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阴私记档

    “你……你觉得那是我?”

    “我当时并不确定是不是你。但是,那个身影,那个身手,不管怎样都像你的模样。当然这影子一闪而过,而老宅内外也没有外人暴力闯入的痕迹,于是我并未留意。只是……”张雨轩叹了口气,“只是第二天宗主突然找到了我,说库房丢失了几件古董,问我有没有看到可疑人员。”

    “你想起那天晚上看到的人影了……是吗?”周旦问道,“于是你报告了爷爷?”

    “我确实很想报告。”张雨轩淡淡地说道,“只不过,我知道自从二爷和你的两个弟弟出事了以后,你家经济状况就不好,或许你偷入库房是有难言之隐。再加上你是周家人,我一个外人不方便在这件事上说出你的名来,于是就装作不知。”

    “原来如此。”周旦似乎松了口气,又长叹了一声,“我还真道我偷进库房万无一失呢,原来还是被发现了。这么说来,还是多谢你一直替我保全颜面。刚才是我太着急了,平时总看你不爱说话,闷葫芦似的,就怀疑你藏私……”

    听这语气,感觉周旦的语气缓和了下来,不再打算逼问张雨轩了。我正想着周旦是不是会就此离开张雨轩的房间?忽然却听到张雨轩发出了一声闷哼,紧接着,一下重重的击打声传了过来,楼上变故突生。

    “你干什么……”一声砰的声音响起,似乎是张雨轩倒在了地上,只听见他声音嘶哑地说道,“你……你要对付我?”

    他的声音充满了惊讶,显然他不相信周旦竟然会对他出手。

    “是啊,你知道得太多了。我留不了你。”周旦的声音又冷酷无情了起来,“这种简单的道理,张家小哥,你不需要我再跟你解释吧。”

    “可是如果没有我的话,就没有办法血祭胡寻,这个鬼屋你可出不去……”

    “血驱是你特有的驱鬼能力,这没有错。”周旦笑了一笑道,“但不要忘了,我是周家和林家通婚生下的子孙啊。林家的驱鬼能力是什么,你不记得了么?”

    林家的驱鬼能力?我在地板下听得有些茫然。林家人我只认识林仙容和林夫人,林仙容据说驱鬼能力薄弱,而林夫人我则没听人提起过她有什么能力。身旁的女人似乎知道我的疑惑,在手机上快速地打了几行字,递给我看:

    “林家的驱鬼能力是偷儿。他们家族的人,可以通过某种奇怪的仪式,让旁人的能力暂时转移到自己身上。”

    看来这外国女人,跟张雨轩和周旦被困在这屋里这么久,每日骚扰他俩,倒也打听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只是,林家的驱鬼能力是偷儿?这是不是说明,他可以偷张雨轩的能力暂时一用。想到这里我微微一愣,心叫不好。果然,楼上周张两人的对话已经说出了我的猜测:

    “你,难道你偷偷地……”

    “是啊。我借用了一下你的能力。至于血祭嘛,只要牺牲一个驱鬼人就可以了。不杀那小子,杀你也是可以的。”周旦冷笑道,“其实我本来不想走到这一步的。不过你一来不肯告诉神器的具体地点,二来你发现了我的秘密。那就没办法了。我只能选择用你来血祭,然后亲自逼着那小子带着我去找神器了。”

    听见周旦要杀掉张雨轩,然后找我,我和奶奶都是一惊,张雨轩似乎也愣住了。

    “你的意思是,你要杀了我?就因为我那天看见你了?”张雨轩道,“可是你完全没必要做到这一步。你只要不纠缠我,我就不会告诉宗主那天的事情。何况就算让宗主知道你偷了几件自己家的东西,那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何必……”

    “不是什么大事?”周旦冷笑了一下,“如果你知道我偷的是《阴私记档》的密码簿,大约也就不会这么说了吧。”

    “你?你竟然偷了这个?”张雨轩的语气比刚才还要激动,“你疯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雨轩性格内向,不喜多言,今天偷听的对话中,他对周旦一直是带着三分隐忍的。哪怕被周旦偷袭后,他的气势也没有太大的变化。而此时,他的声音却颤抖了。我和奶奶面面相觑,心想,这《阴私记档》究竟是什么,能让张雨轩这么震惊害怕?难道是什么神妙的法器,或者宝物么?

    楼上拳脚碰撞声,桌椅翻倒声不断。似乎是张雨轩突然拼尽全力对周旦进行攻击,一时拳脚呼呼,打斗声此起彼伏。

    而一阵响动过后,一切恢复了平静,只听见周旦说道。

    “好了。你拳脚虽然不错,但我也不差。你又中了麻药,还是好好听我的,坐着别动吧。”

    是周旦取得了胜利。而张雨轩却依旧在嘶吼着。

    “究竟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这样的事?”张雨轩喊道,“你知不知道《阴私记档》是东宗存在的基础?你可知这东西泄露出去,会毁掉整个东宗?”

    “《阴私记档》,不是神器,也算不上什么宝物。只不过是一本本牛皮本子罢了。但它却是东宗所有办理的驱鬼记录的归档,是比东宗所有宝物都更要紧的存在。我当然知道它的厉害。”

    只听见周旦慢条斯理地道,“东宗一直在国家机器背后干活,除了帮助城市建设驱鬼斩魔外,还帮助各级官员处理魑魅魍魉之事。每年,不知道多少贪官污吏会被冤魂恶鬼缠身,因而要找东宗的人治理。就像要给病人留病历一样,这些治理过程也被记录下来,以便未来再次遇到问题的时候可以复查。但是这东西,也是个隐藏着无数位高权重者的**,让他们睡不着觉的存在。于是东宗向来以密文记录这《阴私记档》,正册和密码簿分开存放,非得集齐两样东西才能读出档案的原文。而且历代东宗宗主继任时都从上任宗主手中接受《阴私记档》,并发誓,绝不泄露《阴私记档》其中的秘密。

    东宗数十年来信誉良好,就是因为这些记录详细,却又从无泄露。如果哪一天,这《阴私记档》泄露人间,相信会有不少位高权重者身败名裂,进而也会有不少官员想灭掉东宗。而如果这《阴私记档》落入了外人手里……相信整个东宗都会为人所利用了。”

    “你既然知道这些,为什么还要去偷密码簿?”张雨轩声音颤抖,显然完全不能理解,“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会成为东宗的罪人……”【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