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林春花和林秋月

    我喊出了这个可怕的猜想。很有可能这个人根本就不是林医生,她是林医生的妹妹,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包了混进了医院。她身边那两个人也不是什么助手,而是她的同伙。既然这女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迟早都会败露,所以肯定是打算探听完秘密就离开。她是从小在寻宝人中混出来的,什么血腥犯法的事情没见过,所以会对我进行绑架恐吓一点也不奇怪,而且她完全可能会对我做出更可怕的事情!

    只是,这真的可能吗?双胞胎姐妹替换身份的事情我只在小说里看过,现实中我却一直怀疑它的可行性。相貌相同的人代替自己过她的生活就不会被发觉吗?应该怎么都会露出马脚才对。我这么想着,没想到面前这个可怕的女人却对我的猜想微微点了点头。

    “哦,猜到了吗?”‘林医生’挑了挑眉毛,媚笑了一下,“这么看起来你也还是不太笨啊。说实话,要装我的那个笨蛋姐姐还是很累的啊,当心理医生一点也不轻松,要斯斯文文说话也他妈地累死老娘了。”

    “你姐姐,她去哪里了?”我对她的承认感到相当震惊,可心想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拖延时间,便一边问道,一边偷偷把手伸在后头解绑着我的绳索。幸好这绳子是他们在老房子里临时找来绑我的,已经很是陈旧,而且我的指力不弱,那绳子也不太结实,我从纤维中间拉过去,悄悄拉断了一根。

    “我的那个姐姐啊,”说到这里林秋月眼中竟然闪过一丝不安,只听见她喃喃地道,“她太碍事了,所以……”

    “你杀了她?”即使知道眼前是个凶残的女魔头,我也不能相信这个事实,“你杀了你的亲姐姐?为什么?!”

    “姐姐的死完全是个意外!”林秋月冷冷地道,“她和你一样完全不识货!她说她找到了爷爷的藏资料的地方,可是我问她在哪里的时候,她却说什么我告诉你以后我们要一起来守护这个秘密,什么这种秘密最好还是永远不要公之于世。我想吓吓她,结果一不小心就……”

    “所以你就杀了她,然后还伪装成她的样子去医院上班!”我怒喝道,“你还有人性吗?”

    熊熊的怒火在我胸口燃烧,虽然我仍旧想不明白她的伪装计划怎么能瞒过医院里的同事的。因为即使两人样子一样,可是性格学识却是相差很远,理应会有很多同事怀疑才对。医院里那么多熟悉林医生的医护人员,他们怎么可能一点都没察觉呢?这不合理。我盯着林秋月的脸,想从她的表情上看到一点端倪。

    可是她听到我的斥责,神色却没怎么变化,只是冷笑着扭过了头。这让我更加弄不清她是怎么做到完美代替林医生的了。就在我迷惑之际,她身边的那个同伙却看不过眼了。

    “阿月,你为什么要告诉他!”男同伙道,“这些东西这小子知道以后更不会告诉我们秘密了。”

    “哎呀,所以说你们笨呐。”林秋月道,“其实我们告诉他与否都不影响。这小鬼聪明的很,他知道不管说还是不说我们都会把他灭口的,所以我们不如告诉他实情,让他死也死得明白点。”

    这个狠毒的女子说完,邪笑着看着我,仿佛我已经是俎上之肉。

    然而她却低估了我。事实上,在她刚才说话之际,我已经差不多解开了所有关键处的绳索,而愤怒也给了我力量。就在她说完话就在发呆之际,我趁机一下从束缚里挣脱了开来,然后一腿扫向我旁边站着的林医生的那个同伙。

    我这一腿带着怒火,又加上出其不意,一下子把那大汉扫得跌倒在地。趁这个档口我把脚上的绳索也踢开,双脚站定,赶紧拉上裤子,于此同时,助手已经缓了过来,再次扑到我面前!

    此刻我的位置可以说非常靠近地下室的中央部分,背后就是那7把椅子组成的圆圈,可以说退无可退。眼前这混蛋的脸狠辣又狰狞,他的速度是何其地快,我就算想闪避也无从谈起!

    这个时候,我做了一件过了很久我都不能相信的事情。

    我先轻轻一跃,单手攀住了一把椅子的上檐,椅子是固定在地上的,即使承受了我整个重量,它也还是一动不动。此时我已经是半个身子悬在空中,然后我右脚在椅子上侧一借力,整个人就向前甩去,左膝弯曲,狠狠地一下就撞到那扑来的混蛋的鼻梁上。这下可以说把我全身的重量都加在了膝盖上,一击过去,那家伙猛地就被踢后两步,鼻血横流。我随着刚才那一甩的后劲重新跳入站到地上,腿往那家伙脖子一挂,两手猛按那家伙的肩膀,把他往后推去。砰地一下他被我带得倒地,后脑狠狠磕在地板上,我怕他再次跃起,猛地对他太阳穴就是三拳。

    这个招式一气呵成,简直就像练习过无数次一样。

    三拳下去后,那混蛋突然就不动了。其实我刚才那套动作基本就等于爆击,一下就把形势逆转了。我此刻已经杀红了眼睛,抬头就盯着那林秋月。

    这婆娘本来很看好她同伴的身手,没想到此刻居然会发展成这样,她一时发慌,跑过去门边就想逃走。没想到她才刚跑两步,突然就有一阵强烈的阴冷的风从外面刮进来,风中带着灰尘,竟然吹得她走不动。而我也一时感到了无比阴森的气息阵阵卷来。

    这种类似的气息,在今天下午厚眼镜逃走的时候也曾出现过!果然在这阵风刮过之后,我看见一个身穿白大褂,戴着厚厚眼镜的干瘦男子从黑暗中走出。

    此时地下室光影朦胧,几只手电折射四周粗糙不平的石壁反映出淡淡的光,走廊尽头是蔓延而来的无尽黑暗,隐得那人的身影也是十分的不清晰。但即使在黑暗中他的身影再模糊,我却是怎么都不会认错的,那人就是厚眼镜!【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