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章:病友和镜花水月

    听到背后有人,我吓了一跳。赶紧转头,只见一个身材干瘦,约莫三十岁左右,戴着一副厚厚眼镜的男人正站在我身后。

    自从今早我一回来,我就发现我的病房里多加了一张病床,然后这个男人就搬了进来。他一直在对面病床上收拾着东西,看样子应该是我的新病友,只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做自我介绍。这个人存在感出乎意料地低,不仅护士们没怎么搭理过他,甚至连林医生来给我做心理咨询的时候,都没有请他出房间去,任由他一直在旁边默默地听着我的故事。

    听见他不像那些医生护士那样一口就否认掉我说的话,我顿时感到有些欣慰,转头就和他攀谈起来。言语中我了解到,厚眼镜原来也曾经是医院里的一个心理医生,只是最近在和人推撞时候不小心受了点伤,所以来医院住院几天,也因此得知了我的经历。

    “你真的相信我的故事,相信我没有说谎?”我问道。

    “人在说谎的时候,眼神和姿态会和正常时候有些不同,很容易会出现托腮,眼神上移等小动作。”厚眼镜向我解释道“而你在说话的时候身体很自然,逻辑也很完整,所以我觉得你并没有在说谎。”

    “但是,我的这个故事确实比较离奇,鬼和僵尸都出现了。”我叹了口气,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对方,“你虽然不认为我在撒谎,可是如果你觉得我在说疯话我也不会觉得奇怪。”

    “哈哈,相信这世界上有鬼有什么奇怪的,我还相信鬼能穿墙呢。”没想到厚眼镜听到我这话,反而笑了,“而且说真的,世界上不仅仅只有你遇到过离奇的事情,我遇到的事情,也是离奇得很呢。”

    “您遇到过什么离奇的事情么?”一听厚眼镜这么说,我的好奇心一下被勾起来了。要知道,我变成植物人的时候大概十七八岁,正少年心性的时期,既然听到厚眼镜说他也有过奇遇,我自然是本能地就追问了起来。

    听到了我的追问,厚眼镜向我说出了他的故事。

    “我出生和长大的地方,就在这附近居民小区的一栋老楼里。”厚眼镜平静地说道,“爷爷很年轻的时候就在小区里买了一块地,自己和弟兄们一手一脚盖起了那栋老楼,我们全家一直住在那栋楼里。我们只知道爷爷中年成家后做的是药材生意,偶尔还帮帮邻里的人看看病,而他早年是靠什么发家的,却从来没有提起过。爷爷不管卖药看病都很厚道,能给人帮忙就帮,不能的话也是很谦虚地叫别人找更好的医生去。所以在左邻右里眼中爷爷一直都是很踏实的一个人。

    可是有一天晚上爷爷喝醉了酒后,却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厚眼镜说到这里,顿了顿,咽了口口水。我赶紧给他倒了杯冰镇奶茶,晃了晃杯底的冰给他递了过去,可是他只是看了看却没有喝,只是继续地说了下去。

    “那是一个普通夏夜的夜晚,我们一家人和往常一样早早地吃完晚饭,搬了椅子凳子坐在老楼前聊天喝茶,爷爷和平时一样,一边乘凉一边和我们讲起了各种有趣的鬼话传说。当时我还很小,只记得爷爷那天兴致很高,不知为何喝了很多酒。

    突然间,远处街角传来了哭喊的声音,跑来了一个女人,她当时怀抱着她的小儿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跪着找爷爷,请他救命。原来她的孩子不小心掉到开水锅里,全身的皮肤烫伤了一大半,女人家很穷,请不起好医生,只能找爷爷帮忙。

    如果在平时,爷爷肯定是好心劝女人送孩子去大医院。可是那天爷爷喝了点酒,不知为何胸脯拍得老响,说把孩子寄养在他这里一天,明日保证送还一个完好无缺的儿子给女人。女人哭着答应了。然后爷爷把孩子抱进老房子顶楼,他住的屋里,把顶楼门窗都关好了,然后嘱咐家里所有的人不许上楼骚扰他治病。家人一向很尊重爷爷,虽然疑惑,却不曾反对。

    结果一日后,爷爷叫来女人,随后召来一孩儿,只见活蹦乱跳身上毫无半点伤痕的,正是女人的儿子。”

    “那孩子就这么痊愈了?”听到这里,我吓了一大跳,“这不可能吧!那么厉害的烫伤,就算有最好的药物治疗,怎么也得几个星期才能痊愈啊。”

    “没错,我们当时也都很疑惑。”

    “那你爷爷有没有和你们说他怎么做到的?”我追问道。如果他的爷爷真的有这种治疗烫伤的灵药,那想必对当今医疗界都会有极大的助益。

    “孩子痊愈后,我们当然都有追问爷爷。”厚眼镜回答,“当时爷爷只是笑而不答,说以后有合适的时机就会把这手艺告诉我们。我们当然也就安心等待了起来。可是没想到,过了几天,爷爷竟然慢慢变得不开心了,也不愿意再有人和他提起这小孩的事情。

    但是因为这件事,慕名找他看病的人很多,可是爷爷却再也不愿帮人治病了。我们也问过他为什么,可每次爷爷都会大发雷霆不许我们再提起。”

    “那后来呢?”我问道,“他最后有没有告诉你们?”

    “没有。”厚眼镜说到这里叹了口气,“直到两个月前爷爷突然病逝,至始至终没有传授给我们这神奇的治疗技术。”

    “太奇怪了,这太奇怪了。”我顿时对这件事极度好奇起来,胸口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一样,忍不住问道,“你的爷爷最后有没有留下什么遗嘱之类的,提到了这件事情?”

    “爷爷的遗嘱很早就拟好了并找人公证了,里面并没有任何和这个秘密相关的东西。”厚眼镜道,“不过在爷爷弥留之际,我曾经在他塌边听他喃喃地对我们几个后辈说过,他把那个秘密留在了老房子的某个地方,但我们问他具体藏在哪里,他又死活不肯说出口,只是不停地模糊重复着‘镜子,镜子’几个字,然后就撒手人寰。”

    “镜子?”一听到老爷爷留下了线索,我情不自禁地代入了寻宝人的身份,猜测道,“你爷爷既然说了镜子,会不会那秘密就藏在某面镜子里?你们去爷爷生前常去的地方好好找找那里的镜子,没准就能发现线索了?”

    “事情要有那么单纯就好了,可是爷爷临终的话绝不是叫我们找一面镜子那么简单。”厚眼镜苦笑道,“其实早在很久以前,爷爷就已经把大部分生意和财产交给了子女,自己一个人足不出户终日呆在老房子的最顶层,不知道在研究着什么。如果说他有藏宝的地方,那一定是老房子里面,可是老房子里的镜子我们早就检查过许多遍了,根本没什么特别的。

    不仅如此,老房子里其他爷爷常呆的地方,我们几乎都一一找过,也没有多少线索。到后来我们家其他的亲戚基本都放弃了,说爷爷估计早就把那秘密毁了,只是他自己以为还留着。可我始终相信爷爷在临终前说的话是真的,他留下的宝贵研究资料一定藏在老房子的某个角落,只是那个秘密就像爷爷所说的一样,是藏在镜花水月里的幻影,而我们还没能力找到它。”

    厚眼镜说到这里,默默地低下了头。

    p.s:9月日更,大家的支持和收藏是我的极大助力!望支持!【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