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章:“完备”的队伍

    此时正是夏末时分,由于气候异常的原因,今年的夏天也分外地清凉。迎着风在路上奔跑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更不要说我是偷偷从医院溜出来的,穿的衣服本来就不够多,一只手还被人拽着。

    “我不是您要找的人,您认错人了。”我一路辩解。

    谁知道不管我说什么,中年西装男子都只回答一句。“不要再装了,别人都等你呢。”

    自从我回答了那句“飘柔就是这样自信”后,马上便知道自己闯祸了。看来这衣服的物主本不是个普通人物,他今天原定是要和别人接头的,早已约定了穿衣打扮,而我则是随口答中了对方的黑话切口,此刻估计想甩手说认错人了也难。

    他们彼此并不是非常熟悉,目的是要一起去某个地方。然而那“某个地方”,在物主的旅行笔记里面的形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去的。”

    脑中正想着怎么在途中找个理由甩开这家伙,谁知道我的脑瓜崩儿还没来得及启动,走在前面的那人就猛地喊了一句“到了!”

    远处可以看到一个长得狐狸般长脸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树下边喝茶边下棋,和他对弈的是一个胖乎乎的长得肉丸一样的人,另外旁边一个光头小伙正在仔细地擦拭着手上一把太极刀。

    这树下的情景在夏末的下午看上去分外和谐和普通,根本就不会有多少人注意。甚至不远处另一棵树下还有一个黑围巾蒙脸的高瘦年轻人正在拿着手机发着短信,看都没看这边。

    “猫叔,我找到简先生了。”中年西装男冷冷地把我推向前。

    “确定是这个人么?”那个被叫做猫叔的人长着一双猫眼睛,他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我怎么觉得这小子一脸怂样?本来早就该集合了,他怎么一直不出现?”

    我不是什么简先生。我正想开口,后面的西装男却用手指狠狠地戳了戳我的后背,他妈的绝对是往死里戳的,我一吃痛这句话就没说出来。

    “绝对是他没错。”西装男冷冷地说道,“今天一早都没接到他的联系电话,我猜他估计是出了意外就特意跑去医院找。没想到在医院门口就遇到他了。”

    “简先生”的确是出了意外,我心里一阵嘀咕,开始后悔不该偷拿别人的衣服。但脊背还疼着,又看着那光头摩擦着的明晃晃的刀,我怎么都说不出事情的真相。只是一阵低头道“今早不舒服,去医院开了点药。”

    “没事没事,总之人能来就好。”那个在一边下棋的肉丸看着我,眯眼笑着打圆场。“不过我们刚才一直以为你要跑路了呢。”

    “如果真是见危险就溜的胆小鬼,我们这行当要此人何用?”另外一边坐着的光头闷哼一声,刀“哐当”一声狠狠入鞘,吓得我脖子发凉。

    “好吧,没跑就好了。”那个叫猫叔的看西装男如此肯定,也就不再纠结,向我伸出手开口道,“这次旅行为了保险,小简是必不可少的。初次见面,这次的坑是我挖的,道上的人习惯都叫我老猫,年轻人一般叫我一声‘猫叔’以为敬。”

    猫叔说完,旁边的那肉丸和光头都简单做了下自我介绍。从他们的对话里我隐约了解了一下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口中所说的挖坑寻宝,事实上就是去一些普通人不敢去的古宅老庙寻觅些遗留下来的珠宝古玩,更有甚者会跑去挖别人的祖坟,其实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当然做这一行也不轻松,因为没有人知道藏宝处会遇到什么,蛇蝎毒虫必不可少,尸体异变后的僵尸也是潜在威胁,当然最可怕的是可能会遇上阿飘(黑话,代指鬼)。所以可以说,寻宝人都是那种能在悬崖边上唱歌弹吉他的玩命角色。

    一般这种活动都会有一个坑主,他会去联系这次寻宝所需要的人手,宝物的出手,获益的分成全由他来组织。比如这次寻宝的坑主就是那个猫叔。肉丸家里是祖传十八代的工匠,对机关巧术了解甚多,入宅开锁取宝对他而言如探囊取物。而光头则是个彪悍的退伍军人,万一在寻宝路上遇到什么危险,他也能护着我们。

    而那个带我来的西装男人则据说是个古董商人,由他进入坑里辨别那些东西值得带出来。

    这么看来这个队伍组成还是挺完备的。我唯一纳闷的是那个“小简”的技能是什么呢?我实在想不出这个队伍里还缺什么,可猫叔还强调一下他是“必不可少”的?不过我总不能开口问自己的技能是什么吧,这问题只好硬生生地吞下肚去。

