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血亲

    “于是宗主就喜欢上了那姑娘,抛弃了未婚妻对吗?”我冷冷地道。“那少女不用说了,就是今天的林夫人对吧。”

    “也不能说抛弃那么难听,”对方听我言辞犀利,显得很是尴尬,“宗主和张奶奶的婚事是老宗主很早就定的,那时宗主才十几岁,年轻不懂事,就默认了。他可从来没爱过张姑娘,只把张姑娘当妹妹。而他和林夫人呢,那是情投意合,郎才女貌……”

    “好了好了,继续说。后来发生了什么?”我皱了皱眉头,说道,“该不会张姑娘伤心欲绝,做了什么傻事吧?”

    “那倒没有,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周净连连摇头,“我只听说,爷爷和奶奶两情不愈,两人一度决定以死相抗,上演了一出反对父母包办婚姻的抗争。而张姑娘呢,知道爷爷不爱自己后很伤心,但知道爷爷心里确实完全没有自己,于是最后她就默默退出。后来爷爷自然就和奶奶结婚了,两人琴瑟和谐,生下两子三女,恩爱了数十年。而他们俩更难得的是志同道合,奶奶带领整个林家加入东宗,两个家族的人一起努力,为国家,为社会做出了很多的贡献,这你也都是知道的。”

    “你说得倒好听,把宗主和林夫人说得白莲花似的,张奶奶反倒像个破坏他们真爱的第三者了。”我冷笑一下,敲了敲那木盒子说道,“可我却听说,当年宗主曾在这云间崖上,向张奶奶许诺说今生必定娶她,绝不辜负。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两人还发生了关系,有了孩子。”

    “发生了关系?有了孩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周净惊呆了,“你说什么?”

    “我说,这棺材里藏着一个孩子的尸体。”我说道,“而这个孩子,就是东宗宗主对张奶奶始乱终弃的明证!当年宗主信誓旦旦要娶张家姑娘为妻,两人已有夫妻之约,更是珠胎暗系。可由于宗主移情林夫人,张奶奶伤心欲绝,肚子里的孩子早产,生出一个死胎,就埋在这槐树下……可是这孩子是冤孽,他得不到父亲的爱,身上的怨气太重,无法消散,于是怨气发散,使得槐树叶长出了小孩子的脸。婴灵的怨气最是恐怖,这怨念借助槐树进一步扩散,侵袭八角山的人们。而东宗的人因为和他有冤业,于是被他的怨念感染后,就会长出人面疮,致人死命。”

    “你这是信口雌黄!”林仙容生平从未听过有人这么指责宗主和林夫人,大为气恼,双拳紧紧握住,对我吼道,“这些不过是你听了医院里的八卦传闻而得出来的猜想罢了,有什么根据吗!宗主和林夫人是英雄夫妇,他们俩为了东宗为了国家不知做了多少无私奉献,他们的人格不容你污蔑!”

    “不算我们,东宗之前来过这里的人一共七位。”我不管她,继续淡定地阐述,“除去林老爷子是生病而死外,其他六人都是分别遭遇了各种意外。这六个人可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平安无事张家的张雨轩。第二类,则是各种遭遇事故,或死或伤的驱鬼人。他们都是谁呢?周二爷,是宗主的儿子;周二爷的两位公子,是宗主的孙子;简单,高功,都是宗主的外孙。从这点你们难道看不出什么来吗?”

    我顿了一顿,冷冷地说道,

    “统计后发现,这第二类人,每个的身上都流着宗主的血。”

    周净和林仙容都惊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错。”我点点头,“我在来这藏宝地之前,就一直在思考,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东宗那么多驱鬼人都出事。开始我们都以为这里有百鬼聚集,可后来发现这里只有一个唯一的元凶。于是我又猜想这里存在的是有千百年功力的山鬼,甚至一度找到了怀疑的对象,可这个猜想也被证实是错误的。最后,是八角疮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意识到似乎是这种疾病控制了来这里的驱鬼人,让他们一一遭难。

    可是东宗驱鬼人终究不是凡人,寻常的怨念引发的恶疾,又怎能让这么多驱鬼人都束手无策?

    要解释这种情况,就只有一个理由:这种怨念不是普通的怨念,而是一种能克制东宗人的怨念!后来我知道了宗主和张奶奶的旧事,又发现了这槐树上的小孩脸。于是我就有了一个猜想,我认为,这槐树下一定埋着什么不见得人的东西,很可能,就是一个孩子的尸体。而且那个孩子身上,一定流着宗主的血……”

    “你的意思是……因为那孩子是宗主的骨血,所以……”

    “所以他其实是亲戚!”我大声说道,“说穿了,他是周二爷同父异母的哥哥,是两位已故周公子的大伯,也是高功和简单的……正因为它流着宗主的血,所以它才能轻易地诅咒和它有血缘关系的人。它之所以能害人,说到底,是因为宗主当年所造的冤业!”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周净倒退一步,兀自不信。

    我见他这样,则重重地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一把粉末,打开,撒到地上。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宗主给我们安排的那小楼的冰箱里放的东西,宗主他们什么都没说,只叫我们每天记得用这个东西洗澡,坚持七天。你猜为什么宗主会有这样奇怪的要求?我特意去查了查,才发现这东西是贝母,在传说中,这种东西是专门用来除人面疮的!

    在传说里,人身上若有冤业寄生,则身上某处会长出一张人脸,其上小嘴可张可合,发作时会让人疼痛难忍,并丧失意识。据说只有往人面上的那张小嘴里喂研磨碎的贝母,才能治病。

    而宗主他们让我们坚持每天用贝母洗澡,也就是为了防止我们被这脏东西感染。

    这说明,宗主他们早就知道这里作恶的是什么。只是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很明显,就是因为不想当年的丑事浮出水面……”【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