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三章:雪山凶宅

    开往荒山的路上几乎没有别的车辆,在这种除了引擎的声音而没有任何杂音的寂静背景下,李先生讲了一个这座别墅有关的传闻。

    “在雪山上,住着一对富裕的夫妇,夫妻俩都是收藏家,家中藏着很多珍宝。家中的仆人无数。两夫妻像帝王一样享受着这庞大的别墅和无数人的伺候,本来的生活无忧无虑。

    然而一切的悲剧,却从一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小意外发生。

    有一天,一个小男仆在屋里玩耍的时候不小心弄坏了屋主的一件珍贵的藏品。屋主夫妇非常愤怒,便把男孩锁在一个冰冷的房间里。

    屋主夫妇都是很刻薄的人,他们打算关男孩三天不让他吃饭作为惩罚。可怜的小男仆呆在屋里又饿又冷,开始还能不停地求饶,到过了两天两夜后他就已经虚弱得叫不动了。可悲的是,第三天以后富人夫妇居然忘记了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等他们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天以后,男孩估计已经饿成一具干尸了。急忙跑去房间查看,打开房门却能看到那人还安静地坐在床上向他们微笑着说,‘你们为了一件宝物害死我,值得吗?’

    屋主夫妇马上意识到这人不正常了,吓得赶紧把门反锁,全家人赶快逃出了这件宅邸。

    据说,那男孩现在还留在宅邸的那间屋子里,等着别人把他放出来哩。”

    讲到这里,李先生脸上露出了让人印象深刻的阴森笑容。“希望我们这次去,不要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才好。因为事后,保险公司和政府的人也曾多次去这间古宅搜寻。然而每次进入古宅的尝试都不顺利。不是在盘旋的山路上找不到房子的所在,就是有人在探索的过程中失踪。最后大家都放弃了对这座宅邸的探访。”

    在听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看见黑围巾曾有一次从驾驶座转过头来,仿佛想说什么,但最终是什么也没说。

    此时我看向窗外,发现夏末初秋的山上,居然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

    初秋的雪让车前所有的道路看上去都一模一样,如果不是车的仪表盘在跳动,我们甚至会以为一步都没有前进。

    车走了约莫3个小时才停下,其中有接近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是在山上盘旋,路面又湿又滑,亏得黑围巾是位合格的司机,最终我们还是安全地到达了别墅跟前。

    这别墅依山而建,外表很洋气,门前还有一个喷水池。可惜天气寒冷,池底结了薄薄一层冰。别墅占地面积不大,高两层。在渐渐阴沉下来的光线下,这屋子的确让人有些不和谐感。仔细看看,会发现这房子的窗竟然全都是朝北开的,没有东西窗。我虽没研究过风水,但也能看出有些奇怪。“山南水北为阳,水南山北为阴”,自古以来人们选宅一般都崇尚阳面。而此宅邸建在山北,依山而建,本来就建在阴面,窗又只朝阴面开,阴上加阴,真不知道屋主究竟有多害怕阳光,竟建起了如此阴暗的宅邸。

    我们陆续下车。往后看看,发现猫叔从怀里拿出一信封钱递给黑围巾,又从对方那里接过一张类似于建筑结构图似的东西。然后猫叔便下车了。看来那黑围巾是类似于后勤人员,负责把人领到有宝物的地方(估计也负责把人接走),还提供一些辅助信息来获取报酬,但本人并不参加行动。

    正当我觉得自己的猜想很合理的时候。黑围巾却也啪地一声从车上跳了下来,按了一下自动锁把车门锁上了。身上还是除了那根黑色打狗棒以外什么也没带。

    “喂,你不是一般不跟过来吗?”光头回身问道。

    “这次我跟你们去。”黑围巾只说了这么一句。由于半张脸一直都被围巾当着,看不清这人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黑围巾上露出的犀利眼光在我身上扫了一眼,但似乎很快又移了开去。

