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我为牺牲

    要刺破我的心脏,取出我那带着浓厚通灵血统的血液,让张雨轩画阵做法,用这种最残酷的法术,在这浓雾中破开一条血路,让大家离开。

    如果我不牺牲,所有人都会困死在这里,包括我自己。

    如果我牺牲,其他人能活下去。

    这是唯一剩下的,稳赚不赔的回答。

    只有我去牺牲,才能达到happy ending。

    因为我是那个无关紧要的人。

    我伤友,欺尊,薄情,无智。

    我对黑围巾,对猫叔他们,对东宗宗主夫妇,对小洁等红颜知己,对这个世界……都是伤害居多。

    我是那个应该消失的人。

    “我明白了……”我重重地叹了口气,捂住依旧有些疼痛的眼睛,走向张雨轩说道,“我活着,大抵也没用了。还不如,还不如把这条命给你,成为血祭的祭品,让你杀出一条血路带他们出去……神器的所在我也告诉你,只盼你能尽快出去,帮助周净他们。”

    我说着,贴着张雨轩的耳朵轻轻地说道,“神器埋藏的地方,就在……八角山云间崖那块往西两百米的那排槐树中,第三棵的树下。我在树根处做了一个三角形的标记,相信你一定能找到。”

    这番话说完,我脸上再次露出了微笑。

    “这样一来,一切就都了结了。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让我洗个澡,吃一次饭,干干净净地去死。”

    张雨轩当然如我所愿。

    对于一个将死的人的要求,相信没什么人会拒绝。

    我被单独关在了别墅三楼带浴室的一间客房里,这间客房据说之前是那外国女人住的,她现在听说我要死了,便让了出来。在那堪称豪华的浴缸中,我清洗了自己这近十天没好好洗过澡,满是老泥污垢的身体,换上了屋里找来的一件白色套装,静静躺在客房的床上。

    客房的装扮雅致,房中的檀香静静燃烧着,发出使人舒缓的香气。松木大床,米白色复古的厚厚床纱,亚麻质地清爽的床铺,让人昏昏欲睡。

    时间还早,张雨轩说,要到夜晚才是适合做法的时间,于是我被单独锁在屋里,而其他人也都纷纷回到自己房间熟睡。

    对于我的牺牲请求,没有一个人制止。

    虽说这请求我完全不后悔,可是多多少少,还是希望能看到一点来自他人的怜惜。没想到连这都没有,看来我的存在还真是有几分多余。

    想到这点,躺在床上的我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

    “马上就要被献祭了,你还能笑得出来,还真是个奇怪的孩子。”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淡灰紫色的身影轻盈地飘进屋来。

    熹微的光从窗外投入,照在这个外国女人的身上。她肤白胜雪,一双白瓷一般的手,托着一个放满各种精致小菜的大托盘。这托盘上的食物少说有十余碗,有香菇排骨,黄金鸡腿,蒜蓉菜花,清炒芥蓝,酸汤鱼片,粉丝扇贝,佛跳墙,星洲米粉等等主食和正菜,更有芸豆豆沙卷,绿茶蒸糕,黄油曲奇等小点心。每一碗都不大,但却种类繁多,香气四溢。

    “这么多好吃的,还真是不错。”我立马跳了起来,走上前就是一顿狼吞虎咽。好些日子没有正经吃过饭了,这些食物每样都分外香甜。只可惜,每一盘都小了些,东西少了些。

    我在吃饭的时候,那外国女人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我,微笑着一言不发。等我吃完了,我一抹嘴,对她说道,“东西不错,都是我最爱吃的,就是量不够。你去给我再每样来一点吧。”

    “这些食物虽然是不错,不过你却不能再吃了。”那女人突然咯咯邪笑了起来,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瓶浑浊的米色液体,递给我,“接下来你要吃的是这个。”

    我接过她手中的瓶子,喝了一口,发现是茯苓浓缩液,又涩又稠,难喝极了。我皱着眉头一干而净,叹道。

    “怎么了?难道到这个份上,你还要和我开玩笑么?我已经几乎一无所有了。”我看着她,鼻子有点酸酸地问道。

    “当然了。晚些我还要用针扎你,用火灸你,再慢慢折磨你呢。”女人咯咯笑着,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我的锁骨,意味深长地说道,“不过,现在先跟我来吧。我让你看点东西。”

    她说完,反手锁上了房间的门,拉着我走向了卧室的床。

    如果不是多多少少了解眼前这个人,我几乎以为等会要发生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然而,女人却俯下了身,一下钻到了床底。我低下头去看,发现她在床底下拨弄开了什么东西,紧接着,一块木制地板被推开,又一条暗道出现在眼前。

    “什么都不要问,现在静悄悄地跟着我来。”

    她说着,慢慢缩进了那暗道中。

    看着眼前的变故,我知道这个女人此时是特意来找我的。

    这里面必定有故事。

    我心知我即将看到一些很不寻常的东西,于是也不动声色,跟着钻进了床底,跟随着她走进了那暗道。

    这是一条和连接男明星卧室与地下室的暗道类似的通道。看来传闻说得没错,这人很喜欢机关暗道之类的东西,在这别墅里到处都是密道。这条通道下行,内部很黑而且狭窄,一不小心就会撞到那满是灰尘的墙壁。我潜意识里有些不安,伸出手就拉住了女人的手。她握住我没有甩开,带着我走到了一个稍微宽敞的地方,停了下来。

    接着,她在此处的上方摸索着,接着以很轻很轻的手法,拉开了一块翻板的一条缝,然后示意我认真听。

    从翻板的缝隙里,我听见张雨轩和言无调的声音正一丝丝地传过来!我微微一惊,突然想起,之前在这鬼屋里,张雨轩住在二楼。而估算下我们刚才走的距离,确实是差不多下了两楼,来到了张雨轩房间的底下。

    这个时候了,张雨轩他不睡觉或者作晚上血祭的准备,在这里和言无调讨论什么?【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