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上吊的老妇人

    听到小言哥又一次提起上吊的人,还说那上吊者是个年老的女人,我的心突然涌起一阵烦躁不安。好端端的,言无调突然说这个干啥?

    透过窗帘偷偷往外看,只见他正在喃喃自语。

    “那个上吊的女人是死在哪的呢?我有点记不起来了。疑?好像就是这间屋子!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白影飘过,啊,好像就是她!”

    我这才反应过来。

    原来,他是假装见鬼了,想吓跑那女人。一般人都是怕鬼的,尤其是女性,往往更胆小,他现在提起这屋里有人上过吊的事,一般人很容易被吓退,而我们也就能从窗帘后出来了。

    然而,没想到这女人完全不吃这一套,听到言无调说得起劲,那外国女人却咯咯娇笑了起来。

    “你说什么呢?以为说说什么老女鬼,吊死鬼,就能吓跑我了吗?太naive了。”她反客为主,一把牵起言无调的手,把他拖出屋外,“而且有鬼,更是要有男人陪在身边,我才安心啊,小哥哥,你陪着me吧。”

    她说完,轻盈地拉着言无调走出了卧室。

    嘿,这女人,还真不好对付。我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看他们走远,示意A先生扶着我离开卧室,去这别墅里其他房间也看看。

    卧室旁是客房和棋牌室,门都开着,一眼望去没什么东西,我也并不在意。二楼尽头是一间没靠近就能闻到腥气的屋子,从屋里隐隐透出言无调的话声和女人的笑声。我向A先生使了个眼色,让他扶着我,躲在那房间的门旁。A先生虽然不乐意,但还是照办了。我偷偷往门里望去,只见这是一间放置了许多水族箱的房间,那外国女人正拉着言无调,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笑话,一边在赏鱼。

    此时这鬼屋的时间是清晨。虚假的阳光从房屋的玻璃透进来,显得这放鱼缸的房间更是光怪陆离,奇妙万分。

    据说这里居住的那位男明星喜欢吃鱼也喜欢养鱼,他所住的别墅里专门有一间房间放大小鱼缸,供他每天观赏。这是一间朝南的房间,采光很好。屋里刷着白墙,贴墙放置着两个一米半长的大缸,一个养着五彩缤纷的锦鲤,一个养着色彩鲜艳又种类繁多的热带小鱼。此外还有几个较小的水族箱,都安装着灯和给养调温的支援系统,里面的各类水生生物在缸中摇曳生姿,甚是好看。

    我记忆中好像听过传闻,说男明星建这栋别墅的时候,在挖宅基的时候挖出过一个大蛤蜊,数了数蛤蜊上的纹路,竟似有几百上千年,后来便养了起来。但我偷窥着个屋子,看到了大大小小许多的水族箱,却没有看到有哪个箱子里养了这么一个东西。

    这时,只见那女人拉着言无调走到了房间一角。在靠着墙角边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圆形鱼缸里没有水,已经干了。那水族箱里东西也不多,只放着几块有些石头,上面沾着几个褪色了的珊瑚,除此以外别无其他。

    “咦,这缸水里没有水,可是有什么古怪么?”女人指着这个水族箱娇笑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言无调笑道,“你不知道搞水族箱是多麻烦的事吧,稍微一点营养不平衡,水质不干净,整缸鱼就死了,就得抽干了水,翻缸重来。所以喜欢养鱼的人家里有空缸,正常得很。”

    “原来如此。”听他这么说,女人便不再追问,只嘻嘻哈哈地拉着他继续说笑,“说到鱼缸,小言boy,我给你说个网上看到的,很火的笑话……汤姆是个活泼的少年,他生活在一间大屋子里,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后来有一天,他们家保姆一声尖叫,客厅传来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汤姆就死了,你猜是为什么?答案是,汤姆是一条金鱼!保姆打碎了鱼缸,汤姆掉在地上就死了。哈哈哈哈。”

    面对外国女人的冷笑话,言无调露出痛苦的表情。

    “这个故事很有趣是不是,我再和你说一个。”女人拍掌笑道,“珍妮半夜起来找东西吃,结果走到冰箱前,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珍妮就死了。你猜是为什么?其实,珍妮是只蟑螂!她被女主人用拖鞋打死了!”

    言无调露出痛不欲生的表情。我和A先生在门后开了,差点忍不住就要笑出声来。

    “那个,美女,我的脖子突然有点疼……咳咳。”言无调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What?是喉咙不舒服吗?”外国女人弯下腰问道。

    “不,我是……刚才觉得脖子一凉。”言无调逼真地说道,然后又突然尖叫了一声,“啊!什么,什么东西!”

    他好像鬼上身了一样,一下跳开,“谁,谁在碰我!别过来,别过来!”

    言无调双手在空中挥舞,好像在抵御着什么。他神色惊慌,似乎真的好像很害怕。

    “你又怎么了啊?”外国女人皱起了眉头,在旁边叉着腰看着他,“这房间里就你和我,什么人都没有啊。”

    “不,刚才,就在刚才,有一双冰冰凉的手狠狠地掐了我的脖子一下。”言无调面无血色地看着前方,大声喊道,“你没看到吗?就是那个上吊的女人!我刚才看到她了!花白的短发,满是皱纹的脸!还一直在喊着什么东西……啊啊!”

    言无调凄厉地大叫了起来。

    他这次表现得相当真实,就连A先生都有点拿不准了。站在他身边,我看见他的神情明显露出了关切。而我虽然依旧看出言无调是在吓唬外国女人,可听着他几次聊天,再三提到上吊的女人,这次又说出那位上吊的妇人有着“花白的短发,脸上的皱纹”时,我想到了什么,内心也是一沉

    那边那女人看着言无调,皱起了眉头。

    “咦……讨厌。你演戏也不用演得这么真吧?”外国女人听他这么说,皱起了眉头,缩了缩肩膀,“You要不想我陪在你身边,就直说好了。哼。”

    她说完,撇了撇嘴,跑出了房间。我和A先生赶紧躲到旁边的屋子,看她跑开才重新走出来。

    “喂,小言哥你没事吧?”A先生关心地跑上前问道,“刚才你真见鬼了?还是装出来吓她的?”

    “他是装的。”我代替言无调解释,但却用更严肃的神情看向他,说道,“但是你刚才说,你在这屋里看到过一个花白短发,满脸皱纹的老妇人,这是真的吗?你当时看到的上吊的女人,难道就长这副模样?”

    “是啊。”言无调说道,“你怎么突然好奇这个?”

    “你别管我,你只给我具体描述下那个女人!我只想知道那个老妇人长什么模样!”我突然有些焦躁起来,拉着言无调急切地问。【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