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那个东西

    这个女人的想法,真是让人捉摸不透。我看着她的眼睛,思索了片刻,接着,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

    “那……如果你真的不讨厌我,你能给我点好吃的吗?我是真的饿了。”

    看见我这明显讨好的模样,我听见房间深处A先生呸了一声。而外国女人的嘴角又上扬了两分。

    “好,我给你。”她说完,从地下室铁窗缝隙里,丢了两个塑料袋进来。一个塑料袋软塌塌,油腻腻的,似乎是装了一坨米粉一类的东西,看上去有点像屎,有点恶心。另一个塑料袋里则放了两个硬邦邦的包子。

    “好啦,我亲爱的小帅哥,快吃吧,这是赏你的东西,里面全是我的心意。相信你吃了以后,就都明白了。”

    她说完,哈哈一笑,拿起装满食物的食盒就飘然而去。A先生哼了一声,走上前拿起地上那个装着冷包子的塑料袋,朝我说道。

    “嘿,叫你和那女人卖萌。可是顶啥用呢?她还不是只给我们两袋垃圾?”

    他说完,朝那袋看上去很恶心的米粉扫了一眼,拿起包子缩到角落就开始吃。我却像宝贝一样捧起那装着米粉的塑料袋,小心翼翼地吃了起来。

    “没……没事的。”我说道,“晚点,等言无调来找我们,一切便好了。”

    然而“晚点”言无调也没有出现。我眼光光地盯着地下室的大门,一直等到早晨六点的钟声响起,直到我忍不住昏昏沉沉地睡去,言无调都没有来。

    第二天的夜晚,依旧如此。我们没有等来言无调,却等来了张雨轩和那外国女人。

    外国女人带了一些纱布和消炎药帮我处理腿上的伤,张雨轩则是来威胁我说出隐藏神器的地点的。

    “我们被白书人追杀,神器被我埋在八角山的某处”本来就是个随口说出的谎言。现在我为了保命,自然不能透露真相,于是一口咬死了就是不说。

    张雨轩见恐吓了我半天没有结果,就示意外国女人在给我包扎的时候折磨我。我不停哇哇乱叫,大喊疼痛,就这么折腾了半响。

    在伤口包扎好了之后,我忍不住了,假装随意地问起了言无调的状况。我想知道,他为什么没有来。

    “你说他啊。”外国女人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你还是别多问的好,嘻嘻。疑?你怎么知道这屋里有这么个人?你为什么问他的事?”

    “没……没什么。”我敷衍着,没有回答。

    身后却听见A先生重重叹了口气。他心中肯是在暗叫不好,因为他知道言无调很可能出事了。

    这一天,外国女人给我们带的依旧是奇怪的食物。我吃的是泡成一团的米饭,而A先生依旧吃的是冷包子。

    到第三第四,一切如昨。言无调还是没来,而外国女人给我们送的食物也还是那么奇怪。

    A先生这日虽然仍是抢走了包子,但他看向我的眼神中逐渐有了怜悯。

    “傻小子,死心吧,我觉得言无调是来不了的了。”

    “什么意思?”

    “照我看,那天晚上我们上去的事十有**是被张雨轩发现了。他因此挟持了小言哥,不再让他来看我们了。”他叹了口气,然后一拳重重打向墙壁,“唉,妈的,那个东西的所在我之前都告诉言无调了,估计这会张雨轩也逼他说出来了。可恶。”

    “那样东西?”听了A先生的话,我敏感地捕捉到了什么。我忽然想到,刚遇见A先生的时候,他话里嘴边,一直在嘟囔着一句有些奇怪的话——“有人想逼他说出那个东西的所在”。

    这件让张雨轩都想要的宝物是什么?

    我便忍不住问了出来。

    “说起来,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你知道一个重要的宝物的所在,而张雨轩也一直在逼你说出来。”我靠近A先生说道,“你刚才的说的,难道就是这件东西?”

    听我提起这个,A先生回过头,眼神突然警惕了起来,和他之前鲁莽粗犷的模样不一样。看来,这是他内心极其在意的一件事,所以才会态度如此不同。不过过了片刻,他的眼神和缓了,开始说道,

    “是的。你猜的没错,我确实知道一件宝物的所在,而这一点,张雨轩一直想从我口中套出来。本来这件事我不想告诉你的,不过看来这秘密十有**是守不住了,我也就告诉你吧。”

    他说着,顿了一顿,然后道,

    “其实这件东西也没什么稀奇,就是那天把植物人送去市心医院,你偷开走救护车的那天,我在这八角山浓雾里发现的一张奇怪的符纸。当时我看见救护车附近的树下有张黄纸,上面写满了奇怪的字,感觉很好奇,就顺手捡了起来,放在口袋里。说来也奇怪,那次好像也是因为我有了这件东西,所以我虽在迷雾中耽搁了许久,但却没有被卷进鬼屋里来。这符纸我后来放在老家旧宅的衣柜底了,其后我被关进精神病院,有几个神棍来问过我,我一概说不知。但是我也因此知道,这符纸不简单,是件宝贝。”

    “而这点张雨轩也知道,所以当你们在这鬼屋相遇后,他有向你要过?”

    “是啊,我没告诉他在哪里,还骂了他一顿。三言两语之间,我们就吵了起来,后来还动了手。我打架也不比他输多少,但他会控制尸体和我打,等于三打一,于是我就败下阵来,被他关进这里。那张纸的所在我没告诉任何人,只是透露了给言无调那东西在我老家,如果他被张雨轩抓了的话,估计这事张雨轩也从他口中逼问出来了。而我老家就是个两室的小平房,他们搜一下很容易就搜到了,唉。”

    “原来如此,我都明白了。”

    我叹了口气,靠在地下室的一角继续休息了起来。

    现在的形势看来,言无调是不会来放我们走的了。如果没有言无调的帮助,我便没有办法离开地下室继续调查了。那未来的我们会怎样呢?难道就一直被困在这里?

    情况就这么继续了下去。我在地下室门口等了整整七天,都一直没有等到言无调。

    腿上的伤经过两次换药已经渐渐好转,而张雨轩他们对我的威逼折磨也越来越厉害。有时候是辱骂,有时候,有时候是击打我的伤口,当然,这些事张雨轩都不会亲自动手,基本上都是委托那个外国女人做的。

    想来,对他这种高手来说,折磨我这种人是脏了他的手,他也不屑于去干。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了下去。

    我就这么等啊等,熬啊熬,就在我内心感到绝望,已经渐渐不相信言无调会出现的一个深夜,言无调却再次如幽灵般出现在地下室。【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