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五章:李先生

    光头上前揭开被子,发现被子里有些白色碎末,一开始我们以为是蛇鳞,仔细一看却发现原来是蜡屑,摸上去颇为干燥,似乎蛇也不是从这里爬出来的。

    这时候所有人的眼光都看向站在门边的我。我干咳两声,老老实实道“刚才在黑暗中,我听到有什么从我身边飞出去然后跳下楼了,我只能说,速度快的不像人类。”

    这声音其实不止我一个人听见,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有什么东西能这么潇洒跳下楼?反正肯定不是人类。猫叔拿着手电在屋里照了几圈,把天花板都验了,发现这房间里的确没有别的生物。

    “灯灭后我就站着床边,当时感觉的确有什么东西在床上动。但是不清楚是不是真的是僵尸。过一会儿那动静停住了,我就感觉到身边有蛇。”光头道。

    “的确,我感觉灯灭不久后就有一只冷冰冰的手把蛇往我身上放。”肉丸也说道。“我也说不出那是不是人的手。”

    大家都知道,僵尸似乎一直都对自己死去的地方有特殊的眷恋。如果就像李先生所说的故事一样,这里很可能就是当年那个小男孩被冻死的地方。他平时就躲在这床上,但今天我们却把它给惊醒了。

    如果是平时,有什么家伙敢动猫叔这群人的货,那肯定是不要命了。可僵尸毕竟不是生物,这种东西想起来也不好惹。

    大家都考虑到了这一点,一时间一阵沉默。

    “这么说来,那个传闻是真的?那个冻死的小鬼一直就留在这屋里?”一旁的李先生似乎颇为怕这些东西,声音已经有些发抖。“刚才的一切可能只是一个对我们的警告。保险起见,我们要不要撤?”

    肉丸胆子也不大,看到李先生这么说也跟着连连点头,甚至转身准备收拾装备。

    “冷静一点。”看到队伍松散,领头人猫叔在屋里点起了一口烟,用能压场的声音道,“这事情有些古怪。”

    “这事情有些古怪傻瓜都知道。”我忍不住吐了一句槽。

    猫叔刀一样的眼光马上扫了过来,我知道自己犯事了,连忙打哈哈道,“我的意思是,这种事情,如果归因于鬼神的话,傻瓜都知道没分析的必要。我们又不是僵尸,也不能理解僵尸的想法。而且它们有超能力,想干啥就干啥。”

    此时感觉猫叔眼睛一亮,他盯着我,道“有点意思,你继续分析下去。”

    其实我的思路到这里就卡住了,不过被赞了一下多少有点飘飘然,随口胡诌道,“比如说,我们因为之前听说有人在屋里冻死的故事,我们自然就会先入为主,决定屋里不正常的事情都是僵尸做的。但事实上有人放**烟,僵尸需要做这事情吗?然后出现了蛇,僵尸会驱蛇吗?不一定会。僵尸会拿走财宝吗,更是扯蛋。这些事情对他来说都没有意义。如果真的要分析的话,我们必须假设这件事情里没有鬼,没有超能力,就只是一件普通的事情。”

    说到这里我脑子里灵光一闪,一种解释浮现。是的,如果撇开牛鬼蛇神,认为这事情就是我们之中的一个人捣的鬼的话,那事情就好理解多了。甚至可以说,这简直就不算不上一个事儿。

    果然猫叔从我的话里收到了极大启发,他开口说一句,“我明白了。”

    然后我们猛地听见刺耳的一声枪响,猫叔已经拔枪指着李先生的脑袋。

    “猫爷的枪法在道上是一绝,可这是干什么?”李先生幽幽地道。

    “果然李先生还是明白事理。”猫叔笑了,笑容有点阴森,“可是,爷做坑主是一年两年的事么,什么牛鬼蛇神没见过。你耍的花招能骗得过我么?”

    “我耍了什么花招?”

    “别瞎掰掰了。”猫叔狠狠地道,“一开始就是**的给我们讲的鬼故事,到这屋里拿着手电的又是你。敢情你是想一个人独占财宝,在我们灯灭惊慌的时候放毒烟想迷晕我们,还把蛇放出来,把财宝袋从门口扔到了楼下,又把床单弄平,整的好像僵尸出没了一样。是吗?”

    猫叔的推理基本上道出了真相。灯亮灯灭放毒烟都是李先生捣的鬼,那毒蛇更是他带进来的,难怪不咬他。从门口飞出去的是李先生扔出的财宝袋,难怪速度如此地快。由于他之前就给我们灌输了一个荒宅死人的故事,一发生事情我们很自然地就把情节代入其中了。其实说白了根本就不值一提。

    如果这么想来的话,刚才我在一楼看见的蓝衣人很可能就是李先生的同伙,他负责装神弄鬼,故布疑阵。而李先生在旅途开始之前就已经准备好毒蛇,和我们讲那个故事很可能也是早有预谋的。或许他本意就是要趁乱杀了我们,只可惜我们命硬得超过他预期水平。

    在幽暗宁静的屋里,李先生沉默了几秒。一开始我们以为他会辩解几句。谁知道他突然“咯咯”地怪笑了两声,拔腿就往外跑。猫叔猛地抬枪,我正想着此人马上就要壮烈了,谁知李先生突然一回身,不知道从哪来又扔出两条细长的小蛇抛到猫叔的脸上。猫叔一摇头避过又准备抬枪,可李先生身上突然爆出一阵薄雾,和之前那一样一闻人就头晕,李先生趁我们都捂着鼻子之际,身影迅速淹没在那薄雾之中。

    等我们冲过那雾,追到楼下,李先生早已跑得无影无踪了。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跑出了宅邸,还是仍旧躲在这屋子的某个角落窥视着我们。

    此时早已过了傍晚时分。大厅里没有一点光线,如果不是手电的照明的话我们简直什么都看不到。一时间屋里气氛非常阴暗。

    “操他妈的居然让他跑了。”光头心直口快直接就骂了出来,“另外猫叔你也太不行了,这找的什么人嘛,完全就是找个人来谋自己财害自己命。”

    猫叔此刻在笑,但是那笑容比哭还恐怖。“我刚认识那家伙,以为他只是个商人没什么实际寻宝的本事,看来那老油条其实道行不低嘛。靠一个瘆人的鬼故事,就把我们耍得团团转。哼,不过他迟早会知道,得罪了猫爷那一袋财宝可换不回来。”

    “李先生做这么多事情,不见得是为了那一袋财宝。”一直在一旁一言不发的黑围巾突然淡淡地道。【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