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最后的疑问

    “我明白了,再纠结,纠缠在这世界上,也已经没有意义了。”那蜃慢慢地说道,“我已经知晓了自己的身份和死因,现在马上就要消失。但我依旧很感谢你们,我现在剩下残余的一点力量,可以满足你的一个小的心愿。”

    “好,那我希望,如此这般。”我走近白影,低声说了几句。

    白影颔首。

    紧接着,身边的雾气在我们头顶一下回旋,凝聚,然后瞬间消散。

    身处的房间,脚下的地板,头上的屋顶都消失了。我发现我和奶奶正站在山崖下的一片荒废了的田地间,头上是晴空朗星,脚下是数十具已经没有血肉的白骨。而周旦,张雨轩和A先生,都晕倒了在一旁。

    “这些白骨,应该就是这些年被卷进浓雾,吞进鬼屋中死掉的人。”我叹了口气道,“这些人的死亡又加重了这蜃精的怨念,形成了恶性循环,让这八角山的浓雾经久不散。”

    “但是现在应该好了。这八角山不会再起恶雾了,这些人也可以安息了。”奶奶拿着十字架,一边低声为这些亡灵祈祷,一边对我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样?”

    “现在快带上A先生走吧。”我说道,“我让鬼屋的恶灵洗去张雨轩,周旦和A先生在这鬼屋里有关你我的记忆,他们会忘掉我和你的出现,也会忘掉A先生给他们透露的宝物的秘密。这里就交给张周两人吧,他们是东宗的人,相信他们能有办法从警察那里脱身的。”

    我说道,走过去搀起A先生,就往大路上走。我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让张雨轩和周旦他们失忆,只是潜意识里觉得,这段经历或许抹去了会更好。奶奶尊重我的决定,只是分别从张雨轩和周旦身上搜了一包东西装进了自己的行囊里,然后便跟我一起扶起了A先生。

    没有了雾气,八角山里的路便不那么难走了。我和奶奶走没有多远就遇上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我们把A先生送到了附近的医院。离开后,我匿名给A先生留了一封信,在那信里告诉A先生,如何利用他已有的信息和东宗谈判,如何让自己不再受到他们的陷害和骚扰。奶奶也同样写了一封匿名信给东宗宗主,提醒他们小心内鬼,留意仓库有无丢失重要物品。若是东宗的《阴私记档》真的全部暴露,便会天下大乱,人心惶惶,我和奶奶都不愿看到这种情况。但偷窃之人是东宗宗主的嫡系子孙,此事涉及东宗家族**,若是直说又不知道会引来多大的风波,于是我们只能从旁暗示,点到为止了。

    两封信写完,找了两个无人值守的邮箱投递后,我们便走了。我和奶奶一起,坐车躲到了一个距离八角山不远,但相当清静的旅馆。

    在房间把门关上的那个瞬间,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往事,那么多的纷纷扰扰,好像瞬间便与我无关了。

    我终于搞清了我是谁,终于能按胡寻的身份去好好生活了。

    但是,我并不是没有要关心的事了。

    事实上,依旧有一个让我想不通,也让我十分关心的问题,摆在我的眼前。

    我突然转向奶奶。叫住正在旅馆房间里烧水和洗杯子的她,让停下来。

    “对了奶奶我想问你,你进入鬼屋多久后,发现了这个谜底?”我试探着问道。

    “大概……”奶奶挠了挠头发,不以为意地说道,“立刻就发现了吧。”

    果然……眼前的这个人,和我猜测的一样厉害。她好奇多事,但同样的,她也确实是能比旁人更快地撇清那些不重要的细节,找到最关键的解谜点。而这也正是让我迷惑的地方。

    “既然你这么早就发现了这鬼屋的秘密,为什么你不早点出来,来找我,而是一直留在这里?”

