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屋内屋外

    原来,那把刀果然是他的。他果然也来到了八角山中。

    出现在我眼前,容貌冷峻,身穿蓝黑色冲锋衣的高瘦男子并不是别人,正是东宗驱鬼人张雨轩。

    他曾经和我们一起盗掘潞王墓,后又在墓中抛下我们独自离开。在记忆中,这是个驱鬼能力极强,但又冷漠神秘的人。

    此刻,在白雾笼罩下,他的身影模模糊糊,如神鬼一般。他左手拿刀,右手捏一个刀诀,指尖刺破一点血,便即朝雾中恶灵挥去。

    那雾也似知道有强敌将来,数团雾气汇聚一起,幻化出一巨型血蜈蚣,张牙舞爪朝张雨轩扑来。在浓雾腥风中,只听见叮叮当当金属撞击声,只十数秒,这人与幻影便已交战了好几个回合。

    张雨轩的刀很快,挥刀处如斩瓜切菜,血蜈蚣的手足血肉纷飞。但这屋外涌来的雾气无穷无尽,他斩落的恶雾不多久就有新的补充了过来。我看形势不容乐观,赶紧从口袋掏出最后一根桃木针准备协助。而就在这时,张雨轩突然口中念念有词,右手在空中虚划几下,似画出几个咒印的样子。

    紧接着,客厅一侧的两个大柜子竟然崩开,从柜中伸出两双惨白的双手来。我大惊之下,却发现从柜中冒出的,竟是两具尖脸,面色铁青,毫无生气的年轻男子尸体。我听见张雨轩口中喃喃呵斥几句,那两具尸体便一左一右扑到客厅门前,同时用力关合大门。在他们关门的时候,血蜈蚣突然放出凄厉的一声吼叫,反身往门外冲去,似乎想撞开大门。

    原来要解决屋内幻影,必须阻隔门外的雾气。看到这一幕,我从怀中掏出一张之前从周净处获得的封门符,念动口诀,便往大门处拍去。当符咒粘上大门之时,原本嘎吱作响,被雾气冲撞得无法关牢的大门瞬间安静了下来。

    转瞬间,客厅大门便完全合拢,雾气也已被被阻隔无法进入。而那边张雨轩挥刀潇洒一劈,把那已经被斩得手脚七零八落的血蜈蚣迎头一劈两半。

    “张家人好厉害……血刀斩鬼,符咒控尸。”我看见张雨轩身兼两项奇能,心中略感惊讶。但这种惊讶只是一闪而过,我瞬间换上了淡定友善的微笑,假装不记得之前和此人的矛盾,和善地伸出手去,说道“谢谢张家小哥出手相帮,若只有我一个人,恐怕……”

    然而,我的话刚说到一半,突然张雨轩军刀一挥,冰冷带血的刀刃便指着我的喉咙。

    “你不是应该和周净他们一起找神器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被尖刀指着,我微微一愣,但随即微笑着道,“神器已经找到,但由于遇到白书人抢夺,我和周少爷便分开逃走。半路上我不小心摔下山坡,醒来后看到有一间屋子便走了进来,然后就遇见了你。”

    丢失神器不过是几个小时前的事,我推测张雨轩还未得知此事,所以便把这番半真半假的话说了出来。果然,张雨轩听完后,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便即收回了军刀。

    “那神器呢?现在哪里?”

    “神器原本被我带着,但我怕被人追上,于是途中在山里找了个地方把神器埋了起来,准备等安全的时候再回去取出。”我面带微笑,信口胡诌。

    张雨轩一时也找不出我话中的破绽,只能哼了一声,转过了身。我当即靠近一步,问道,

    “那张小哥你呢,怎么会在这里?这阴森森的诡异屋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和张雨轩这个闷葫芦套话并不太轻松,但我厚着脸皮询问,总也大概弄清了个究竟。

    原来这个怪屋,是这八角山浓雾的核心。而这八角山三大怪之一的浓雾,还真是和那一桩陈年命案有关。

    当年那位影响深远的男明星离奇自杀后,八角山天象异变,终日暴雨连绵,导致泥沙倾泻,把他所住的别墅都埋了起来。由于别墅的人早已尽数搬走,于是大家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从那以后,八角山就时常起雾,而且有不少居民声称,总能在雾气中看到这栋屋子。据说,有三五好事之人曾走进这雾气中的鬼屋,然而随着雾气消散,他们再也没有在人世间出现。自此,八角山浓雾的恐怖名声远扬,人人避之则吉。

    张雨轩是东宗后四家张家的人,而八角山区,正好是张家负责的区域之一。最近周净和我要来八角山寻找神器,为了保一方平安,也为了寻找神器的周净和我的安全,张雨轩奉宗主之命来此地调查。他走进了八角山的浓雾之中,接着就被浓雾带进了这间奇怪的屋子,被困其中。然后,他发现在这这屋里被困的,还有几个搭乘旅游巴士路过的旅人。

    这屋子一旦进入就无法离开,所有的出口,不管是门还是窗,只要一打开便会涌入迷雾和幻象,吞噬屋中的人。而张雨轩只能挥刀斩鬼,却没有办法破开门外的迷雾。

    但说来也奇怪,这鬼屋虽把人困在其中,却又不着急取人的性命。每日凌晨12点,屋里除了外边的人自行带入的东西外,其他的一切都会恢复原状。屋内的冰箱,柜子,桌子上都会出现新鲜的食材可供人食用,污垢和垃圾都会消失。也正是靠着这些,张雨轩和屋里的其他人才支撑了那么久。

    “这么说起来,只要不开门,不出去的话,不仅不会出事,反而还有好吃好喝的。”听完张雨轩的话,我拿起桌上一个苹果啃了一口。苹果是洗净了的,果身通红,散发着微微的清甜。一口咬下去,鲜嫩的汁液蹦出,让人齿颊留香。我啃了几口,感觉这果子比寻常苹果更脆,又比普通苹果更香甜,当真是前所未有的甘美。

    我微微一笑,沉吟道,“这真是一个有趣的恶灵啊,它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还有,这恶灵竟然有能量能不断重置一个地方的时空,还强大到连你这样的驱鬼人都奈何不了它……这鬼屋恶灵最多是个冤死之人,它为何会如此强大?”【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