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真相和昨日幽灵

    光影朦胧,夜风清冷,又见故人。

    看见他突然出现,我立刻一步抢上去道,“喂,今天下午你怎么会突然消失?你究竟是谁,一直骗我来又有什么目的,现在可以说了吧。”

    然后我又转过头,对林秋月冷笑道,“你说我的病友是不存在的,可是现在你看看,这就是带我来老房子的病友,他是真实存在的人。”

    我看向林秋月,希望见到她俯首认罪的面孔。可是事情却出乎我意料。我发现这女人的身体突然像筛糠一样抖了起来,她两脚发软,指着厚眼镜惊慌地道。

    “黑暗里的那团白色扭曲着的东西是什么?”她的手虽然向着前方,但这问题却是在问我,“刚才你在和谁说话?”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白色的东西,这是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我顿时皱起了眉头,“你怎么突然就近视了,这是我和你说的戴厚眼镜的病友啊。”

    “你不要和她说了。”厚眼镜转向我,“她眼中看到的和你看到的不一样。”

    “啊,谁在说话,谁在说话!”林秋月突然尖叫着后退几步,脚下一下绊到后面的椅子,整个人摔在地上,“姐夫,姐夫,这是你的声音吗?”

    这是怎么回事?这女人的反应让我大为不解,为什么她会突然这么害怕?另外听她的意思,厚眼镜竟然是她的姐夫?难道厚眼镜是林春花林医生的老公?这么说起来,似乎确实能解释他为什么会知道林家的这么多事情。只是他为什么要找上我来帮忙?我正强烈地疑惑着,厚眼镜就一步一步走了上去,他俯身在林秋月耳边吹了一口气,然后冷冷地发话。

    “没错,是我,亲爱的小姨。”他的声音冰凉,“我找你来了。”

    “啊,鬼,鬼啊!”厚眼镜的话虽然不长,但是林秋月却突然吓得浑身抽搐了起来,我正对她的反应大惑不解之际,就见到她口吐了几口白沫,竟然晕了过去。

    看见这个情景,我大是惊异,跑上前去质问道。

    “喂,你对她做了什么,怎么她会吓成这个样子?”我道,“而且,怎么感觉她好像看不到你?”

    “我没对她做什么,她只是自己做贼心虚罢了。”厚眼镜,也就是林医生的丈夫,叹了口气淡淡地道,“另外她确实看不到我,因为我已经死了,而且是被这个女人害死的。”

    什么?!听到厚眼镜的话我也吓得退了两步,听他的话似乎他早就被林秋月给杀了,难道今天一整天我都是在和一个幽灵对话么?小洁和其他医生护士们都看不到他,就是因为他是个鬼?一路上他不管什么事情都交给我去做,不是因为他有洁癖,而是因为他根本就动不了任何东西?

    这个事实让我极度震惊,可是面前的厚眼镜神态语言一如往常,简直就像一个普通正常人一样,看他身穿白衣的样子,简直就是个面目稳重的心理医生模样,他怎么可能是幽灵?

    “可是,我能看到你啊。”我感到喉咙干涩,“这又是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厚眼镜说到这里转身淡淡地看着我,“其实我已经死了好几天了,我一直在寻找能帮助我的人,然而灵魂却怎么也离开不了这栋老房子。幸好当我穿过我死去的房间的墙,就在那间病房里遇到了你,唯一一个能看到我的人。我之所以一直努力说服你陪我来老房子,就是这个原因。”

    听完厚眼镜的话,我脑中浮现出北座那个卧室遍地的碎玻璃和上面血色的污垢,心中一凛。

    “那……那你要来老房子做什么?”我问道,“你已经不在了,再寻找什么爷爷的研究已经没有意义了啊。”

    “不,有意义的!”厚眼镜说到这里突然有些激动了起来,“因为我很清楚,爷爷治疗那个重伤孩子的方法,肯定不可能是什么正常的医术。那个孩子在那种情况下是必死无疑的,所以爷爷一定是采用了某种方法,让他起死回生!那不是什么医术,而是某种还魂之术啊!”

    听到厚眼镜疯狂的想法,我不禁打了个冷战,起死回生,这又是一个起死回生相关的故事!原来厚眼镜这么急切地需要我帮忙,不是为了别的,只是为了要找到爷爷的秘密帮他复活。他的阴灵一直不散,显然就是因为存了一丝希望,所以久久地停驻在老房子里。这是多么可怕的执念!

    果然,厚眼镜越说越是激动,他每说一句,就朝我逼近一步,最后已经站到了我的面前。他催促道,“胡寻,我时间已经不多了。既然你已经找到了爷爷的秘密所在,那就快点用那个方法帮我复活!我是这个医院心理科的主任,你帮助了我以后,我就有办法让你在医院里重获自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对我们都有好处!而且我只是犯了一点小错,不该就这么死去的!”

    厚眼镜身上散发出冰冷阴森的气息,只是沾到了一丝,我就不禁打了个冷战。在恐惧中我不禁退后几步。此时地下室空洞阴森,身边的气味带着缕缕的腐臭,林秋月和她的同伙倒在了地上,我面前站着的灵魂一副癫狂的模样,这些都让我的心底阵阵发毛。然而在他激狂的话语中,我却仍旧捕捉到了一丝让人疑问的地方。

    “你说你犯了点小错?”我喃喃地道,“那是什么错?”

    让厚眼镜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还会提出来的错误,肯定不会是小问题。我突然联想到了今天厚眼镜的表现,他的身份,结合起我心中存有的对林秋月的疑问,一个可怕的猜想浮现了上来。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想法,而是一个可以冷彻我灵魂的念头。我想弄清是否事情真的是我想的那样,便大声说道,“你如果想要我帮忙,必须据实回答我的问题。”我朗声问道,“你的妻子是不是比你早去世?她死了以后,林秋月想混进医院里当心理医生,是不是你从旁协助的?”

    对方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他的表情原本是极其激动的,可是此刻却突然变得十分复杂,沉默了片刻,然后道,“是的。”

    (哈哈,不知不觉已经写了几万字了,求打赏,求推荐票哈。你们的支持会是我写作的最大动力!)【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