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谎言

    我见张雨轩会血驱之法,又看他拿出绳索,不禁感到害怕,“或许,或许我们再想想,没准有别的方式能离开这里,不需要……”

    “没有别的办法了。”张雨轩把刀一扬,伸手就朝我抓来,“我必须尽快赶去帮助周净,你就当为了大局而牺牲吧,对不住了!”

    “喂!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对于张雨轩这样的“大局观”我实在是难以苟同,我连着两个侧闪,躲开了张雨轩的擒拿,对他喊道,“你自己想出去,就得牺牲我?凭什么?”

    “我只在乎周净的安危,你的死活与我无关。”回复我的,是冰冷的话语。

    军刀再劈。

    我感到一阵微微的心凉。是啊,对张雨轩来说,我不过是一个熟人而已,又算得了什么。我嘴角浮起一丝冰凉的微笑,抄起身边的一个盘子朝他扔去,退到墙角冷冷地回复道,

    “张雨轩,你说的没错,我是无关紧要。但我问你一句,你杀了我,就不怕从此周净他们再也找不到神器?”

    听到“神器”二字,张雨轩一愣,挥刀挡开扔来的盘子,手上的攻击却停了下来。

    我继续说道,“八角山那么大,而神器所藏的地方,就只有我知道。你要是杀了我,这世界上就没有人知道神器去了哪里了。”

    张雨轩沉默,退开了两步。

    没想到,前不久我随口所说的谎,此时竟能救我的命。只见张雨轩凝视着我,眼神变换,似乎是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杀我。

    我们就这么对视了半响,最终张雨轩叹了口气,淡淡地说道,

    “那要怎样,你才能告诉我神器的所在,然后安然赴死?”

    如果我在吃饭,听到这句话后一定会当场喷饭。我顿时觉得全身上下都不好了,冲着张雨轩就说道,“你希望我把该告诉你的事都告诉你,然后开开心心地去死?你当我是当年那男明星啊,能一边说很开心一边自杀?”

    这句话我是脱口而出的,说完后自己都愣了一愣。是啊,说起来,这鬼屋的旧主人,那个死法离奇的明星不就是这样的吗?在外人看来他的一切行为都表现他的人生很快乐,但一方面他又选择了死亡。

    难道,我终究也会被张雨轩这么逼着走上这条路?不,这不可能,我要死肯定是哭着死,想我笑着给他血祭,那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我干脆挺直了腰杆,朗声对张雨轩说道,“我还有亲人在等我,我还有家要回。所以我绝对不会轻易牺牲。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哼。”张雨轩冷冷地看着我,突然俯身,在地上捡起了一张小照片。这是一张泛黄的老照片,是刚才打斗之间,从我破损的外套口袋里调出来的。照片上一个花白短发,右边脖子有颗大痣的矮小老妇人正露出慈祥的微笑。

    “你说的亲人就是她吧。这是谁?你就这么恋老,把一个老太婆的照片贴身带着?”

    “混蛋!快把我的奶奶的照片还给我!”我听他语气中带着蔑视他人情感的味道,顿时怒不可抑,又一个盘子朝他脸上扔去。

    他挥刀把盘子劈开,破碎的瓷片却在他脸上刮了一条血痕。这下我就彻底激怒他了,他把照片往口袋里一揣,脸上凶光又露,刀又一次朝我劈来。如果说刚才他还有两分犹豫只想擒住我再说,此刻他就是下了杀手了。

    “和你多说无益!八月十五马上就要到了,我必须去帮助周净,不能再耽搁!把你的贱命拿来,让我出去!”

    看来,东宗在八月十五肯定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事,使得张雨轩宁可杀人,宁可暂时失去神器的消息,也必须要离开这里。我看见冰冷的刀锋直直向我胸口袭来,本能地侧身闪过,可谁知小腿一阵痛麻,整个人就半跪了下来。

    我知道,小腿处的伤已经到了极限。刚才的包扎扎得太久,已经阻断了正常血液流通。若不能尽快把伤口树枝拔出来并做消毒处理,我的腿很可能就要废了。

    而此时张雨轩的另一刀又劈了过来。

    眼见刀光寒影,我半跪于地,已是避无可避。就在我感到绝望的那一刹那,突然一条灰紫色的身影从一侧跃出,一个身材苗条的女子咯咯娇笑着,一下挡在了张雨轩刀前。不,严格来说,她可以说是一下扑到了张雨轩身上。

    “雨轩?怎么半夜这么noisy?”女人修长的手指点着嘴唇,媚笑看着张雨轩,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酒气,似乎是喝醉了。

    刚才我听张雨轩说过,现在被困在这鬼屋里的,除了他以外,还有几个乘旅游巴士路过八角山的普通人。据说他们所乘的巴士一进八角山就遇到了车祸,车辆发生了侧翻,车上的乘客都受了伤。山里信号不好,为了尽快找到救援,而当时几个受伤不重的游客便下车步行,想去附近的村庄找人求救。然而这几个人半路上却遇到了浓雾,走进了这间鬼屋,想尽了办法却再也没能出去。

    据张雨轩所说,这群人里有个漂亮的外国女游客,年纪不轻却很爱胡闹。每日总是醉酒捣乱不说,似乎还看上了他,终日骚扰纠缠于他。

    现在看来,张雨轩所说的就是眼前这人了。

    透过客厅的灯光,我看见这女子身穿淡蓝紫色及膝外套,收腰的灰色衬衣和平整的米色长裤,有着一头瀑布般的薄藤色长发。她的皮肤极白,鼻子高挺,嘴唇纤薄,一双大眼明亮而又剔透,如同冬日倒影在湖面上的晨光。

    这无疑是一个极美的女人,但她的缺陷也是一目了然的,那便是她的年纪。虽然化了妆,遮蔽了斑纹,增补了面部的血色,但依旧能看出,她已经不很年轻,起码有个三十五六岁了。

    只是她的行为却完全不像一个已过三十的中年女人,反而像个半夜醉酒的小姑娘。只见她松开张雨轩,轻盈地转了个圈,一抬手,昂首喝了一口酒。我注意到,她手上拿的竟然是一瓶高酒精度的绿魔骷髅头苦艾酒。好家伙,喝的是这样的东西,怪不得神志不清,全身都是酒气了。

    而她此刻也注意到了我。四目相对,我看见她那双灵活的大眼睛在我身上扫过,接着,放射出难以形容的光芒。【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