    就在当口,肉丸已经把别墅的大门打开了。光头用一个滑底圆盘把一根蜡烛点燃了,从门口推了进去。可以看到蜡烛在屋里燃烧得很自然,似乎屋里的空气并没有什么问题。于是乎我们互相看一眼,鱼贯进入屋里。

    一开始跟着他们进入屋我心里还是充满罪恶感,心想这下老子算是上贼船了。然而好奇心还是占了上风。我安慰自己,偷东西固然是不对的,但我是被胁迫的,所以老天想来也不会怪我的。何况这屋里的东西的主人已经不需要它们了,这样对这些财物来说难道不是一种浪费?**都说过,浪费就是犯罪,所以我们要制止犯罪。这么一想心就豁然开朗了,腰板也挺直了起来。

    猫叔打开军用手电,照了照从黑围巾那儿得来的建筑平面图。发现我们走过前门廊,正好处在房子的大厅里。李先生环视了一圈,指点肉丸和光头把大厅的装饰黄铜小雕像和橱柜上的银餐具带上,说是价值不错。他还说其实这大厅里最值钱的是头顶的水晶大吊灯,不过由于体积问题还是别带出去为好。

    我对黄铜小雕像没什么兴趣,就在一旁欣赏着屋里挂的大油画。这是一幅几乎和真人等高的画像,画的是年轻的夫妇两人,其中妻子怀里还抱着个小婴儿。画中的女人俏生生的,五官有着混血儿似的精细雅致,头发是浑然天成的深红色小波浪,我看了两眼便感觉脸上有些红了,不敢再盯着那女人看。总之,只觉得画里面的人笑容幸福而慈祥,不像是刻薄的一家人。不知为何我竟感觉到这画中人看上去竟有些熟悉,便伸出袖子想擦干净画像中人的脸,却发现整个画像像是最近就被人擦过一样洁净,一点灰尘都没有。就在欣赏画的同时,我突然感觉眼角有什么飘过,一转头看见一个穿蓝色斗篷的人从左侧走廊跑了过去。

    “有人!”我低声道,心里有些发毛,心想该不会李先生说的那个故事是真的吧。由于声音不大,其他人也没注意。有那么一瞬间我转头看着那人,那人也转头看着我。

    “你们是跑来这里寻宝的吧。”那人对我耸耸肩,“快走吧,这里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你们会后悔的。”

    “你说什么,你究竟是谁?”我向他问道。“你也是寻宝师?同行?”

    但是那蓝衣人没有理我,径直跑走了。我情不自禁顺着那蓝衣人跑过的踪迹走过去,却发现左侧门廊很短,尽头处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我感到纳闷,往后退出了走廊,发现侧面有一条楼梯,蜿蜒着通往二楼。难道刚才那人跑上楼去了?但我明明看见他跑进这走廊啊?

    “喂,你在干啥呢?”我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之际,耳边就听到了李先生的声音。

    “刚才我看到有一个人跑上楼去了。”我说道。

    “什么?!”李先生突然一把紧紧的抓住我的肩膀,望着我,大叫道。“你看到这里有个男孩?”

    “嗯,是有个人,”我应道,但这不能证明他就是那个犯事的小男仆。事实上,这个人一直用斗篷蒙头,我根本看不清它的样子。“我追它到了这里,它可能跑到楼上了。”我指着那楼梯道。此时猫叔他们听见李先生大叫,赶紧也跑了过来。电筒光照耀下,李先生的脸色有些惨白。

    看到李先生那么惊慌,光头有些好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前面说的故事不是有个小青年在屋里冻死了吗,说不定他变成僵尸出现在我们面前了。但我们这里这么多个活老爷儿们,还怕一具小僵尸么?”

    “小谢说得没错。”猫叔点点头,当我看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的时候我不禁倒抽一口冷气。“我们带了专克僵尸的黑狗血,还有不少火力,就算是有小僵尸几下也把它轰成灰了。”

    光头和肉丸早就耐不住,直接冲到楼上,李先生一开始想拦也拦不住。

    p.s:9月份会努力保持天天更新,谢谢大家支持。【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