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七章:地下室和密道

    “那就说明,这家伙是养来做试验用的。”我盯着大黑鼠慢慢地道,“它要么就是从医院的实验室里跑出来的,要么就是来自这栋楼的某个地方。”

    我说完,把大黑放到地上,对着厚眼镜道,“这种动物认家的能力很强,我们跟着它,看看它是从哪里跑出来的。”

    大黑四只小短腿一碰到地,马上像兔子一样,一扭一扭地疯狂往外跑。我和厚眼镜在后面紧紧地跟着。只见它迅速地一窜,就从客厅窜到了卧室,然后一下子钻到了卧室的床底下。

    “难道这床里面有个老鼠窝?”厚眼镜明显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不语,径直走到床边,把床往侧面拉开了一条缝隙。大黑老鼠没有从床底下钻出来。我朝厚眼镜招了招手,示意他来帮我一起把床挪开,看看下面是个什么光景。可是厚眼镜却只是站在一旁,没有动。

    “喂,老兄。”我此刻有点不悦,“一路走来,都是我在干活哪,你就在一旁看着,似乎不太合适吧。”

    “我有洁癖。”厚眼镜却很坦然地回答道,“灰尘太多的地方,我不愿意碰。何况是老鼠钻过的。只能拜托您了。”

    此刻,我的心中有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心想怪不得你一直怂恿我来老房子,感情就是想找个苦力而已。然而我却是一个软性子,容易在别人的请求下心软,却从不愿意去勉强别人。既然他不愿意帮忙,我只能自己动手,努力地把整个床翻了过来。

    床被翻了过去。然而床底下空空的,老鼠不见了踪影。

    “还真是奇怪。”我喃喃道,“刚才那只大黑跑哪去了呢?”

    不住伸手在床底瓷砖上敲打了起来,果不其然,靠近墙壁的一块尺余宽的瓷砖,在我轻轻按压下,就翻转了过来。一阵陈腐的味道从翻板低下冲了出来,我探头朝里面看了看,只见里面是极其陡峭的楼梯,黑漆漆地不知道延伸到哪里。

    “天哪,这是?”厚眼镜看见我有发现,一下子就冲了过来。看样子他对这个密道也是完全没有了解。

    “这是密道。”我微笑着道,“你说过的吧,这栋楼是你爷爷带着工程队自己盖起来的,看来他从一开始设计的时候,就已经别出心裁了。”

    我说完,敲了敲旁边的墙壁。“从位置上来说,这扇墙的背后,应该是南座里的一个住院病

    房。可是谁也没想到,在南北座之间的空隙里,竟然还藏着这么一条密道。”

    “那我们快下去看看吧。”厚眼镜道,“爷爷的秘密,肯定藏在这下面!”

    我点头表示同意。既然都找到密道了,岂有不去看看之理?唯一可惜的是没有手电等照明设备,我们只能在屋里找了个打火机,点着了外面放着的香薰蜡烛,用烛台撑着,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去。密道十分狭窄黑暗,烛台的灯光斑驳琉璃,跳跃的光线照在四周紧贴着我们的墙壁上,显露出无比光怪陆离的景象。

    此刻我的好奇心达到了。究竟是怎样神奇的技术能让全身烫伤的孩子一夜恢复原状?厚眼镜的爷爷又为何一直不肯透露这种造福万世的医术?答案马上就要揭晓了。强烈的兴奋感让我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使得我即使走在这么陡峭危险的楼梯上,也是半点恐惧之意也没有。

    我们就这样,在黑暗中走了很久。走着走着的时候,厚眼镜说,估算起来,我们已经走了超过四层楼,也就是说,我们所到达的地方可以说已经是在地下。越走我可以说越是心惊,没想到这楼梯竟然可以通向这么深的地方,没想到这楼原来还存在着一个从来就不为别的任何人所知,只为只为爷爷一人所有的地下室。在黑暗中我们又走了一会,气温也变得阴冷了起来,终于阶梯不再往下延伸,我们来到了隐藏的地下空间。

    此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长长的石头走廊,走廊深处黑漆漆的看不清个究竟。一种异样的熟悉感在我心中涌起,四周的空气潮湿又带着奇怪的味道。我和厚眼镜又往前走了几步,举高手上的烛台。在幽弱的火光下,映照出走廊尽头一个大房间的轮廓。

    一路走来,我一直思考着爷爷的地下室会是个怎样的模样,是仔细整齐地放着各种研究资料,还是已经破败得一无所有?我脑子里出现过多种不同的设想,然而最终这房间的模样却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因为这个地下房间的中央,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7把围成圈的锈迹斑斑的椅子!椅子底下一团漆黑中透出色彩斑斓,似曾相似的图腾在对着我们张牙舞爪!

    手中烛台灯光昏暗,光影下椅子的暗影在地下室四周的壁上摇曳,仿佛魑魅魍魉在白墙上跳舞。房间的空气并不通畅,**的味道像一个帐篷把我们包裹其中,似乎在寂静中又传出一把魅惑的声音,诱惑着我们走上前,坐到那几把椅子上。

    看到宛如雪山凶宅地下室的一幕,除了深吸一口冷气我再也做不出别的反应。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再看到这样的光景,更没有想过城郊的一座看似普通的私人宅邸,和医院附近的一座老房子,竟然有着如此微妙的联系。

    当然,仔细分辨起来,这两处设计还是有着微妙的不同之处。首先,这个地下室里的椅子虽然也是被固定在地上的铁椅,可是上面却没有了锁链。而且这次出现在石板地底的图案,也不像在雪山凶宅那样保存完好。地上有烧焦的痕迹,似乎是有人焚烧过,想毁掉这些痕迹。在厚厚的碳黑遮盖下,我们仔细辨认地上那图形,发现它并不是在雪山凶宅出现过的那条首尾相接的衔尾蛇,而是两条缠绕在棍子上的蛇的形状。这两条蛇画得栩栩如生,相互缠绕,一左一右围着中间的棍子形成一个特殊的图腾。

    “这个标志是——”厚眼镜看到后有些惊讶,“居然是双蛇杖?”【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