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打脸

    白书人此话一出,我当即暗暗心惊,林仙容和周净则喜笑颜开。只听见白书人说道,

    “这么说吧,寻少爷的推理也并非全无道理。他认为在这八角山中驱鬼人之所以会出事,是因为怨念的缘故,这点他说对了。这八角山的怨念会让东宗驱鬼人身上长人面疮,支配人的身体,使人产生幻觉并自残,他这也说对了。

    只是他说,八角山的怨念之所以会产生,是因为宗主在这里抛弃了张姑娘和他们的亲生骨肉,让那孩子积怨成魔的缘故,这点我就不同意了。

    因为老朽恰巧对过去的事也略知一二,就我所知,宗主从来就没爱过张姑娘,也谈不上对她始乱终弃。宗主生性是个极重道义之人,他绝不会因为一己**,而言而无信,不负责任。”白书人说道。

    听见白书人夸奖了宗主并反驳了我对宗主和林夫人的责难,周净和林仙容对视一眼,都很是满意。林仙容更是拉起白书人的手,热络地说道,“白发听书人,你快说说,当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就说嘛,宗主和林夫人那么光明磊落,那么恩爱的两个人,怎么可能会是某些人口中的狗男女呢?”

    见林仙容这模样,我哼了一声。在这丫头身上,我看出了偶像的重要性。其实,不管是看今夜的寻宝形势,还是细究白书人盗取东宗两件神器的事实,都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白书人是我们共同的对头,现在应该一致对外,努力把他赶跑。可没想到,他只是开口挽回东宗宗主和林夫人的形象,轻轻几句话,就把林仙容和周净的心邀买过去了。

    我倒也不生气,看向白书人,说道,“那么请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错了?”

    白书人突然笑了,拄着拐杖走上前来。我看他一步步靠近我们挖的那深坑,不禁全身绷紧,想如果他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我就制服他。然而他只是伸出手杖,在那露出一面的木盒子上敲了敲,接着说道。

    “你不是说这里面有一具儿童的尸骨,所以想打开检验吗?”白书人淡定地道,“在做这件事之前,你不妨先读读这木盒上刻的字?”

    “这……”我心里纳闷,不知道白书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那边周净可热情得很了,听白书人说,立马拿出他包里的手电,在木盒上的一边清理一边查看起来。

    我心中不禁暗骂,刚才我叫你帮忙你死活不答应,现在白书人一句话你就来了,究竟谁才是你那边的。可骂归骂,我还是上去和他一起拨开木盒上方的泥土。只见这木盒似乎是松木做的,非常结实,上面似乎曾油了一层厚厚的朱漆。但由于年深日久,朱漆掉落,木材腐烂,这木盒上方的花纹已经看不太清了,又怎么能看得出字迹来?

    我感到奇怪,抬头向白书人问道,“这木盒埋在地里那么多年,外表早烂了,哪里还会有字能让我们看到?”

    “鲁米诺试剂,你听说过吗?这是一种在侦探电影里常出现,专门用来检测血液的东西。把这种试剂喷在一个物体上,只要那上面曾经沾过血,哪怕只有一点点,它都能检测出来。”白书人用云淡风轻的语气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带着这东西,如果有的话,不妨往这木盒子上方喷喷看?鲁米诺试剂是非常敏感的,而且即使过了几十年,也依旧能检测出血液反应来。”

    “你的意思是,有人曾在这棺木上……写血书?因为这些血渗了进木头深处,所以即使棺木表面被磨花了,也还是能用试剂检验出来。”我被白书人这说法吓了一下,不过细想起来,这也并非不可能。

    因为,如果这木盒子真的是埋私生子的棺材,那么当年棺木下葬的时候,孩子的母亲可能是处在一个极度激动的状态之下的。在这种情况下,埋棺者咬破手指,在棺木上写血书发泄,也不是不可能。

    那么,如果这方盒子上的血书有署名,而那署名就是张奶奶的话,应该就能证明我的推理了。

    于是我翻找起我的背包,拿出了一小瓶相应的喷剂。其实寻宝的过程,往往需要用到多种鉴定技术,和需要严谨的分析能力,而我们这些寻宝人,有时候做的事情其实也就和侦探差不多。这些常用的道具,倒也是会随身携带。

    我拿着那瓶喷剂,在木盒子上方喷了一层,接着周净从他背包里掏出一把紫外光手电,在木盒子上仔细照了起来。

    耀目的紫光下,几行模模糊糊的字体果真在木盒上显示出来!看来,还真有人在上面写血书……微感震惊的我接着灯光仔细辨认上面的字,发现虽然字迹已经变得极度模糊,但因为这些字写得很大,所以努力分辨的话,还是能大致看清的。

    只见木盒上写着:

    “七夕时节,永失吾爱。

    昔年之情,弃之盒中。

    今日之事,永志不忘。”

    从那刚劲的字体和所写的内容可以看得出,当年写这血书的人,是抱着极大的怨愤写下这些字的。其中“永失吾爱”“永志不忘”这些用词,能看出写这内容的,是一个刚失恋的悲愤女子。这似乎又应证了我的那个猜想。

    然而,我把目光投到血书的最后一行,却看见了这么几个字。

    “周小方泣血上。”

    周小方?我原以为会在最后题名的时候看见张奶奶的名字,没想到在这木盒子上写血书的人,竟然是宗主本人?难道这个木盒是宗主自己亲手埋的?我顿时感到十分奇怪。

    白书人看我们疑惑,站出来对我们说道。

    “如何,是不是感觉很奇怪?你原以为这是一个棺材,是宗主抛弃张姑娘后,张姑娘安葬流产的死婴的地方。可是这木盒子上的题词却是宗主的,还说他‘永失吾爱’。你没想通这点,对不对?”

    虽然不服气,但我不得不点头,因为眼前出现的东西,确实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