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所谓真相

    我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此刻正坐在地下室那7把椅子其中的一张上面。

    双手双脚都被铁环扣着,锁在椅上。

    我还活着?被那女鬼绑到这个房间了?这又是为了什么?

    更奇怪的是,全身好像被淋了类似于汽油一样的东西,湿漉漉的非常难闻和难受。我想站起来,却发现全身被铐得很紧,根本动不了。

    我赶快回头看看周围,发现猫叔,光头和肉丸都各自被绑在一张椅子上,看上去都处于昏迷不醒状态。

    面前不远处,就是那个高高的奇怪的架子。架子的上方延伸出的托盘上,点着7只长短不一的蜡烛。那蜡烛的味道出乎意料地呛人,不知道是用什么动物的油脂做的,总之闻起来很恶心。蜡烛明灭的光照在屋里,一切都显得恍恍惚惚。光打在我们的脸上,每张脸都显出一种憔悴和恐怖来。

    我突然惊讶地发现,那7个托盘,每个的底端都连着一根粗棉线,棉线的另一端,则连着我们的脖子上的那个铁环。

    “喂,大家快起来!”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这蜡烛继续燃烧下去,必定会点燃我们底下的棉线,然后把火引燃到我们身上。而我们身上现在都浸满了汽油,遇火则燃,必定会烧得灰都不剩。

    然而,不管我怎么大喊,其他几个人都充耳不闻,似乎陷入了很深的睡眠。然而我注意到黑围巾并不在其中,不知道这家伙跑哪里去了。我抱着一丝希望在屋里大喊,希望黑围巾跑出来救我们,然而我的呼喊却只是在空旷的地下大厅回响,依旧是没有任何回应。

    我把头转回到中间的那个架子上,才发现那7根蜡烛中,我的是最长的,猫叔的是最短的。按这个速度,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猫叔就会被引燃,在我们面前被活活烧死。或许紧跟在他之后,就是光头他们。或许他们还没断气,我自己也会被燃烧起来。

    那个阿飘,是想让我们都给她陪葬么?

    “怎么办,怎么办?”一想到等会的惨烈画面,我脑子一下就懵了。这些人能不能说都是我害死的?如果我从一开始就没假扮成小简爷,这次的寻宝活动是不是就不会进行,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又或者说,如果我是真正的小简爷,那我就能救他们,他们就不会死了。一种强烈的内疚感觉涌上心头,所以火虽然没烧到我身上,但我的胸口就像被烈火焚烧一样难受。

    幸好我的脑袋还算比较清醒,这种强烈的负罪感只是短时间影响了我的判断,因为我知道这种情况下自责毛线意义都没有。我决定先想想自己有什么能做的。勉强让自己精神集中起来,我开始观察自身和周围的环境。

    我现在身上有5个地方被铐着,分别是四肢和脖子,密密麻麻缠绕的锁链使得我们无法动弹。如果轻易乱动可能还会弄翻前面架子上的蜡烛。现在我们全身都是汽油,一碰到火星就完了。我再仔细看身上铁链缠绕的方式,发现缠得颇紧,没什么空档。所有的锁链都缠绕着,然后——我发现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汇聚点,把那段锁链拉开来看,发现一把密码锁露了出来。这是很普通的密码锁,上面有着4位的密码,只要选择对了位置,应该就能打开。不过说实话,虽然只是4位的密码,但是也有一万种选择,绝不是在短时间内能解决的。

    这把锁并不小,一个环扣扣着5个锁环。我仔细一想,只要把这把锁打开了,所有的锁链都能松开,虽然手脚上的环还扣着,但已经有活动空间了,起码能先把那面前的棉线弄断,解性命之忧。然后我活动一下两手,发现拨弄那把锁还是可以的,当下又稍微放心一点。

    其实这把锁放的位置非常显眼,一开始没看到只是因为我太心慌了。然而下一秒我却感觉到更大的颤栗,我现在全身都被束缚得动弹不得,却能灵活地拨弄那把锁,这说明捆绑我的人一开始就是这么设计的。

    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功夫?那阿飘把我们带来这个地方,用死亡威胁我们,却又留给我们一线生机,为什么?

    自从进了这屋子以后,发生的事情就屡屡超乎我们的预料。仿佛每当我们猜想a的时候,出现的一切都会把我们引向b或c,逼迫我们否定前面的猜想。儿童房、养尸地,消失的门,地下室的7把椅子还有那石走廊里的女鬼,所有的线索都非常的复杂而且毫无关联。

    然而我却有一种奇怪的直觉,就是每当现象越纷繁杂乱的时候,它们的背后的真相却往往出乎意料的简单。

    我强迫自己思考。想把至今为止出现过所有的线索整理一遍。谁知道,这时候却有人开口说话了。

    “还不明白吗?”

    从地下室的阴影里走出一个人来。慢慢走到我的面前。

    他正是我之前看到过的那个蓝衣斗篷人。我瞪大眼睛看着他慢慢走到我的面前,拉下头上的斗篷。

    我看到的是一张小孩的脸。约莫十二三岁年纪,头发深红,有着天然的小波浪,模样看起来还相当清秀。

    “你是谁?”

    “我是谁你还猜不出来吗?”

    “你是那个被害死的小男仆?”我问道,心里有些发毛。这么面对面和鬼说话,我还是第一次。

    “哈哈,哈哈。”男孩简直笑弯了腰,“你说我是那个因为偷喝了麒麟血,然后被屋主夫妇杀死,然后还要从身上取血的那个小男仆?”

    “怎么,你不是吗?”我有些迷惑地看着他。他的脸色惨白,蜡烛灯光照过他的身子,投影在身后的墙上。按理说,那里本该有他的影子的,但却还是空空的一片,仿佛光是穿过他的身子的。眼前的这个绝对不是活人,我告诉自己。“你不要骗我了,我不会上当的。”

    “谁说我要骗你了,”男孩止住笑,拖着下巴走到我面前,伸手翻我的衣袋,一手扯出那个被我装在袋子里的“典藏版蒙面超人模型”,在我面前扬了扬,笑道“这东西是你从我的卧室里拿的吧?知不知道这个东西多少钱?你觉得普通家庭的男孩子有资格得到这东西么?”

    我吞了口口水,想起了曾经在杂志上看到的这套模型的价格确实是相当不菲。一个小男仆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我早该意识到这个问题的。

    男孩撂了撂他的额发,让我看清楚他的样子。我突然意识到,他长得和之前把我们弄晕的那个女阿飘很像,都是深红色头发,有小卷的波浪。这种头发让我有一种熟悉感。慢慢地我想起我在那里看过她了,是在大厅的那副油画上!那女阿飘就是油画上那怀抱婴儿的女人!

    “你是这宅邸的小主人?那门外走廊里的,是你的妈妈?”【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