了一跳,顺着声音跑去,只见那两人正倒在山间崖的那棵歪脖子槐树不远处,不断地呻吟。在月光下,可以看见他们两人正一点点撕开自己的衣服,显然已经被疼痛折磨得神志不清。从他们撕开的衣服口子里,我能隐隐看见,他们俩身上的八角疮已经越长越大,就和高功身上的那疮一样,已经渐渐长出了人脸的形状来!

    此刻折磨他们的,显然正是这八角人面疮。看来这八角疮和这云间崖的槐树真的有关系,他们一来这里,果然就发病了。

    此时,夜风阵阵,月色清冷,而在这本是宁静的寂静之夜,却听见周林两人在地上惨叫,呻吟,那氛围别提有多恐怖了。我看见他们用指甲狠狠地抓着自己的皮肤,划出一刀刀血痕,场面也是极其恐怖。该怎么办?再这么下去,他们非痛死不可。

    情急之下,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我从背包里拿出铁铲,对着那棵树上张的树瘤子就是一铲!这一铲子来得狠,深深插进那小人脸的嘴里,把整个嘴巴都撬裂了。我只听见一声婴儿般的惨呼从树那里传来,一缕带着肉红色的黑烟飞起,朝我扑来,被我闪身躲过后,那股黑烟闪到空中,当即消失不见。

    这边我铲毁了那树上的人面瘤,那边周净和林仙容就停止了那恐怖的呻吟。过了一会儿,他俩渐渐清醒,挣扎着爬了起来。两人面面相觑,显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你们俩私自跑出来找神器,结果被怨念感染了,身上的人面疮发作,你们俩都晕了过去。”我冷冷地说道,“如果不是我把那树瘤子铲了,你俩只怕要痛死在这里。”

    “怨念?人面疮?树瘤子?你在说什么?”周净和林仙容互相望了望,一片茫然。

    我指了指树上那个被我铲碎了的人脸,给他们俩解释道。

    “在这八角山里,云间崖上长着一棵老槐树,这棵槐树积聚着某种极强的怨念。因为这种极强的怨念,这槐树长出了一个似小孩的脸庞的树瘤子。而随着槐树的生长,这怨念也扩散开去,传染给八角山里生活的人们,使得他们的身体发生异变,长出八角疮来。这称之为八角山一大怪。

    刚才让你们疼痛昏迷的,就是这八角疮。”

    “确实,我听说极强的冤业会产生极强的怨恨,这种怨恨会使人体生瘤子,变畸形。”周净说道,“可好端端的,为什么怨念会积聚到一棵树上面?”

    “那是因为这槐树树下,埋着一件了不得的东西。”我说道,“那我们不妨来看看这棵树下埋着什么吧?相信看到这东西以后,你就会明白的。”

    我说着,扔了一把铁铲给周净,示意他和我一起,在那树瘤子所对应的树下的地方挖掘起来。我们挖了很久,挖得很深,整整往地下挖了一米多,然后在土里面,露出了一个木盒子的一角。这个木盒子看上去不小,约有四十厘米长三十厘米宽。挖到这里,我们俩都是筋疲力尽,一时间也没力气把木盒完整挖出来。而周净看见这木盒,更是奇怪,问道,

    “这……这么大的木盒子,装的是什么东西啊,它又怎么会被埋在这里?”

    “我猜这不是木盒子,而是一副棺材……一副给婴儿用的棺材。”

    “天哪,为什么这里会埋着个死孩子。”听了我的话,林仙容吓得后退两步。

    “这里没有墓碑,只有棺木,”我轻轻地说道,“所以我猜这是个不见得光的私生子。而这槐树的怨念,则全部来自于这个埋在树下的死孩子。活不到成年的死婴怨气大,私生子怨气更大。这怨念被槐树的根部吸收,使得槐树上也长出人脸,而槐树的花香花粉,则成为了传播怨念的途径。因为这怨念,这个八角山里的人才会得八角疮。只是这八角疮,在普通人身上只是个小病,痛痒过后就没事了。可在东宗的人的身上,却会长成一张和这树瘤子一模一样的人脸来,接着人会产生幻觉,随后丧命。”

    “你的意思是,之前东宗的人来这里都出事,是因为这人面疮?”林仙容吼道,“这死孩子,自己死了就死了,为什么要害我们东宗的人?为什么?”

    “这就要问问周公子一些东宗的陈年旧事了。”我说着,拍了拍手上的土灰,说道,“我听说,原本东宗只有八家,分别是前四家,后三家和宗主家,而林家是因为林夫人嫁给了宗主,才加入东宗的。你是他们的孙子,能给我们说说,当年这两位是怎么认识的吗?

    我可听说,当年宗主认识林夫人的时候,是另外有未婚妻的。他的未婚妻姓张,就在这家八角山疗养院工作。那么,为什么宗主后来会娶了林夫人呢?”

    “寻少爷,你知道了张奶奶的事了……不过也正常,你那么聪明,打听这个当然不是难事。”周净搓了搓手,说道,“那我就把我知道的事情告诉你吧。

    那是差不多五十年前的事了,当年的爷爷还是个年轻小伙,奶奶则是个妙龄少女。那年春节临近,由于爷爷当时定亲的张姑娘就在八角山疗养院里当护士,于是宗主便去开车去那里接她回北京。但是八角山山路崎岖难行,宗主开着开着迷路了,就在一片槐花林里停下,向在那里路过的一名美貌少女问路。两人聊着聊着很投契,而且发现彼此都是驱鬼人,更是感到亲切,于是……”【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