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八章:第二个故事

    猫叔讲的故事也不长。

    “其实,住在雪山上的这对夫妻和我们一样,都是寻宝人。他们年轻的时候自己去寻宝,因为擅长鉴宝,生意很快便做大,后来就专门资助年轻的寻宝人,赚的钱这辈子怎么享用都享用不尽了。一般来说人到了这种什么都有了时候往往追求就高了,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需求就来了。这时候他们想起了年轻时探索过的一个青色小镇里找到过的一个宝物。这个宝物就是李先生故事里那个被年轻男仆毁了的珍宝。”

    猫叔此刻顿了一下,望向我们,提问道,“你们猜是什么?”

    看我们没有反应,猫叔继续说了下去。“普通人不会想到。那宝物并不是什么金银珠宝,而是一瓶据说是神兽的血。有人说那是麒麟血,用来做药引有奇效。把这瓶血当成最贵重的宝物收藏着,因为麒麟血热,欲气则燃,所以需要收藏在最阴寒的地方。那夫妇俩因此举家搬来这个雪山宅邸,专心练丹想靠那瓶血制出长生不老的仙药。夫妇俩像收藏最宝贵的宝物一样收藏那瓶血。谁知道这血却被一个顽皮的男仆偷喝了。和李先生的那个故事一样,他被抓住,关在一间房里,”

    猫叔说道这里又顿了一下,悠悠地看了我们一眼,继续道,“但那夫妇俩并不是忘了把他放出来,他们是故意杀死这个人的。因为他们相信麒麟血还留在这个男孩的身体里,只要杀了这个男孩,榨干他,就有办法还原那瓶麒麟血。”

    “怎么可能!”我惊叹,一股强烈的恶心感涌上喉头,“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会发生这种事情吗?”

    “小简你还是太天真了,”猫叔摆摆手表示不耐烦,“那对夫妇也是道上的人,过去为了盗宝什么事没做过,现在杀个手下也算不了什么。总之他们为了还原这个宝物,可以说花了无数的心思。”

    “我还是不能相信,”我叹了口气,心头一阵绞着的愤怒,“只是为了一瓶血,就害死一个人……”

    “哼,一瓶血?我真不敢相信这话是小简你说出来的。你应该明白麒麟血的价值啊!”猫叔对我的话表示不屑,同时向我投来了一个诡异的眼神,“麒麟乃是神兽,我们凡人连它是否还在世界上存在都不知道,所以它的血说多珍贵都不为过。你能看得出来李先生也是个有钱人吧,他拼死命来这里,在关键时候还对同伴下杀手,难道还不是为了这瓶血?能让他废这么大心思的,难道不是好东西?”

    说到这我脑子里便想起在车上时李先生反复查看的手机和他奇怪的表现,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仔细想来,李先生这人从一开始就打算杀了我们了。他本来就和猫叔这些流氓地痞看上去不像一伙的,能让他这么一个养尊处优的人出手,看来那麒麟血的确很宝贵。但是,有一个地方我还是不明白,他既然知道这个地方有宝贝,为什么不自己一个人上来寻,偏偏要叫上我们?把我们叫来又要杀了我们,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麒麟血具体有什么功效,猫叔你知道么?”肉丸问道。

    “麒麟血乃是至热之物,关于它的传说很多,有人说喝了能长生不老,有人说百毒不侵,有人说它对治疗风湿,血虚等一切寒病都有奇效,还有人说它有极强的壮阳的功能。”

    一听最后那功能,我们盯着猫叔恍然大悟,心想怪不得这些大叔都这么醉心于寻找这东西。有难言之隐啊。

    “但是,关于麒麟血的说法也不全是好的,”一旁的黑围巾淡淡地插了一句,“据说麒麟血性极热,所以只有本身底虚的人才能饮用。如果服用的人身体本来就阳气正旺,反而有可能会因为过热爆血而死。”

    猫叔对这段话却不以为意,仍旧在一旁自顾自长叹,道,“不管怎样,我们与这宝血或许都无缘了。只怕刚才那房间床上的就是那男孩的干尸,可惜已经被李先生拿走了,可惜啊,可惜啊!”

    “不对啊,猫叔,”一旁的肉丸摇了摇头,“之前我们说过,这个地方不是一个养尸地么?如果有个小孩子的尸体一直在这里,它可能会一直乖乖地呆着么?”

    “说不定,它没有变成干尸。”我突然道。

    因为这时有一个念头突然在我脑中闪过。我赶紧往前厅的左边走廊跑去。前厅走廊就是我看到过的那个蓝衣小孩消失的地方。受到刚才那个想法的启发,我急急忙忙地在走廊的地板上摸索,摸着摸着果然就找到了一块可以翻开的地板,一揭开底下就是一条幽暗的石楼梯,尽头处一片浓黑也看不清状况。这个地下通道我当时没发现,想来我曾经看到过的那个小孩很可能就是逃到这下面了。

    大家看我举动怪异,都吓了一大跳,纷纷追了过来。

    我指着那地下通道,告诉他们我曾在这屋里看到过一个诡异的穿蓝色斗篷的小孩,当时那小孩就是跑到这个地方不见了。大家望着那黑漆漆的走廊,一阵沉默。

    “难道,那小孩其实呆在这下面?他现在是人,还是僵尸?”猫叔沉吟道。我有些惊讶的是,他那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猫叔,下去看看么?”光头已经拿起武器做好准备了。肉丸保持沉默,但也默默背起了装备。

    “喂喂,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我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们,我把路指出来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他们真的会准备下去。自从进这屋子以后我连连受伤,现在右手蛇毒还没完全散,一心只想快点回家好好吃个饭睡个觉,实在无法理解他们怎么还能如此兴致勃勃。“那蓝衣小鬼是人是鬼都不知道,下面是什么情况我们更是不清楚。这样太危险了。”

    猫叔他们用奇怪地眼神看着我。我看他们还没懂,就继续说道,“何况,就算那蓝衣小鬼就是那喝了麒麟血的可怜虫又怎样?难道你也想从那尸体里取血,就算取到了你觉得那血还有用么?”

    “小简,我还以为你本会比我们更执着,没想到居然怂成这样。”猫叔抽了根烟,叹了口气,用一种不解的眼神看着我,仿佛我是个陌生人一般,“你认为我们这么辛辛苦苦下坑寻宝,只是为了那麒麟血,干尸,金银财宝?”

    他仰天吐出了一个烟圈,做出了我见过的这大叔的最帅的一个表情。“所谓的宝物不只是这些东西啊。对我而言,每个寻宝地的‘秘密’都是我渴求的至宝。”

    他说着就径直走进地道。光头他们也随着跟了下去。地道口就只剩下我和黑围巾了。

    看我还没理解,黑围巾开口道,“猫叔就是这样,总是在找更大的刺激,对他来说金银珠宝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见识到更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或许,每个寻宝人都是这样。你不需要太惊讶。”

    “那你呢?”我还是有些无法理解,“你为什么又要来这里,你本来只是个司机吧?”

    “我也有我的宝物。”黑围巾只是耸耸肩,轻描淡写地回答了我的问题。“怎么样,我们在这里等着还是下去?”

    “这屋子看上去还是很不正常。”我环视了一下幽暗的室内,叹了口气,“我们只好也跟着下去吧。”【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