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死亡记忆

    “这我也不清楚。”张雨轩的回答简单得让人无奈,“它会那么强大……大约是因为这里死的不是普通人。”

    “好吧。”看张雨轩说不出什么,我叹了口气道,“但我们总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被困死在这里吧?张家小哥,你刚才说,这屋子的恶雾非常强大,难以正面攻克。那么用‘疏导’的办法呢?”

    从宗主给我发的驱鬼资料里我知道,驱鬼如治水,要么是疏,要么是堵。

    堵就是暴力驱鬼,用阳刚之气压制阴鬼之气,把怨灵恶鬼消灭。而疏则是找到怨气形成的原因,用各种方法解决怨魂的烦恼,使得怨魂心结打开,自动消散,不再为祸一方。

    现在听张雨轩说连他都无法靠武力闯出去,那我自然就想到了疏导的办法。

    “你有没有试过招魂?通灵感应?没准招个魂问问,搞清这里的鬼魂有什么未了的心愿,然后帮它解决了,把它超度了,我们自然也就能出去了。”

    我觉得我的思路很可行,没想到张雨轩却摇了摇头。

    “根本用不着招魂。这鬼屋的屋灵会主动入梦,和你交流。”张雨轩淡淡地说道,“这里被困的所有人,都曾经梦到过鬼屋的恶灵。它甚至会在梦中告诉你它的心愿,并表示只要能帮它完成心愿,它就会自动消散,把我们放出去。”

    “那不是很好吗?”我喜道,“只要我们能……”

    “但很可惜,这对逃出鬼屋并没有什么用。”张雨轩打断我,“你不信的话可以合眼眯一下,以你的灵力,应该马上就能感应到。然后你就会知道,为什么这个鬼魂根本无法疏导。”

    “怎么会这样?”我有些好奇,后退两步,闭上了眼睛静静感受。由于过于劳累,我还真是挺困的。现在一合眼,虽然人是站着的,可还是瞬间感到一阵困意袭来,人顿时有点迷糊。

    “你来了,又一位新客人。”

    恍恍惚惚中,我似乎听见有人呼唤我。睁开双眼,眼前看到的是一片灰暗的虚空,虚空中弥漫着淡淡的,带着一阵鱼腥味的白雾。而在虚空中,一个类似人形的,不祥的白影上下翻涌。

    这还真是梦。张雨轩刚才说,所有来到这个鬼屋的人,都会做这么一个梦。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您是这屋子的主人?为什么要变出这么一个海市蜃楼,把我们困在这里?”我开口问道。

    “因为……我有东西弄不明白。我……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了。”灰暗虚空中,白影在低声呢喃。这声音极其细微,极其机械,甚至听不出男女。

    “我努力回想,可怎么都想不起来。仿佛前一日我还活着,突然我就变成了幽魂……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

    声音越来越低,似乎颇为痛苦。

    我心下雪亮,看来,这个鬼魂是出现了所谓的“死亡失忆”的情况。“死亡失忆”指的是一个生命从生到死的过程中,因为死亡来得过于突然而出现的失忆症状。有这种状况的鬼魂,会忘记掉自己是怎么死的,甚至以为自己还活着,把自己当作生人,旁若无人地在人世间游荡。这就是人们时不时会遇见的游魂的来历。还有一部分鬼魂,比如我此刻眼前的屋灵,会因为过于纠结自己是怎么死的,进而变成怨魂,祸乱一方。

    而要疏散这类怨魂的怨念,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出它的死因,写在黄纸上烧给它。一旦驱鬼人说中其死法,怨魂会迅速想起死亡当日所发生的事,进而心愿得偿,消散离开。

    “你是想我帮你找到你死亡的原因,让你恢复记忆?”我说道。

    “没错,我需要你在这屋里寻找线索,然后把真相烧给我。”只听见鬼魂呢喃道,“时间,这屋子的时间已经被我改变,房子里除了你们和你们的东西,一切在一日过完之后,都会回复原状。一切都和我死的那一天一样。这屋子里一定存在着线索,去解释我死亡的原因。从我死去已经过了许多年,我相信,一定有人能找到真相。”

    “原来,这屋子会每天复原,是因为你把你死前的环境保留了下来,希望来到此地的人能从中找到线索,弄清你的死因。而这八角山会产生浓雾,则是因为你需要捉人来替你解谜。”我明白了屋灵的用意,不禁点点头。

    可是紧接着,我就意识到不对劲了,“等等,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诱拐了这么多人进这雾里,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能猜对你的死因,让你安心离去?”

    极度的惊讶浮上了心头,可是我这一连串问题却没有得到回答,眼前的鬼魂就已经消失了。

    我的身子一颤,身旁的虚空消失,眼前重获光明,我的意识回到现实。

    睁开双眼,发现眼前的张雨轩正冷冷地看着我。

    “你梦见了吧?这屋子的怨灵。”张雨轩淡淡的说道,“相信你也知道问题的所在了。自从数十年前,这八角山恶灵就已经存在,并且不断诱拐路人进入鬼屋。它并不杀人,只是摆出谜题,让屋内人为它解谜。可是,当我进入这鬼屋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只有几个前段时间交通事故误入此处的人,并没有更早的人在了。这说明了什么?他们都说你聪明,那你应该能猜到吧。”

    “这说明……”我吞了口口水,“之前在这鬼屋的人,要么在鬼屋里病死老死,要么,就是解谜太久却始终找不到答案,无法让恶灵把他放出去,于是绝望自尽了。”

    “是的。”张雨轩冷冷地说道,“如此多的人,都没有办法给到恶灵想要的回答,让它心甘情愿放自己离开。这说明,恶灵想要的答案根本不存在,要超度这个恶灵基本是不可能的。”

    张雨轩的眼中,透出一种坚决。看到那种坚决,我明白了在他眼里,超度这个鬼魂已经接近不可能,完全没有尝试的必要。

    “那岂不是根本出不去了?”

    “也不是。”

    张雨轩说完,突然一手拔出军刀,另一手从兜里掏出一条粗牛皮筋,冷冷地看着我说道,“其实也有别的解决办法。”

    “喂,你该不是想绑住我,取我的心头血作法吧?”我看着眼前的刀尖,突然想起东宗宗主给我发的资料里,提到过的一种特殊的驱鬼方式。

    这种驱鬼方式效果非常好,但实施起来需要有驱鬼人的血液作为牺牲。而驱鬼的功效随着取血的多少和鲜度发生变化。牺牲掉指尖一滴血功效小,牺牲手心一捧血功效大。而尖刺心脏,取出最殷红的心头血便能产出最大的功效。

    我见张雨轩会血驱之法,又看他拿出绳索,不禁感到害怕,“或许,或许我们再想想,没准有别的方式能离开这里,不需要……”【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