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九章:厚眼镜和老房秘密

    虽然我并没有见过太多人偶,但自我第一眼看见这个娃娃开始,我就认定她是我今生能见到的最美丽的娃娃。能感觉到她窈窕的身上散发出的一阵阵带有魔力的气息,我忍不住轻轻抚摸她身上漂亮的哥特式衣服,端详着她嘴角似有若无的顽皮微笑,痴迷地看着她深邃的银色眼眸。

    “天哪,没想到你的爷爷竟然还会做这样的东西,真是多才多艺!”我惊叹着抱起其中一个娃娃,仔细地爱抚了起来。其实我发现这两个娃娃是打算做成完全一样的,只是其中一个已经接近完工,另一个则只完成了1/3左右而已。我痴痴地看着那个人偶,然后突然发现在她的手臂上系着一个小牌子。

    “赠与吾孙。”我翻开那个牌子,看到上面写着这样的字,轻轻念了出来,然后往下继续看,发现下面还有一行字——“愿你和娃娃一样永葆美丽可爱”。美丽可爱?

    “喂,你发现什么了?”远处的厚眼镜一边看着书柜上的书,一边朝我喊道,“是不是你找到了爷爷留下给我的东西了?”

    “嗯,可以这么说。”我说道,“我发现了两个很漂亮的人偶,一个快做完了,一个还没做完。上面写着‘赠与吾孙’,是不是你爷爷打算做完送给你的?还是说送给其他孙辈?”

    “我们家孙辈就我父亲有孩子,我是独生子,所以当然是送给我的。”厚眼镜道,“事实上,在爷爷急病之前,确实快接近我的生日了。爷爷应该是想在生日之前把这个做出来当礼物,可是还没完全做好就重病去世了吧。”

    厚眼镜说完叹了口气,然后又叮嘱我别关心那些不重要的,赶紧找爷爷的研究资料才是正道。可是这个回答却似乎和人偶手上的吊牌有些矛盾,我小心翼翼地把人偶放下,顿时警觉了起来。

    其实自从今天进入这间老房子的时候开始,我脑子里就一直在积累着一种不对劲的感觉,只是这种感觉我一直没法理清。直到这时候看到这个人偶的时候,我才突然明白究竟是哪里让我感觉不对劲了。

    “那个,先生啊。”我缓缓转过身,把蜡烛举到胸前,看着不远处的厚眼镜道,“你真的是这老房子主人的孙子吗?”

    厚眼镜和我的直线距离并不远。然而因为光线微弱的缘故,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觉得黑暗落在他身上,这时候的他让我感觉到分外有距离感。

    听到我的问题,厚眼镜似乎犹豫了片刻,然后才淡淡地道,“你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

    他没有马上反驳,这让我暗暗吃惊,其实我并不希望自己猜对。听到了他的反问,我清了清嗓子,说出了我的理由。

    “今天从一进入北座的时候开始,我就隐约感觉到了某些地方不对。首先是我们跳窗而入的那个房间,你说那是你从小住的卧室,可是在那个卧室的床上却铺着hellokitty的床单,墙上还贴着试衣镜。这似乎是女生卧房常有的布置。后来在顶层的房间里,我看到了两张按摩椅,上面居然还堆满了布偶熊和兔子,成年后还喜欢这些的,似乎也只有女人了。”

    “一条床单和一面镜子而已,可能是偶然。”厚眼镜用耐人寻味的语气说道。“玩偶什么的,要局限着说只有女的才会喜欢,这也太狭隘了。”

    “没错,我开始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我看到这个人偶手上的挂牌的时候。”我继续道,“老爷爷在牌子上写,这是送给他孙辈的礼物,愿收到礼物的人能和娃娃一样永远美丽可爱。从这句话就可以看出,这礼物是送给老爷爷的孙女的。所以我刚才才会问你,你的爷爷有多少孙辈,可你却说老爷爷只有你一个孙子,这不就是矛盾了吗?”

    说完,我仔细地观察起厚眼镜的反应来。事实上我知道这推理并不严密,有很多地方可以反驳,而且即使我真的猜对了,似乎也还是有不能解释的所在。如果厚眼镜能告诉我我的推论全是错的,我反而会觉得很高兴。因为我真的不愿相信自己被骗了,更不愿去思考和厚眼镜的相交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个阴谋。然而我们之间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随着沉默时间的延长,我的心一点点的坠入冰窖,羞耻和恼怒涌上我的心头。

    “如果你不是这屋子的主人的话,那你究竟是谁?你的目的是什么?你为什么会对这里发生的事情这么了解?”我质问道,“一路过来的时候,你什么都不愿意碰,什么都不愿意亲自动手,是不是因为你不想留下任何证据?你一见面就怂恿我来帮你,是不是只是想找个替死鬼?”

    我一口气问出了许多问题,面对我的问题,我原以为厚眼镜会否认或认同,然而他都没有。他只是露出一个嘲讽中又带着苦涩的表情,看着我道。

    “寻少爷,你还真是一个怪物。有时候联想归纳能力挺强,有时候头脑又那么迟钝。可惜的是,直到现在你还是没有帮我找到爷爷的秘密藏在哪里啊,你没有能力找到它啊!”他冷笑着说了这句让人感觉不知所以的话,然后又叹了口气道,“没想到找到了你,也还是帮不了我!”

    他说完,身体就慢慢退入房间的黑暗中。我意识到他可能要逃跑,赶紧就想追过去,可是不知道哪里吹来的一道劲风,竟把我手上的蜡烛吹灭了。我顿时感觉伸手不见五指,什么都看不到。等我急急忙忙拿出打火机点燃蜡烛时,厚眼镜已经消失不见了。

    “妈的,居然让他跑了!”我气得跺脚,拔腿就想往外追去。

    然而我追了两步,却不禁疑惑地停下了脚步。因为当我跑到地下室的走廊上的时候,突然感觉有熙熙攘攘吵杂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竟是有人往这地下室来了!

    (希望大家能多多评论,给我的文章一些意见哈。谢谢!)【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