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旧居旧梦

    八角山的事情结束后,我和奶奶打车回到了海滨的孮要居——那栋父母遗留给我的住所。半月无人居住和护理,房前信箱塞满了各类广告和信件,屋内的桌椅台地也都铺上了一层薄尘。

    奶奶打开了面朝大海的落地窗通风,把衣服分类理好,一份份地放入洗衣机清洗,接着拿起抹布,在屋内擦拭起来。我坐在窗边的桌子前,看着窗外阴云慢慢累积,又看着奶奶纤细劳作的身影,问道。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你什么都不用操心。”奶奶笑着说道,“你现在的任务,是马上去洗头洗澡,然后把柜子里的被褥拿出来铺上,好好地睡一觉。你不需要定闹钟,等晚饭好了我会叫你。”

    她说着,抬头看着窗外海的尽头那灰蒙蒙的天。

    “起风了,看来要下雨了。”大风吹过她的鬓边,她的长发散乱飘扬。

    “不过,海边就是容易下雨,这也不奇怪。小寻,你怎么还不去?”

    “好的,好的。”我赶紧点头,回房洗漱去了。

    奶奶说得没错,我现在最需要的是睡眠。抽出三尸虫的过程让我元气为之一损,腿上的伤还需要护理,当然更重要的是,之前的思虑过度让我的精神极为疲惫。

    奶奶很清楚我需要的是什么。

    这一觉,我睡得很安稳。被窝暖烘烘的,我整个人好像要陷进床里,和床铺合为一体了一样。窗外似乎打雷下雨了,但我睡得香甜,只觉雨点打在窗棂上的声音如安眠曲一般。

    这一夜的梦中,我只梦见了过去的一些琐碎的事情。我现在依旧是失忆的,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见这些,只是,某个夜晚的记忆单独而深刻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那是一个雨夜。雨夜中的我站在公安局门口,等着当时我的家庭医生,也就是奶奶走出来。在记忆里,这个人除了家和医院外,出现得最多的地方就是警察局了。

    我等了大概十分钟,听完看门老大爷聊着奶奶的事,就看见她走出来了。她出来的时候面带笑容,见我只穿着一件单衣,就把她那哥特风的外套披在我的身上。

    “我听说,你今天又去挑事了。”我看向奶奶,“他们说你只听到一句奇怪的话,就跑去揪什么杀人未遂的案件。”

    “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啦。”当时还年轻的奶奶打开洋伞,辞别老大爷,拉着我的手走向雨中的街道,“不过是在住院楼路过的时候,偶然听到病人的丈夫说话非常奇怪,就随手去问了负责这个病人的同事。同事告诉我,说这个病人的病来得很莫名其妙,这两天的病情更是突然恶化,让他们很头疼。我简单调查了一下,没想到病人的丈夫蓄意下毒的事就浮出水面了。”

    “我听说那犯人凶神恶煞的,在公安局还想打你。你不怕吗?”

    “哈哈,那家伙的拳头最后我还是闪开了嘛。”奶奶微笑道,“你放心,我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分寸的。”

    “但是听说你还是挨了一个耳光。”我侧眼看向她白皙却透出微红的右脸,“而且这个耳光,是受害者假装和你说感谢的时候,突然打的。她并没有感谢你,反而打了你一巴掌,怪你把她老公送进警察局。”

    那时的雨,和今天的一样大。

    我当时不解地看着奶奶,语气充满了质疑。

    “你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女人,硬是逞强去帮人,结果你改变了什么吗?你明明没有能力改变任何东西……”

    那时,奶奶好像在雨中说了什么,但我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只记得,雨水朦胧了我的眼睛,我用力地搓揉双眼,想回忆起她说的话,但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在梦中,奶奶的形象慢慢变化,变得越来越模糊。我吓了一跳,想伸手去抓,却突然发现,奶奶消失了,眼前的人变成了穿着白纱衣,长发飘逸,美如天使的唯。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奶奶和唯的身材气质都很像,所以我才会做这样奇怪的梦。但在这个梦里,我看见唯的时候,喉头突然一阵干涩,心跳也疯狂加速。

    唯缓缓地转过头来,我发现她晶莹如玉的小脸显得苍白。

    “你忘了我吗?”

    “没有!没有!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碰到唯,我整个人就呆头呆脑的,“我怎么会忘了你,我……”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唯的眼角,滚落了一滴晶莹的泪水,划过她白瓷般的脸颊。

    “我没有不找,我只是……”

    “你只是害怕,你害怕面对白书人,也害怕面对你的朋友……你这个胆小鬼!”唯那含着盈盈秋水的眼中驻满了泪,她越飘越远。

    “唯!不要走!”我在梦中大喊,结果猛地一睁眼,却发现我正躺在自己家温暖的床上。

    原来,只是个梦。

    只是个梦而已。

    在我醒来的这个时候,沉沉暮色已经笼罩了整个海滨。拉开窗帘,只见窗外依旧在下着阴寒的大雨。我的身体感觉到一阵冷意,心生不安,便在室内翻找起旧物。然而只找到一个背囊,一张锦帛,几本书册,几张黄纸,一段蜡烛,两个玻璃瓶。这便是这些时日留下的全部念想之物。

    我用火柴把那剩了一半的灰白蜡烛点燃,又把黄纸就着烛火烧成一包灰烬。看着眼前跳跃的火光,我忽然感到了一阵难言的伤感。

    一切都结束了吗?似乎结束了,似乎没有……

    我的身份查明了,自己的事算是了了。可是东宗正在内乱,黑围巾依旧是下落不明,唯仍旧处在魂飞魄散的危险中……还有,小洁和林仙容……

    一想到这些杂七杂八的破事,我的脑子就一团浆糊,甚至,还带有一点恐惧。

    算了,不想了。我用力地甩了甩头,让自己忘掉这些。

    正巧在这时候,奶奶细碎的敲门声传来,我推开门,发现她拿了一条热毛巾给我擦脸。

    “刚才睡得还好么?”奶奶笑嘻嘻地看着我,又歪头,用力地在空中嗅了嗅,“咦?你点的什么啊?味道这么香?”【请记住本站网址:m.sangwu.org】UC浏览器用户如遇到无法访问,请把设置里面极速省流的【云加速】关闭,【其他情况无法打开网站,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