    其实比起其他一切问题,这个问题更让我关心。在鬼屋里,几次和她见面,我都是忐忑不安。我多番试探,就是想知道她对我究竟是什么态度。

    这是一个我既想知道,又不敢知道的问题。

    现在,大多的谜团都已经知晓,我终于不得不面对它。

    “你真当我是圣人啊。”

    奶奶看着我,眼神变得清澈却又锐利了起来。

    “难道,你真的认为我有那个本事,一开始就看破一切,知道你究竟真身是谁?”

    她说着,抬头看向旅馆窗外的朗朗星空,侧眼,淡静地看向我说道,“我是追着那位A先生来到这鬼屋的,当时我并不能确定你究竟是谁。当我被困在这屋子里的时候,发现到了那叫言无调的年轻人,似乎和我有着一样的目的,便着意打听。后来张雨轩来了,我意识到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于是我便一直装疯卖傻地接近他们,从他们的言语中套取信息。没错,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调查你的身份。”

    我和奶奶向来亲近,极少被她用这种不带主观感情,理性客观的目光注视着,这让我感到微微恐惧之余,又有着对她的理解。

    我能理解她当时的痛苦,这种痛苦不会比我的痛苦来得浅薄。

    当时,在她眼前,放着一个痛苦的谜题:究竟那个在她眼前苏醒,和她极为亲密的青年,是她从小照顾的孩子,还是杀害那孩子的凶手?

    如果答案是前者,那尚且可以接受。但如果结局是后者,必定让她感觉如坠深渊。揭开这个谜题的过程,也必然让人恐惧万分,甚至会让人失去勇气。我都难以想象,她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情去一步步查出真相的。

    “我明白了。”我走上前,扶住奶奶一侧的肩膀,“我知道,从那两人口中探出真相来,一定非常困难,所以你才一直不能来见我。我都明白。”

    我小心翼翼地说着,看着她。她也看向我,沉默不语。

    在这一瞬间,我觉得四周的空气都沉重了起来。

    我突然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因为我发现,我其实一直都没怎么替奶奶考虑过,不管是去寻宝,还是去冒险,都是那么地任性妄为。现在我却在质问她不来找我……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因此而生气,相信她去和张周二人打听消息,一定非常不容易……

    我正沉重地想着的时候,这种凝重的氛围却猛地被破坏了。

    “哈哈哈哈哈。”奶奶突然弯下腰,捧腹大笑了起来,“你不要突然这么严肃嘛,好了,不逗你了。其实嘛,打听这件事也没花多久,在张雨轩来之前稍微费劲一点。但等他出现在这鬼屋后,大概也就再花了两三天,就猜得**不离十了。因为我住的房间有通向张雨轩房间的密道,我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出入几次,查看了他的手机,记事本。后来根据我了解到的内容,再向周旦打听信息那便方便多了。虽然他们俩不是东宗的最高决策层,但他们和东宗宗主亲近,多少是知道你的事的。我从他们的所知,加上之前和A先生打听到的东西,和在市心医院和八角山疗养院了解到的信息,自然就拼凑出事情的全部真相。”

    “喂!”我看她那样子,瞬间无语了,小小的无名火一下窜上心头,“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你用三天就找出了真相,为什么你不早点来找我?这鬼屋里时间流逝这么慢,你在这里过了这么几十上百天,早知道答案你为什么不出来?难不成你看上了周张那两个小白脸,所以巴不得一辈子留在这破屋子里?”

    “哎呀,被你猜到了,张小哥冷峻,周小哥清秀,我是真的都……咳咳。”被我的眼神狠狠盯着,她终于说不下了,咳嗽了两声,“都没动心。

    其实,剩下的时间我之所以一直留在鬼屋里,一个是为了拖住张雨轩,不让他去找你,另一个则是为了要研究出控尸术的破解方法。控尸术是张家祖传秘术,要搞明白怎么解除一个人身上的控尸术,可比别的事情要难多了。”

    “拖住张雨轩,还要破解控尸术,你这是要干什么?”我迷惑不解,“你没必要去做这样费劲的事吧?”【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