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积年旧怨

    “你既然知道这些,为什么还要去偷密码簿?”张雨轩声音颤抖,显然完全不能理解,“你知不知道这样,你会成为东宗的罪人……”

    “其实你的这个问题问得好,不过我的回答和你想的肯定不一样。为什么我要去偷密码簿?”周旦笑道,“那是因为,《阴私记档》的正册已经丢了啊。”

    “什么?!”

    “唉,看你也快要死了,我便把所有东西都和你说了吧。免得你死得不明不白,又变个怨灵来烦我。”周旦叹了口气道,“其实,你们想说的东宗的真正罪人,不是我,而是周生,周大爷家那位比我小几天的堂弟。”

    此刻在楼下偷听着,我背后冒出一丝冷汗。我知道现在我所听到的,是涉及整个东宗的关键机密,更是关注起来。

    刚才周旦提到的周生这个名字,我也听过。记忆中小洁和我提起过,宗主周小方和林夫人,有两子三女。大儿子家生了周生周净两个男孩,二儿子家生了周旦,周末,周丑三个男孩。这一代五子,又因为周小方的师父蓝梨生喜爱戏曲,便按照“生旦净末丑”取名。只是周生这名字排第一,听起来应该是哥哥才对,怎么周旦反而称呼他为堂弟?

    这人又和《阴私记档》的丢失有什么关系?

    张雨轩也问了起来。

    “周生他和你做的事又有什么关系?你自己偷《阴私记档》的密码簿,与他何干?”

    “关系可是大着呢。”周旦笑道,“如果他不是把《阴私记档》正册弄丢了几册,我偷能用于解密的密码簿又有何用?最近很久没看到周生出现了,而东宗的很多重要事务,都交给周净那憨傻小子去办了,你就没有好奇过?其实原因很简单,周生他闯祸了,原本爷爷让他保管的《阴私记档》正册,被他弄丢了一半。现在爷爷让他消失一段时间,好避避风头。而那些要命的正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流到我们的死对头西宗那边了。既然正册丢了,那么剩下唯一的保险就是密码簿了。只需要我把密码簿拿到手,局势就会被我掌控。”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神秘地说道,“对了,你当爷爷他们突然宣布要在今年八月十五举行大会,选出宗主继任人,还说什么谁能拿到三件神器,谁就是未来宗主,是真的因为西宗在策划什么祸国殃民的邪术,需要我们集合三件神器去应对吗?其实根本不是,真相是,《阴私记档》丢了,找不回来了,而东宗神器的最大作用就是寻物,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寻。爷爷奶奶是实在没办法了,才祭出神器,希望用神器找回《阴私记档》,解眼前困境。”

    “这……”张雨轩有些无语,“是你太多心了。宗主已经垂垂老矣,神器分隔已久,于是宗主夫妇想寻找合适的继承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三件神器分别放在不同地方,以‘集齐神器’作为未来宗主能力的考验,也是个公正的做法。”

    “公正?”周旦冷冷一笑,“如果真的讲什么公正,那爷爷奶奶还得费那么多功夫干啥,宗主之位早就有合适人选了。论驱鬼实力,论经营才干,这一辈里有谁能比得上蓝莹莹的?周生周净那两个混头拍马都追赶人家不上!可是一旦涉及神器的事,宗主大人和林夫人为什么推三阻四,不让蓝莹莹插手?好,就算论身份,论血统这姑娘不合适。那简家小简爷呢?龙家龙小棱呢?哪个不胜过周生和周净许多?可他俩是什么下场?别告诉我,这两人的事故没有我们的好宗主在暗中做手脚啊。”

    听见周旦这番话,不仅张雨轩一阵惊诧,就连暗中观察的我和奶奶,也是对视一眼,甚感惊讶。周旦这番话骂得实在难听,几句话之间,就把周宗主和林夫人说成是妒贤嫉能,私心护短的小人了。而且更可怕的是,似乎简单和龙小棱的死伤,也是他们夫妇暗中策划的。

    张雨轩显然不能接受这个说法,摇了摇头,说道,“你这话说得太耸人听闻了,宗主和林夫人不是那样的人,他们是想法很单纯直接的老好人,可能有些事情没有面面俱到,但也不会有什么坏心。是你想的太多。”

    “我想得太多?他们很单纯实在?哈哈哈哈哈。在我看来,他们那是虚伪好吗。”

    周旦似乎已经豁出去了,干脆敞开了骂,似乎要把胸中积蓄了二三十年的愤懑发泄出来。

    “明明孙子辈已经没有一个学戏的,却愣要显得不忘本,让孙子们叫什么‘生旦净末丑’,”他呵呵一笑,“而我,明明比周生大几天,却因为我爹爹比周大爷小,要守什么长子次子的规矩,于是我愣是要叫什么周‘旦’,而比我小的那家伙却叫周生!以至于从小一堆人都搞不清我和周生究竟谁大,还有数不清的人自小就笑话我是个女孩的名字!”

    “这……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你又何必记恨这么多?”就连张雨轩都看不过去了,低声驳斥道。

    “只是一个名字?呵呵。”周旦冷笑道,“我们家从小遭遇到的偏见还小吗?周生周净那俩孩子,从小就最受爷爷奶奶疼爱,要什么有什么,而有什么危险,却都是让我们家的人先上。不久前要来八角山拿神器,尊敬的宗主夫妇明知可能有危险,却还是让我那两个没什么经验的弟弟上阵……最终他们命丧此处。这还没完,后来还派了我爸来,把我爸也都搁在这里了!你当时就在我父亲身边,应该知道的吧。我家在这里死了三个人了,他们犹嫌不足,还要继续把我往这附近派,让我去抓回那个逃跑的神经病人……果不其然,这人就往八角山跑了,我不得不追着他坐上了前往八角山的巴士,结果我一进这八角山,身体就突然长出奇怪的肿块,还产生了幻觉……我就这样控制不住自己,对司机偷偷干扰,结果差点搞到车毁人亡……

    周生呢?周大爷呢?他们为什么不用来这里冒险?还不就是因为大爷什么都听爷爷奶奶的,按他们的想法娶妻生子。而我爸爸不爱听话,于是我们一家人就被爷爷奶奶厌恶到了现在。”【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