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反驳

    听了我的推理,周净和林仙容显然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两人的表情从震惊,变为不安,最后再变为愤怒。

    这其实在我意料之中,却是期待之外。我原本就想和周净好好探讨一下这里面的事,可是最终却一拖再拖,只能在这种场合里和盘托出。他们俩一向崇拜宗主,现在会好受就怪了。

    “周哥哥,你认为宗主可能是那么坏的人嘛……”林仙容握紧拳头,犹豫地说道,“宗主那正直的性格,他怎么可能搞大一个女人的肚子,后来又花心,不负责任?我们一直尊敬的林夫人,怎么可能第三者?”

    “是啊,我也觉得不可能,”周净也急急地说道,“爷爷做人做事,从来是先人后己的,他怎么可能做出这么自私的事来?”

    我见他们两人依旧一脸不信的样子,心中暗暗冷笑,说道,“既然事情真相未明,那不如就让我们把这木盒完整地挖出来,看看这盒子里装着什么东西。”

    我说完,朝周净招了招手,叫他和我一起继续挖掘。可周净被刚才的事情震呆了,整个人木木地站在那里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来给我帮忙。林仙容更是态度蛮横,拉住周净的手不许他来帮我,说我这是专门怀疑好人,针对正人君子。

    看见他俩这模样,我也无语了,只能自己拿着铲子挖了起来。、

    然而,没有周净的帮忙,我的进度特别慢,挖了好一会儿,也只是把木盒表面的土清干净。回头去看那两个家伙,发现他们在一边茫然地看着我,看得我生气。

    就这么样,我们三人在夜风中耗了许久,突然我听见,从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一个带着玩味的声音传了出来。

    “大晚上的,你们三位在这里做什么?”

    月光撒地,清风簌簌,四野寂静,而在这寂静之中传出来的这把声音,却让我感到无比熟悉和恐惧。因为从他说第一个字的时候我就认出,这是白书人的声音!

    我急忙转头,只见一道白影拨开荒草,淡淡的檀香扑鼻而来,出现在我面前的,正是那诱导我做出谋害朋友之事的白书人。这夜深露重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来到此处,又有何用意?

    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更让我感到惊讶。在夜色中,我看见搀扶着白书人走出树林的,不是过去的青衣管家张雨辚,而是我日思夜想的女神小唯!她此刻正扶着面戴厚纱的他走出来,看着他的眼神中满是崇敬。

    月光下的唯犹如缪斯女神一样,高贵美丽地让人无法挪开眼睛。我胸口一酸,失神地呆看了她几秒,才回过神来,对她说道。

    “唯,你果然成为白书人的手下了……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你知不知道,你扶着的这家伙,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他……”我感到喉头一阵苦涩,但仍旧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唯,听我的话,快离开他。”

    “你别血口喷人了。我不会相信你的。”小唯对我一脸冷漠和不屑,“两位先生关系可好了,什么害不害的啊?我还看他们俩一起喝茶呢。白先生可不像你,对朋友也能下手。真是卑鄙无耻。”

    什么?!白书人和黑围巾一起喝茶?这两人不是旧仇吗?他们又怎会心平气和地一起谈天说地?难道白书人使了什么障眼法,蒙蔽了小唯吗?黑围巾失踪了那么多天,他又在哪里?

    我转头看向白书人,喝问道,“我不知道你搞了什么鬼,但我只问你一句,你把黑围巾怎样了?他这几天一直处于失踪状态,难道……你……”

    “你在说什么?”白书人的声音里饱含无辜,“我和他无冤无仇的,还是老朋友,为什么要杀他?那天我和他叙了叙旧,一起吃了个饭,然后就分手了。你说他这几天联系不上了,估计他只是不想见你吧?毕竟,谁想见一个要诅咒自己的人呢?”

    白书人的脸依旧蒙在斗笠下的面纱之中,让人看不清表情。而这时候我知道了“无奈”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当日我是亲耳听见白书人说他和黑围巾有仇,又亲眼见白书人一心想折磨羞辱黑围巾。可没想到白书人此时来了个全不承认,把自己说过的话表过的态否得一干二净,而我竟也是没有任何办法驳斥他!他把所有的脏水都泼到我的身上,而我一时也是无可奈何。

    当即我只能哼了一声,转头对周净使了个眼色,接着对白书人说道,“好吧,我们之间的旧事先不提了,但今晚我和周公子在这里有正事,不容你打扰。您先请便吧,不然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我给周净使眼色的用意非常明显,我们来八角山是为了找神器,而白书人突然出现缠上了我们,十有**也是冲着神器来的,他此次现身显然是不怀好意。幸好,他现在只带着一个姑娘,没带太多人,我们可以趁机先把他制服了,再继续寻宝。

    可偏偏周净仍被我刚才的那个推理震惊着,竟没注意看我,一个人呆滞地看着天上的月亮。那边林仙容更是,看见白书人好像看见救星一样,一蹦一跳跳上前去,指着我对白书人说道。

    “白发听书人,我听说你在东宗是老资格,好多东宗昔年的旧事你都知道。那你来说说,我们那么老实肯干刚正不阿的宗主,会是一个风流花心的浪子吗?”

    她也没征求我的意见,就一五一十地把我刚才的推理说给了白书人听。说的过程中更是添油加醋,夹杂着不少对我的批判,以及对宗主的夸奖。她说宗主在明明可以享福的年纪却抛弃安稳的生活来经营东宗,这份辛勤天日可表,可不能让我这个混小子把好人的名声给玷污了。白书人听了,倒默默了良久,叹了口气,然后说道。

    “寻少爷,你的推理虽然总是很厉害,但这次我却不得不说,你真的推错方向了。”【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