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抽丝拨茧和客观分析

    虽然我只离开了这间病房不过小半天,可是周围的一切都已大变。唯一不变的是,这个病房仍旧空荡死寂,只有我和我的痛苦在房间内燃烧,照耀着房间惨白洁净的四壁。

    滴答,滴答。墙上的钟轻悄悄地走着。屋子安静地连这么轻微的声音都能听到。就连病房外的护士们,也都噤若寒蝉,不再有人敢在我房门口聊天说笑。

    无力,实在是无力。被注射了药物的我一下子瘫倒在床上,悲伤,愤怒,羞愧等多种痛苦同时侵入我的内心,同时还伴随着深深的迷惘。难道今天发生的一切真的都是我的妄想吗?难道我真的非礼了林医生而不自知吗?这么说来我岂不是一个下流无耻脑残的人?我心里一阵混乱,胃也像火烧一样灼热,一阵阵痉挛了起来。剧烈的胃疼让我忍不住在床上翻滚,出了一身冷汗,难道我就要这么痛死在这里?

    就在我痛苦翻腾的时候,一只温暖修长的手轻轻抚向我的额头,然后略温的毛巾轻轻擦拭我头上和脖颈处的点滴汗迹。我没有动,任由那人继续这么做,感觉痛苦亦随着对方的动作慢慢地从我身体抽离。

    因为我知道,奶奶来了。

    “奶奶,对不起,你才刚出去半天,我就又闯祸了。”我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看见她出现在我身边,情绪就像山洪决堤一样控制不住。我一把拉住奶奶,什么男儿流血不流泪的东西早他妈忘了,两行清泪从我的脸颊上滑落了下来。

    “小寻,别怕,我在呢。”奶奶看我居然流泪了,一边轻抚我的头柔声地安慰,一边倒了一小碗汤问我要不要润润喉。然而我却连水都喝不下,只是怔怔地盯着奶奶。有些东西,我想说却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奶奶也没有急着问,只是任由我拉住她的手,不停地颤抖。

    就这么彼此默然相对半响,我的心情才终于平复了一些,像把胸口的脏水倒掉一样,慢慢地讲出了今天事情的经过。讲完后,我用迷惘的眼神看着奶奶。

    “说实话,我突然连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都不知道了……我甚至怀疑自己在无意识中非礼侵犯了医生!”我抱住我的脑袋,迷惘地道,“奶奶你告诉我,我是不是真的是这么卑鄙下流的一个人?”

    奶奶听了我的话,微微一愣,沉吟半响后缓缓摇了摇头。

    “小寻,奶奶今天不在医院,没有办法做出绝对正确的判断。”奶奶说道,“只是从我的角度看,你是做不出非礼医生这样的事的。”

    “为什么这么说?”我擦了擦眼泪,低吼道,“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确定……快告诉我。”

    “这个嘛,一方面是我了解小寻,你不是这种不尊重女性的人。另一方面是,以今天的情况来说,你应该不具备做这件事的条件。”

    奶奶说完,指了指我床边还剩下一半液体的输液瓶,慢慢说道,“从这个瓶子的状况可以看出,早上心理医生过来的时候,你正在输液,所以我你应该没有能力像医生说的那样,做出非礼的举动的同时,又不会门外监视着的护士们发现。”

    她说着拿起了那输液瓶,看了看上面的标签,然后转过头明朗地看着我道,“另外这是西咪替丁氯化钠注射液,它是用来治疗胃病的。其实早在你还是植物人的时候,就出现过胃功能方面的问题,因此医生一直都给你开这种药。这是一种抑制胃酸分泌的药剂,但它有个重要的缺点,你猜是什么?”

    “什么?”我看她表情神秘,一丝好奇心激发了起来。“你快说,别卖关子。”

    奶奶看我问了,用手掩住嘴巴淡淡一笑道,“就是降低**啦。人的**不是凭空产生的,究其根本是人体激素和情感的共同作用。而你用的胃药有一个特殊的副作用,那就是抗雄性激素,所以长期使用会使人**下降。再加上你昨天一天在外奔波,晚上基本上没睡,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在咨询途中还能产生难以启齿的冲动,那说明你也挺……”

    “好啦好啦,我明白你的意思,你别说了!”这老顽童说到这里我才意识到她想表达什么,脸瞬间就红了。眼看再说下去节操就要开始外溢,我急忙制止了她,嘴边却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丝放松的惬意。看见我破涕为笑,这个老家伙也嘿嘿地坏笑了起来,然后舀了一勺香甜的汤放到我口边。

    温凉适中的汤水滋润了我灼热疼痛的喉咙,我腹部的绞痛慢慢得到了缓和。我一把抢过奶奶手中的碗,因为这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奔波和哭闹了半天,饥饿和口渴已达到了能承受的极限。奶奶看见我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也是松了口气,伸手轻轻摸了摸我的脑袋。

    “小寻,其实刚才奶奶说的,都是些胡言乱语,只为了让你能精神起来。”奶奶俯下身看着我,温柔地笑道,“奶奶相信你没有做坏事,也不是坏孩子,但是是不是真的这样,答案仍旧需要你自己去和医生好好交流才能得到。”

    “我知道啦,我不会放弃治疗的。”我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傲娇地笑了笑,“等林医生消气了,我会去和她好好谈谈。如果我真的做错了事,我一定会好好给她道歉,并努力弥补自己的过错。”

    “嗯嗯。”奶奶点点头,看我喝汤喝得狼吞虎咽,转身就给我叫晚餐去了。知道身边仍旧有奶奶陪伴以后,我感觉好受了许多,思想也活跃了起来。

    其实刚才奶奶的话虽然带着开玩笑的意思,但总体还是很客观的。而且细想起来,我确实也没有什么非礼林医生的必要。每天陪伴我的小洁比林医生年轻漂亮十倍,我要下手也该选她啊。想到这里我的心就稍宽,比较能确信自己不是那样下流的人了。

    可是这样一来,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

    那如果我没有做这样的事的话,林医生为什么要说我非礼她?我不禁想道。如果她只是生气我擅闯她家,直接说出来也就是了,通过污蔑我来泄愤,对她也没有好处。是为了博取院长他们的同情吗?有这个可能,可是总觉得仍旧不至如此。

    想到这里,我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一个很显而易见的可能性冒了出来。难道说林医生这么做是为了掩藏某些东西?她一口咬定我是因为非礼未遂所以才闯进她家进行报复,是不是因为她害怕我说出寻宝的事?因为一旦大家都认定我闯入她家是因为私愤,那就不会有人相信我是为了找东西才去的。这样她家里就算真的有什么秘密,也没人会深究了。不仅如此,她还总在强调我有精神问题,也是一样的道理。只要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个疯子,那我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有人相信。

    想到这里,我苦笑着摸了摸刚消肿的脸表示这种想法挺靠谱,然而很快的,我马上又意识到了新的问题所在。

    但这也不对,按这么推测的话,岂不是说明林医生家里真的存在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老房子的传说是我从厚眼镜那里听来的,这个人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说他并不存在。难道这个人虽然不存在,但他说的老房子的秘密确有其事吗?还是说这个人其实是存在的,只是他使用了很巧妙的障眼法,所以能在众人面前消失无踪?

    (求收藏,求支持!)【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