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四章:财宝与蛇

    从猫叔的建筑图可以看出,楼上主要是卧室,一条长走廊连着所有的房间。肉丸很麻利地打开了正对面第一间卧室的门。一开始我们以为这是主卧,但是打开门却没有发现想象中的双人大床。这个屋子比想象中空洞得多,正中间只放着一张单人床。走过去的时候,我一不小心被一个纸箱绊了一下,里面放着几件看上去像中学生的衣服,一些课本,一些模型车,箱底居然还有一整套“蒙面超人”典藏版模型。虽然这模型看上去有些陈旧,但我心下喜欢,偷偷便把模型塞进自己衣兜里。当然这只是一时兴起,完全没有想过,这模型在这里出现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李先生用手电探视屋里,却发现那床上似乎鼓着什么东西,竟像是有人在床上睡觉的样子。

    与此同时,房间四壁传来一阵“吱嘎吱嘎”的摩擦声。声音不小,相信每个人都能听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怕得脚软,我感觉脚下也有点摇晃。

    这里该不会真是那男孩死的房间吧?我心里升腾起这想法。肉丸和光头一人拿着手枪一人拿着砍刀就挨了过去。大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不管跑出个什么东西,反正一出来就给它几刀。

    正当大家精神蹦的紧紧的时候,突然间李先生手上拿着的军用电筒闪了一下。此时下午5点多,这个房间在屋子内部,没有窗户所以显得黑得简直和半夜没开灯的屋子一样。我们本以为刚才那是手电接触不良,谁知道那光又是忽闪一下,然后“啪”地就灭了。

    人在突然失去光源的时候是最脆弱的。一时间我只感觉眼前漆黑,似乎有什么在前面一晃而过,却辨认不清楚。肉丸他们几个本来已经接近床铺了,此时都是一阵本能的后退,招呼声,呼叫声咒骂声一时不绝于耳。在吵杂声中隐约感觉有什么在空气中啪地一下爆开,一股奇怪的味道在房间里扩散开来。我只闻了两口就感觉头有些眩晕。

    “喂,大家快捂住口鼻,这空气有问题!”猫叔敏感地大喊道。我们都赶快用衣袖捂住鼻子。

    此时我正靠在门边,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侧边飞过去,速度之快远非人所能达,然后还能听到一声沉重的落地声,似乎那东西直接从二楼跳到一楼。一种莫名的恐惧早已让我忍不住要退出去。

    刚想出门,突然便有一只湿腻腻的手拉了一下我的胳膊。手很冷,似乎没什么温度。黑暗中也辨识不出什么。我潜意识猛地一甩手,却感觉有什么滑溜的东西窜上了我的身,那东西很安静,不发出什么声音,游走的却是很快,转眼间便爬上了我的脖子。

    老天,这居然是一条小蛇!

    耳边隐约听见猫叔他们也在咆哮,这地上竟然跑出来不少蛇。

    人家说打蛇有很多禁忌,如果不打中七寸的话毒蛇马上便会反咬,蛇唾液中的神经毒或溶血毒能迅速致人死命。然而此刻我哪里还想得那么多,第一反应就是把脖子上的蛇拽着往外甩开去。

    蛇反应很灵敏,这一甩根本没甩出去,它猛地一转身,又反缠回来。黑暗中有什么在胳膊上冰冷地一滑,我猛地感觉右手背一痛,心想天哪这下糟了,我还有多久的命?强烈的恐惧反而让我冷静下来,一时间也不敢乱动。我不乱动蛇也不乱动了,但是麻痹感从右手渐渐传了过来。此时我左手捂着鼻子不想吸入毒气,右手缠着一条毒蛇,既不能动也不能赶,真他妈让人绝望。就在这时我感觉一阵风从我身边刮过,一只手搭上了我的肩膀。潜意识我猜肯定是刚才那个冰冷的手又回来了,抡起右手上的蛇就往对方甩去,感觉黑暗中那人侧身避过,手还是搭在我的肩膀上。

    “感觉还好么?”这居然是黑围巾的声音。

    “咳咳,”我知道自己打错人了,忙打了个哈哈,“还行,除了蛇还在我手上。”

    “听话不要动。”这人双眼似乎不太受黑暗的影响,我感觉手上的毒蛇被准确地抓起,然后被远远地扔出了门外。然后我感觉搭在肩膀的手松了,黑围巾又不知道跑哪去了。

    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的瞬间发生。我不敢活动麻痹了的右手,只好靠在门背上喘着粗气。还是看不见别的人,只能能听见他们和毒蛇斗争的声音,我在心里默想,这些人虽然都不是好人,但毕竟相识一场,谁也别死啊。我默默数着,还能听见猫叔,肉丸和光头的声音,黑围巾刚才我还碰到所以肯定没事。唯独,唯独听不到李先生的声音了。

    我正想大叫李先生的名字。突然啪地一声,一阵强光又迷了我们的眼睛,光明重现。只见黑围巾正从备用装备包里掏出一把新手电,啪地打亮。

    这时那屋里的**毒气已经大概散了,看地上死蛇有七八条,光头和猫叔身边尤其多,肉丸身上也有一只,他正把蛇给甩到地上,啪地一脚踩死。这些蛇都不大,每只约莫10厘米长,很细,但身上色彩斑斓得恶心,显然都有剧毒。我才明白其实我的状况算是最幸运的了,蛇群都在往别人的方向靠。不过这些人果然是久经江湖考验,在完全的黑暗中居然还能随机应变,打死毒蛇。我在手电的光辉照耀下寻找李先生的身影,原来他并没有不见,距离我还颇近,站住一边默默地看着我们,看样子也没有受伤。

    “我这边已经没蛇了。”猫叔喘了喘粗气,看了看众人,“肉丸和小简好像被咬了,快,我想着要上山可能有蛇还带了血清,快拿出来用着。”

    光头和黑围巾赶快跑去拿急救包和血清注射剂出来,给肉丸和我的伤口放血和注射。所幸我们被咬的时间不过几分钟,毒性蔓延还不算很厉害,经过简单处理后这条小命算是捡回来了。不过我被咬的右手还是十分麻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肉丸比我更惨,他胖乎乎的中指上被咬了一下,肿得像个包似的。要知道他干开锁这行的,灵活的手指比什么都重要,现在手瞎了,也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继续开锁。

    “这些小蛇都是从哪来的呢?幸好我上山前把手套戴上了,挡了一灾,”猫叔正想松一口气,却突然发现了什么,大吼道“谁把我们的财宝袋拿走了?!”

    自从进这屋子以后搜刮得来的宝物,一直都放在一袋子里搁在一边。此刻那个袋子已经不翼而飞。猫叔忙拿起手电四处照,那财宝袋似乎真的不见了。

    更让人吸一口冷气的是,那原本鼓起来的床单,此时已经平了下去。原先在床上的那团东西不见了。这么大一团东西跑哪去了呢?

    p.s:9月会努力每天更新!谢谢大家支持!求收藏!【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