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雾中鬼屋

    完了。我碰了碰树枝,顿时痛彻心扉,心知这树枝插得极深,没准就在小腿动脉附近,要是贸然拔出,或许会当场出血而亡。我不敢乱碰,只能把已经磨得溃烂的外套撕下一半来,用力扎住伤口。

    “看来还是要尽快走出这迷雾,去找医院治疗才行。”我咬着牙,在雾中走了起来。说起来也奇怪,我的手机虽没有摔坏,也能正常开机,但在这雾里好像没插芯片一样,完全没有信号,更别提导航之类的了。

    就这么盲头苍蝇般走了半个小时,我感觉腿上身上越来越痛,口干舌燥的就像要坚持不住了。而就在这时,眼前出现了点点星火,在雾中似乎有一间大房子亮着灯,竟像有一间别墅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揉了揉眼睛,再三确定自己没看错。

    在驱鬼人的传说里,绝望濒死的旅人,可能会在沙漠或大海中看到突然出现的绿洲或房屋,并被其吸引,迷失其中。

    也就是说,我眼前出现的这副情景,极有可能并不是真正的房子,而是山中蜃精所作幻景。但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小腿上的伤口一直在流血,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知道自己不能支撑太久了。

    是死是活,都只能博一次。

    我当即咬咬牙,一瘸一拐地朝那屋舍处走去。说来也奇怪,那些楼房看上去挺远,可走起来挺近,一下就到了。眼前别墅正开着灯,木制大门半敞。

    我走上去敲了敲门,发现没人应答便侧身走了进去。进去后先是一个大厅,大厅空无一人,只有沙发一张,茶几一张,椅子数把,柜子若干。茶几上放着一本合着的《西游记》,书旁放着一个果盘,果盘上摆放着精致新鲜的水果。

    “您好,请问有人在吗?”我对着屋里喊了几声。

    呼喊过后,屋里却没有任何回应。我微感奇怪,便站在客厅里环视四周。我突然发现,桌上的那本书看起来有些奇怪。

    书是微微鼓起的,似乎中间夹了一个挺厚的东西,细瞧过去不像书签。我便走了过去,把这本合着的《西游记》打开,却发现,原来里面夹着的是一把细长的带血槽的军刀。

    在书里看到刀已经足够稀奇了,但更稀奇的是,我看着这刀,怎么看怎么熟悉。把刀拿在手中掂量,刀身冒着寒光,刀锋锐利,显然是把养护得极好的利器。我看着那被擦拭得闪光铮亮的血槽,突然想起这刀的来历了。

    天……这竟然是东宗驱鬼人张雨轩用的那款军刀!记忆中我和猫叔他们参加死亡游戏的时候,张雨轩手中就有这么一把刀。他当时用此刀给自己放血,用血液驱走了凶残的恶鬼。记忆中,他的那把刀和此时我手上这把一模一样……

    是同款而已吗?还是说,东宗的张雨轩就在这屋子里?如果他在的话,他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这刀为什么会被夹在书中?

    看到熟悉的东西,我突然感觉有点不安。把刀握在手上,另一只手把那本《西游记》拿了起来。我发现这书夹着刀子的地方,正是小说的五十章。

    【第五十回情乱性从因爱欲神昏心动遇魔头

    师徒四众,冒雪冲寒,战澌澌,行过那巅峰峻岭,远望见山凹中有楼台高耸,房舍清幽。唐僧马上欣然道:“徒弟啊,这一日又饥又寒,幸得那山凹里有楼台房舍,断乎是庄户人家,庵观寺院,且去化些斋饭,吃了再走。”行者闻言,急睁睛看,只见那壁厢凶云隐隐,恶气纷纷,回首对唐僧道:“师父,那厢不是好处。”三藏道:“见有楼台亭宇,如何不是好处?”行者笑道:“师父啊,你那里知道?西方路上多有妖怪邪魔,善能点化庄宅,不拘什么楼台房舍,馆阁亭宇,俱能指化了哄人。你知道龙生九种,内有一种名‘蜃’,蜃气放出,就如楼阁浅池。若遇大江昏迷,蜃现此势,倘有鸟鹊飞腾,定来歇翅,那怕你上万论千,尽被他一气吞之。此意害人最重,那壁厢气色凶恶,断不可入。”】

    一看到这段话,我身体突然一震,瞪大了眼睛。

    这书上说世界上有许多妖魔鬼怪,其中有一种叫做蜃龙的怪物,能吐出蜃气,变换海市蜃楼吸引鸟兽前来再吞食。这不正是我刚刚担心的事么?

    但这还不是最让我震惊的。最让我震惊的是这书上侧边还划着些笔记,而那笔记的一字一句隽秀却又有力,看上去竟像是奶奶的笔迹……

    我赶紧翻动这本书,那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难不成,奶奶她来过这里?前段时间,我和奶奶分别行动,我去北京寻宝,她则去各地打探和我的身份之谜的消息。但不久前我们失去了联系,不管我给她发什么信息,得到的都是自动回复的内容。这不禁让我觉得,她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以至于无法回复我的信息。这不由得让我十分担忧。

    现在,在这里居然出现了疑似奶奶的笔迹!难道奶奶她来过八角山?来过这里?

    我激动得几乎就要大喊出声,但残存的一点理智却让我冷静下来。

    张雨轩的刀和奶奶的字迹可以说是毫无关联的,但他们此刻却同时出现在这间诡异的屋子里。而这屋子半夜亮灯,大门敞开,一进来却没有任何人,也是相当奇怪。眼前的一切都在向我透露着一种不自然的,奇诡的气息。

    这屋子看上去不对劲。

    一丝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我放下书本,从口袋中掏出两支应急的桃木针,握在手心,慢慢退到大屋门口推开大门,想确保一下退路。

    没想到,门打开后,外面竟是万丈虚空,来时道路已然不见。

    由于失血太多,一看到这悬崖,我顿时有些站立不稳,而就在此时,门外的黑暗中涌出几束白雾,白雾幻化出骷髅白骨,蜘蛛血蝎,上下翻涌。那为首的一股白雾,更是变成一条黄金大蟒,气势汹汹地朝我吞噬而来。

    混蛋,竟拿这些海市蜃楼来吓唬我。我心中由惊转怒,右手一挥,手中两根桃木针飞出,分刺大蟒双目,整个人再一个燕子摆尾,翻身回到门户站定。

    桃木乃至阳之物,所及之处魑魅无有不破。果然飞针刺处,黄金蟒凄厉惨叫,向后摔去,瞬间散成白雾消失不见。但可惜两根桃木针的威力实在有限,那白雾只稍稍一退,立刻便卷土重来,化作更多恶相朝我纷涌而来,似要把我淹没。而刚才那一下动作,拉动我小腿伤处,一阵刺痛向我袭来。

    完了,这屋里屋外都被恶灵占据,我的身体不能支撑太久,而我的桃木针又没剩多少了。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我本能地回身往客厅里跑,想去取刚才那夹在《西游记》中的张雨轩的驱鬼军刀,做拼死一搏。

    然而当我一回头,却发现军刀已然不在桌上,而我的身后,一个神威凛凛的蓝黑色人影,正手握宝刀,冷冷地看着前方的恶雾。【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