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不存在的人和幻想

    可是,这里是林医生的家?这个事实一下子超越了我的接受范围。虽然我已经推测出了厚眼镜并非这栋楼的真正主人,可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其实是林医生的房子!而这栋楼原来的主人,那位了不起的老爷爷,竟然是林医生的爷爷。

    “医生诊断某身份显赫的病人有精神病,该病人不服故闯入医生的住宅进行报复破坏”——医闹的逻辑链条完整,几乎连我也要相信是这么回事了。

    但是,事情并不是这样的。此刻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深陷阴谋之中。恐怕厚眼镜来找我搭讪的时候,阴谋就已经开始。而他之所以骗我来,显然是想借我的手,去盗窃林医生家的秘密。林医生估计也是受了旁人的蛊惑,所以才会对我产生了误会,而这肯定也是阴谋的一部分。想到这里,我意识到自己必须说出厚眼镜的事情,不能让自己白白含冤。

    于是我马上清醒了起来,心里的怒火也熄灭了,真诚地向林医生做出了道歉。

    “林医生,对于我不小心闯进你家里和破坏了许多家具的事情,我必须说对不起。只是有一样事情我必须告诉您,那就我其实并不知道这里是您的房子,所以我真的没有报复您的意思,请你相信我。”我解释道。

    “事实上,我之所以会来这里,完全是因为同病房的那个带着厚眼镜的病友怂恿。他说这里是他的房子,希望我来这里和他一起探索他爷爷医术的秘密,我才会出现在这里。当然,这么说你们不一定会相信,可是我说的都是真的,一切都是他的计划。”

    我说到这里,稍微顿了一顿。可以看见林医生的脸色变化很快。她的脸色原本因为愤怒而通红,可是当我这番话说完以后,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然后又变得一片铁青。我正暗自庆幸自己的辩解说得到位,没想到林医生却大踏步走了上来,一下挥开按着我的那几个大汉,然后提起我的衣领,“啪啪啪啪”地左右开弓,连续打了我四个耳光。

    林医生的这下举动所有人都吓呆了。几个精神科医生急忙跑过来连拉带哄地拉开林医生,而小洁则急忙跑上来把我扶住。林医生的这四个耳光是拼了死力去打的,我的双脸脸颊一下子红肿了起来。

    “你,你干什么……”我靠在小洁的身上,因为太过惊讶以至于连愤怒都不会了,只是茫然地看着面前施暴的医生道,“为什么要打我?”

    “因为我要你闭嘴!你这个胡说八道的疯子!”林医生竭斯底里地喊了起来,“什么被人怂恿逃出医院,呵呵,这么幼稚的理由会有人相信吗?什么有人告诉你老房子的秘密,其实不就是你到处打听到我家的事情,然后编出个人来给自己洗白的吗?院长!你还要让他继续这么胡说下去?”

    林医生说完,把头转向院长,眼泪流了出来。“求求您,马上把他带走吧,不要再让他到处自由活动了。否则的话,他肯定会继续不停地骚扰我和我的家人。求求你,救救我们吧……”

    “小林,我明白了。”院长安慰起她来,“我马上带寻少爷走,你也不要激动。寻少爷确实需要精神分裂方面的治疗了,具体的事情我很快会去安排的。但是你刚才打人的行为绝对是不对的,下次千万不要再这样了……”

    火辣辣的感觉从我的脸颊上传来。然而我怎么都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等等,难道你们个个都像林医生一样,认为我刚才说的都是是编造的吗?可是你们可以去找我的那个病友啊!”我大吼道,“你们应该知道的吧,他和我一样也逃离了医院,等你们抓到他的时候,带来和我对峙,到时候真相就会水落石出了!”

    “寻少爷,够了!”没想到我刚说到一半,身边的小洁就用力地拽住我的手臂,她看着我的大眼睛里含着泪水,带着三分悲伤,七分怜悯。我正不解的看着她,就听见她悲伤地道,“寻少爷,你要知道,你根本就没有病友啊!”

    “你说……什么?”一阵天旋地转。

    “寻少爷,你所住的是镜子楼里的高级病房,怎么可能会有病友呢?”小洁用力地摇着我的手,想呼唤我清醒过来,“而且,以你的家世,谁敢安排你去住双人间啊!”

    “可,可是……今天早上明明有一个男人搬了进来,我后来还和他聊天,他说这里是他家,希望我来帮他寻找爷爷的研究资料……”

    “这也正是我们感到奇怪的地方。”一位负责我们楼层的护士长开口道,“事实上,今天就有好几个护士报告说,她们在屋外听见你一直在和空气对话,好像病床对面还有一张床,床上还有人似的。”

    “你们的意思是说,我的病友是我幻想出来的?”我瞪大了眼睛,“可是这不可能啊,我确实是跟着他一路来到这里的。刚才我们还在一块呢!只是他听见你们下楼来了,就赶快逃走了。”

    “寻少爷……”这时候院长都开始叹气了,“如果按你这么说,我们下来的时候那人逃走了,那我们彼此应该会在密道里相遇,可是这里这么多人,有人看到你说的那个病友吗?”

    我环视众人,所有人都露出了否定的神情。

    我的身心一下子如坠冰窖。院长的无奈,林医生的愤怒,小洁的怜悯,还有众人的鄙薄……现在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厚眼镜是谁,他为什么要骗我来,他和林医生有什么样的关系,这一切都不再有意义了,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我的脑壳里顿时一片空白,对身边发生的一切都几乎失去了感知,只是任由几个精神科的男护士帮我带上制服重度精神病人专用的器具,任由几个医生给我注射了镇静剂,任由他们把我架着带离了老房子。身后的院长对林医生千道歉万道歉,希望她不要为房子被我闯入而耿耿于怀。林医生不置可否,只是催促大家快点离开。

    我就这么被扔进目前仍属于我的病房里关押起来。病房里原本能自由打开的窗户被加上了锁,门口看护护士的数量增加了一倍。原先厚眼镜所坐的那张病床也不见了,只留下空荡荡的墙壁,按医生的说法,这张床和那个人,只存在于我的幻想之中。

    (今天二更,希望大家收藏支持!)【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