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外国女人

    “你……”那外国女人一下跳到我身前,发亮的眼睛在我已经衣物破损,近乎**的身体上下扫动,还伸出手抚摸我的脸,极为愉悦地对我说道,“果然,在这里能……”

    “女人,别碰我。”我心念一转,却淡漠地一把抓住她的手,用力甩开,“素不相识的,保持距离。”

    这外国徐娘原是一脸自恋的模样,哪想到竟会被我冷漠对待,只见她脸色微变,但下一秒,她又恢复了镇定,脸上重现绽放神秘的微笑。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我都明白了。那就让我来狠狠地疼爱you吧!”她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恶狠狠地一把推倒我。

    我此刻小腿麻木,无法抵抗,被她一推肩膀,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我急忙使眼色让张雨轩帮我支开这突然跑出来胡闹的女人,可张雨轩却出现了一种看戏的表情,反而退开了两步,似乎是想看看这外国徐娘怎么治我。

    一看见张雨轩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我顿时心都凉了。对男人来说,被女人欺负是奇耻大辱,比别的折磨更让人难以接受。这小子作壁上观,是想看看我现在这副虚弱的模样,会被一个女人羞辱成什么样子。

    我明白了这点,但却无计可施。与此同时,外国女人竟一手按在了我小腿的伤口上。

    “啊!”伤口被触碰,我破口大叫。

    而下一秒,那女人的行为却更让人发指。只见她竟狂笑着,一把撕开了我包扎小腿伤处的布条,然后酒瓶一斜,清绿色的烈酒倾泻而出,全都倒在了我的伤口上。

    “啊!啊!”

    在烈酒的刺激下,钻心的剧痛让我额头脖颈都沁出了丝丝冷汗,而我却已经无力反抗。我用应该很可怜的眼神看向那外国女人,她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懒洋洋的,耐人寻味的笑意。

    在我几乎要痛晕的一刹那,我竟领悟了她的意思。

    “天哪,你!”

    然而我叫得太迟了。就在我话音刚开口时,那女人已经一手伸向我的小腿,飞快地扯出了那根插在我腿上的树枝。

    鲜血几乎是喷涌而出的。而我最后的哀吟则显得很是无力。

    “啊……”

    我就这么哼了一声。眼角余光扫到张雨轩漠不关心的眼光,我整个人便彻底昏迷了过去。

    好热,好热啊。我感觉到自己额头发烫,似乎是伤口感染了,在发热。

    烧,接下来是不停的高烧。

    难受,真的非常难受。我都不敢去想我的腿,我害怕自己会变成一个废人。

    恍恍惚惚中,我梦见了奶奶。我似乎感受到她悄悄来到我的身边,一汤匙一汤匙给我喂药,用温凉的手抚摸我的身体,用清水清洁我的伤口,用湿润的毛巾擦拭我的肌肤。

    我感觉到有冰冰凉的冰袋放在我的额头上,等冰袋被我捂热了又取了下来。一次又一次。

    然后又有人抱起我,把我拖到一个凉爽的地方。

    但是当我被腿上的疼痛刺激,睁开双眼时,自己身边却空无一人。我发现自己如同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随意扔在水泥地面上。

    我被关在一个黑暗的大屋子里。这屋子看上去像是一间地下室,屋里有几根大柱子,没有窗户,只有一扇上锁的门。整个屋只有靠近门处有一盏昏暗积尘的白炽灯,照亮着这偌大的空间。通过那晦暗的光,隐约能看见房子的角落里堆放着一堆储藏东西的木桶,和若干大柜子。

    看起来,这像是那幢鬼宅的地下室。张雨轩他竟把我扔到这地方来了。

    小腿倒是包扎好了,但它似乎已经麻木,没有任何知觉。我有些害怕地坐起身,然而当我的腿稍稍移动,那锥心刺骨的剧痛便一下袭来。

    “啊!”我不禁高声呻吟。

    我这么呻吟了不一会儿,小黑屋的门便打开了,穿着淡蓝紫衣服的外国女人提着一盏油灯,像幽灵一样轻盈地潜了进来。在灯光照耀下,她的头发精致地盘起,发上一根锐利的银簪闪闪发光,分外好看。

    银簪闪耀下,冷口冷面的张雨轩就跟在她的身后。

    “你们来干什么?”我看见这两人同行,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

    “当然是来……继续疼爱你啊。Honey~”外国女人娇笑着,不怀好意地蹲下身,手浮在我的小腿伤上10厘米的地方,“伤口舒服么?想不想,更舒服一点?”

    她说完,纤纤玉指按上了我的伤口。

    “啊!又来?疼……疼……”我当即大喊了起来,“你……你,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帮助我love的人,套取秘密啊。”女人用一副天真呆萌的样子看着我,漂亮的手指像弹琴一样拂过我的伤口,“雨轩,你希望问他什么,赶快问吧。”

    听了这话,我明白了。看来是张雨轩冷静过后,觉得应该要先逼问出神器的所在,然后再杀了我,于是选择便和这女人合作,利用她从我口中套取秘密。

    “滚!”我突然怒吼了起来,一把捏住女人的手把她拉到我的面前,从她的头上拽下那根银发簪,接着猛地推开她骂道,“你们要逼我,那我就只能自尽。神器的秘密也就跟着我下九泉吧。”

    银簪的一端锋利异常,我用它顶着自己的喉咙,决绝地看着眼前的两人。

    “你!不识好歹!雨轩,帮我教训他!”披头散发的女人一下怒了,叉着腰指挥张雨轩帮她出头。

    可张雨轩只是漠不关心地对她看了一眼,就转身离开。

    那女人一见这样,气得跺了跺脚,赶紧追上张雨轩。走的时候,她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故意大声地说道。

    “雨轩,我失败了,但你不要生气嘛。我现在去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金黄烧鸡,香菇排骨,翠炒芥蓝,花旗参乌鸡汤……你想吃哪些?”

    张雨轩没有回答,而我则在背后继续怒骂。随着我的怒骂声,这间屋子的大门再次关上,并从外面传来了上锁的声音。

    屋子回复静寂,我也是无力地倒了下来。

    虽然,我心里藏着几个秘密未曾说出,现在也不算失了优势。但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没吃没喝,又听那女人平白无故说什么烧鸡排骨参汤……把我肚子里的馋虫彻底激发了起来。我当场就摊在了地上,一边伴随着咕咕叫的肠胃,一边呻吟了起来。

    就在此时,屋里突然传来了一把低低的,嘶哑的声音。

    “装,你继续装。”

    这声音不尖不细,但在阴暗的房间深处传出,却着实吓了我一跳。我转过头,发现原来在房间深处的角落里,一直蹲着一个人。【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