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惊人的巧合

    这声音不尖不细,但在阴暗的房间深处传出,却着实吓了我一跳。我转过头,发现原来在房间深处的角落里,一直蹲着一个人。

    那人手长脚长,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身穿白色衬衣黑色长裤,戴着方框眼镜。他身材颇为壮实,双眼炯炯有神,因而模样斯文但却不显得柔弱。

    “你是谁?”我坐了起来,转向他问道,“你也是被张雨轩和那个女人关在这里的么?”

    在张雨轩来到这鬼屋前,鬼屋就已经困住了一部分坐旅游巴士误打误撞进入这鬼屋的人。听张雨轩提起过,这堆人中有一个很讨厌驱鬼人,总是辱骂和干扰他,于是这人就被他关了起来。现在想来,黑暗中的高大男子,应该就是此人。

    当时我听张雨轩说这事时只是一带而过,并未太过关心。没想到现在我也被关在了地下室,看到同病相怜的人,我当即感到有些亲切,用手作脚地爬了过去。可对方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什么‘也’?别跟我装蒜。”高大男冷哼了一句,“你别以为那女人假意折磨你一下,我就会信你,把你当朋友了。没门!你们这群混蛋,想逼我就范,把秘密都告诉你们,没门!”

    听这男子这么一说,我想到了什么,心中一凛。可是随即,我心中又产生了一种淡淡的同情。

    他不可能知道我心中的秘密,他这么排斥我,估计是因为他被张雨轩关在这里很久,对人都产生了戒心。一想到这,我的脸上立刻堆出了微笑,用之前和张雨轩套近乎的方式向这男人套话。按我猜测,他讨厌的应该只是驱鬼人,而我只要以平常人的言语去接近他,就能让他消去敌意,向我透露真言。

    然而,不管我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份,怎么痛骂张雨轩他们,怎么和驱鬼人撇清关系,那高大男人都是对我冷口冷面,警惕之意全不消溶,也绝不肯多透露半点和他相关的信息。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由始至终对我敌意不消?我心中纳闷了半响,突然一个激灵,意识到了什么。

    “喂,你是不是认得我这张脸?”

    只有这种可能了。我心想。只有可能他原本就认得我,或者认得小简爷,才会认定我和张雨轩他们是一伙的。

    果不其然,我刚说完这句,那男人就哼了一下,站起身朝我扑来。我吓了一跳,但苦于腿部受伤,无法移动。而他直接就跑了上来,一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在昏暗的灯光下,他的面容扭曲,眼神中迸发出巨大的愤怒与憎恨。

    “终于肯承认了啊?你们这些神棍!绑票的杀人犯!尤其是你!”他恶狠狠地对我说道,“你这家伙毁了我一生,现在是时候还债了!”

    这变故来得太突然,我脑子全是懵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我怎么就毁了你一生了?咳咳……”我对他的指责感到迷惑不解,一边反抗一边问道,“你好歹给我把话说清楚,再……”

    “如果不是你搞出了调包案,我怎么会被人当成疯子!怎么会丢掉工作!你这个人渣想收买我,收买不成又污蔑我,把我关进精神病院!都是你害的!”

    听到这男人连珠炮似的批驳,我瞪大了眼睛。

    天哪,我竟然知道这是谁。

    天哪,世界上竟会有这样的巧事。

    原来眼前的这位,就是我一直想找的,对解开我的身份之谜至关重要的那个陪护A先生!他竟也会出现在这个神秘的雾中鬼屋里!

    说起这身份之谜,我立刻便是感慨万千……一切的谜团,都来自于植物人胡寻被送往市心医院的那个夜晚……

    在数十日前,一个夏风阵阵,月黑星稀的夜晚,某山区的疗养院接到了一封来自市心医院的病人转院通知。由于通知紧急,疗养院派了一位医生和一个陪护,连夜把病人送往市心市。然而在护送过程中,出事了。

    据说,陪护A先生发现有人跟踪,就在车辆在服务区休息的时候留心了一下。结果在司机和B医生休息的时候,他发现运送病人的救护车被人偷偷开走了。他打电话报告了医院,并立刻进行了追踪,最后在一个山崖边缘发现了空无一人的救护车。他当即返回,而当他回到服务区时,却惊讶地发现救护车已经开了回来,而病人也安然躺在车里。此时他打出了第二个电话报告情况。

    A先生认定,救护车曾被劫匪开走又再次开了回来,车上的病人也被调包了。

    可是,A先生两次打电话报告的时间,只间隔21分钟。而距离服务区最近的山崖,走一个来回起码得两个小时。A先生所说的他曾经来回山崖的说法,与实际所用的时间产生了矛盾。

    于是众人一致认定陪护A先生疯了,出现了幻觉。这场争执,最终以A先生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而告终……而这次事件的其他相关人员,都离职的离职,移民的移民,再也难以联系上了。

    这个A先生,毫无疑问,是我的身份之谜里至关重要的一个人物。一知道眼前这人就是他,我的心跳便加快了速度。

    只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机缘,让他也来到八角山,并和我一起困在这浓雾中的鬼屋里?

    世界上没有过分的巧合,如果出现了,那就意味着这些看似毫无关联的事物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的灵台突然一片清明,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力量,我握紧刚才从外国女人处抢来的发簪,猛地往A先生手上一刺。趁他吃痛后仰的瞬间,我一拳猛地打向他的鼻梁,直打得他鼻血猛喷。再接着,我一个挺身坐起,伸手把他往地上一按,左手压住他肩膀不让他移动,右手握着尖锐的发簪,用发簪抵在他的眉毛上,逼迫他不要轻易移动。

    这套攻击一气呵成,A先生身材虽比我高大,但他性格莽直,招数远没有我这般灵巧,于是在我几下手脚之下,便被制服在地。或许是想不到我一这副病蔫蔫的样子打起架来居然可以这么恶狠,A先生也是吓得一愣,说不出话来。

    我也不愿等他回过神,便不等他开口,立马说道。

    “现在你的眼睛在我手里,不想变瞎子的话,你就好好听清我的问题,照实回答,不然我就让你双目失明!”我恐吓道,“来,你告诉我,你说你被人诬陷关进了精神病院,可为什么你现在出现在这里?”【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