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一章:出逃

    讲故事之前,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胡寻,是一个住院病人,苏醒于某年夏末的一个清晨。

    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只有一个满头银发的奶奶。她坐在我的床边,身侧放着一把纯色的雨伞。看见我睁开眼睛,奶奶抬手擦干眼角的泪水,然后笑着看着我,仿佛我已经沉睡了很多个冬夏。

    跟医院里的看护人员一打听,我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昏迷整整7年了!7年前,我和家人曾遭遇过一次严重的意外。那次意外使得我的头部受伤,失去了几乎所有的记忆,同时也把我变成了一个植物人,直到今天才成功被唤醒。

    有人说,有过‘濒死’经历的人,因为灵魂曾跨越过阴阳,所以能看见很多不干净的东西。我也不例外。

    自我醒后,就经常能听见一些别人都听不到的奇怪的声音,偶尔也会看到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这个后遗症让我茫然,也给我带来了不少烦恼。因为很少有人相信我的话!自苏醒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我每天都会进行各种身体检查和复建运动。我曾和医院里的人提起过这件事,然而所有医生护士都一致认为,这些都是我的幻觉,是因为我长期昏迷和头部受创导致的妄想。

    最过分的是,这帮家伙因此还特意给我安排了心理咨询。咨询结果认为,因为我昏迷的时候十七八岁,心智还没完全成熟,才会有这种奇怪的胡思乱想!所以我必须长期住院,绝对不能离开医院半步,否则会闹大笑话。

    然而,就在医生给出这个判断后不到的第二天,我就找到机会逃出了这家医院。

    那天我正在病房里无聊地看着家人带来给我消遣的各种书。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有各种精深的书籍报纸,然而我却完全无法产生兴趣。倒是对动漫画册看得津津有味。

    正在我看着画册彩页广告中价格奇高的超人模型出神,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获得属于自己的模型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一阵喧哗。我推开门,发现一群医护人员推着一床担架冲进急救室。

    “咕噜”一下,当担架跑过我的房门前的时候,担架上掉下一个黑色帆布包,应该是那个要急救的人的东西。然而大家都急着往前跑,没人发现这个包。

    我跑下楼,拾起那背包。一开始的想法很单纯,准备追上去把东西还上。但下一秒我发现背包里漏出一件衣服的一角。

    那是一件黑色的男装。我身手进去摸,发现包里似乎还有一条牛仔裤和一件风衣。

    在那一瞬间,一个念头产生了:靠着这些东西,我能溜出这个医院。

    自从清醒后,我一直呆在医院里进行各种繁复的检查和复健。整天呆在一个房间里实在让人憋死,我曾经三番四次请求主治医师让我离开医院。然而不管我怎么求,医生都没有同意。几次三番后,偷偷溜出医院的想法便在我内心萌生。然而这却是行不通的,虽然没有专人盯着我,但是只要我身上穿着病服,就肯定不能大摇大摆走出这个医院。

    趁机偷溜出去的想法像梦魇一样迷了我的心智。我偷偷缩进一个厕所,摸出那包里的衣裤鞋袜穿上,又发现包底还压着一副便鞋。简直就像为我量身定做一样。我穿戴整齐,又缕缕我的头发,发现自己简直变成另外一个人。这身男装全身都是黑色的,背后居然还绣着一条精致的青龙纹样,穿起来非常温文儒雅,看得出原主是个相当有品位的人。一时间我也来不及细细欣赏,心想机不可失,便赶紧背起背包从医院大门大摇大摆走了出去。

    这件事无论何时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个时候,我所做的事情完全是出于任性,我并不知道这个选择会像冥冥中注定的一样,把自己拖进寻宝的深渊。

    在路上我边走边打开背包查看里面的东西。感觉这就像一个驴友的背包,不仅有衣物,还带有地图册瑞士军刀绳索等很多工具。我里面摸出一本朴素的牛皮纸旅行笔记,笔记的封面和封底一模一样,都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打开一看,笔记已经写满了,每一页都密密麻麻地写着许多字,好像都是记录发生的琐碎事情,让我无心细看。随手翻到最后一页,想知道这个人今天去了哪里。却发现最后一页只是竖着写了一句话:

    “那个地方无论如何也不能去。”

    我对这句话感觉有些奇怪,心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研究一下。发现前面有个小餐厅,便摸出物主的钱包准备过去买杯茶坐下来看看。摸钱包的时候却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钱包里的钱多得有点过分,而且还有不少银行卡。我又摸了摸背包的里层,从里面摸出几本存折。打开一本来看,发现每一行的数字都不菲。

    这家伙感情是带着全副家当来旅行的?

    我忍不住翻了翻物主的钱包夹层,想了解一些物主的相关信息,但发现在钱包本应放照片的位置里没有物主的照片,只看到上面塞了一张纸,写着两句话:

    “看见她耍帅,我知道我喜欢她。看见她的温柔,更让我心动。”

    我心里一阵好笑,心想这个人真可怜,是不是连暗恋的姑娘的照片都拿不到,只能写一句话来概括一下对方的形象。突然转念又一想,这不是某洗发水的广告词么?下一句应该怎么接来着?

    正当我脑中灵光一现,终于想到了那句广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肩膀上有人拍了一下。我心里猛地一惊想完了,还没走几步就被医院的人发现了,然而一回头却看见一个不认识的人。

    这个人约莫五十岁年纪,西装革服,身材高瘦却很精悍,正用一种幽幽的眼神盯着我。我完全不认识这个人,只是感觉这个人的眼神有那么一点,嗯,悲伤。心里有些泛嘀咕,心想我身上这行头全都是从别人那儿“借”来的,该不会这么快就被物主的熟人发现吧。正想着万一别人说出什么我对不上号的话怎么办,谁知道对方却没头没脑地吐了一句。

    “我想我爱上一个人了。”

    靠!我心里一阵哆嗦,这中年西装男该不会对我一见钟情了吧。谁知道对方似乎没理我,继续道“看见她耍帅,我知道我喜欢她。看见她的温柔,更让我心动。”

    晕,这世界上这么多人喜欢用洗发水的广告来抒情?我正想着,随口就吐出脑子里一直盘旋着的那句广告词——“飘柔就是这样自信。”

    这句话一说完我发现那人眼睛突然发出一种阴森凌厉的光,只见他猛地握住我的手,力气大的吓人,他道“果然是你。大家已经等了你很久了。我们要去那个地方很远,得早点出发。来,我们快走!”

    此时,我才突然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可是已经被对方拖着,动弹不得。【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