    大家简单都介绍完毕,队伍就准备浩浩荡荡去干不见得光的生意了。其实人的本性都是很贱的,我也不例外,一听说有宝,又加上心里好奇,竟就那么鬼使神差地跟了过去。话说我原本一直以为这个队伍就我们五个人,谁知道刚一提脚,就听见猫叔回头叫了一声。

    “喂,你,是时候走了。”

    然后我有些惊讶地看见那个一直在玩手机的黑围巾默默地低头跟了过来。和别人相比这位看上去最是消瘦,而且带的东西奇少,甚至连个包都没有。全身所有的东西,似乎除了那台手机以外就只有手上一直握着的一根黑色的长棍子。

    打狗棒?我心里有点嘀咕。

    开车的人是黑围巾。开往郊区的道路是漫长而乏味的。我此时心中默默叫苦,但是又实在想不到脱身的办法。我前面的肉丸倒是安稳,倒头就睡着了,口水流了一肩膀。坐在我身边的正是把我拉进这个队伍的西装男李先生,他并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上车之后就拿出一部看上去就造价不菲的商务手机认真地看着。从这点上看他果然是个一丝不苟的精明人,而且从他的白净皮肤笔挺西装来看,应该还相当有钱,这种人为啥还要去寻宝呢,有钱无聊找事?另外,他这么确定我就是那个叫小简的人,是真的认错了还是……我心下不安,偷偷瞟一眼他的手机频幕,只见李先生打开了备忘录,那上面对应着日期写着密密麻麻的事项。其中明天的日期上还被特别加红标注了,显示这是重要事件。

    为了套近乎,我笑着问道,“明天是什么重要日子,怎么这么重视。”

    原本以为李先生可能会不理我,没想到他居然笑了,告诉我听这是他儿子的生日。还不停地说他儿子多么聪明云云。

    “我儿子实在是太可爱了,他几乎是我们全家幸福的源泉。”李先生笑道,虽然脸上那种诡异的神情未清,“这次带你们去那个地方,就是想给他找个大礼物。”

    果然人上了年纪都一个样,奶奶也是一样的吧,只要一提到我的事情,就会很开心的滔滔不绝。

    突然想到奶奶的脸,我心里咯噔一下,我这么偷跑出来,奶奶必定担心得不行。可是我现在等于是被这群来历不明的人挟持着,该如何才能脱身呢?这群人看上去如此的不正经,估计也不是好惹的。只能跟着他们到寻宝的地方,敷衍敷衍然后再伺机逃跑。

    想到这里,我又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现在都这么晚了,这不马上就到明天了吗?李先生如果去寻宝,很可能错过他儿子的生日。但是看李先生的神情,他显然是及其疼爱自己的孩子的。真不知道那地方究竟有什么好东西,竟让他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放在一边。

    正好猫叔和光头一路上都在讨论关于这次寻宝的事宜。我便竖着耳朵听着。

    这次去的地方是郊区一座雪山上的一间废弃了的别墅,屋主几年前不知道是过世了还是失踪了,总之房子一直孤零零落在那里无人问津。宅邸依山而建,一到冬天大雪封山,人就很难上去。光头忍不住就问,就这么一栋荒山老宅能有什么看头?

    猫叔抽了口烟,望了一边的李先生一眼,说,这屋子的故事我是从他那儿听来的。严格来说,这次的行动是这位先生倡议的。据说这屋子的屋主夫妇和李先生一样,都是他们古董收藏界的行家。他们不仅生意经营有道,还很擅长鉴宝,家里收藏了许多价值连城的古玩。中年时期他们却突然抛弃了所有产业,跑来这荒山野岭建别墅,最后死了也没留一分钱给亲戚,全部家产不翼而飞。这个他们的故事简直成了整个古董界的传说。我一听这故事就觉得不对劲,你们说,这不是见鬼了吗?钱肯定不会自己长了脚飞的。光头一听就连连点头,原来猫叔你怀疑他把财宝都藏在了那老屋里?谁知道猫叔却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说我们找的还不一定是财宝。要想这屋主一生走的如此顺利,什么宝贝没见过,为什么要跑来这荒山野林?说不定,他们追求的,还不是这人间的东西。

    听猫叔这么说着大家都兴奋了起来。谁知道李先生突然开口了。他说既然这屋主这么有钱,打他财产主意的人应该不少,如果那老宅有什么财宝的话岂不是早就被人搬光了?我们一开始以为他说的是疑问句,谁知道他“咯咯”地怪笑了几声,自己就回答起来。

    “这宅邸并不是没人去,而是去了的人大多都出不来。”【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