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二章:诡异的简家

    看完这几行字,我吓了一跳,看字条上的意思,虽然第一条我没看懂,可是第二条似乎是说小简身边存在着某个想害死他的人。而且小简还知道这个人,并请了猫叔代为调查!我突然感觉之前心中的不安得到了应证。脑海中不禁浮现起刚刚看到的复印病历,在那灰暗肮脏的纸页上,有“中性粒细胞增加,疑为阿托品类药物中毒”这么一行字。

    一个人受的外伤可以理解成是意外,但是中毒则不可能,尤其是小简这种老江湖。可是怎样的人才能暗算得了小简?

    一股寒意突然从我的背后冒出来,我很自然地联想起小简现在重伤的情况,这一切很可能和那个想害他的人有关。那个人,或许现在就潜伏在小简的身边,以他的家人的身份,准备给他最后致命的一击。而小简,很可能因为对方是亲人而疏于防范……

    那么,如果我现在找小简的家人归还背包,会不会让背包最后落到凶手手上?原本我正准备回病房取背包交给小简的家人,此刻却停住了脚步,转头就往重症病房的方向跑,然后躲在病房外观察了起来。因为这背包的关系我觉得自己欠了小简很多,所以我绝对不能把他的东西交到害他的人手上。如果可以,我希望能观察出是谁把小简害成这样的,并把他绳之于法,算是作为一种补偿。

    没想到这不观察不要紧,一观察,我就发现了简家一个让人咋舌不已的现状。

    来看小简的人不少,可来的人全都是女的!

    屋子里看护着小简的人,一共有五个。从她们说话的语气来看,毫无疑问都是小简身边亲近的人。但这五人都是清一色的雌性生物,里面没有一个男人。

    其中有一位的年纪看上去比较大,满头银发的老婆婆,她正坐在小简病床边默念着什么,应该是小简的奶奶外婆之类亲属。可是另外那四名花枝招展的妙龄少女就让我搞不清状况了。我能看见一个姿容颇美,身穿绿衣的少女正站在病床前边抹着眼泪,剩下三名身穿红,白,蓝三色衣服女性则在一旁站着大声地进行着争论,让病房沸腾不已。

    难道那四名妙龄女子都是小简的姐妹?她们一齐来看护小简?可即使如此,来的女人未免也太多了。心中充满了好奇,我转头看向身边的小洁。

    “小洁,你有没有打听到这家人是怎么回事?怎么来探病的全是女的?”我说道,“难道说小简有这么多个妹妹吗?”

    “不不不,”身旁的小洁急忙摆手,“那名病人只有一个妹妹,只不过他有三个未婚妻,所以探病的时候就热闹些。”

    “什么?!”我在病房外差点吼了起来,小简的艳福震惊了我。无论他是多么厉害的寻宝人,一个年轻男人同时有三个未婚妻,她们还彼此知道对方,这怎么想都是一个极为怪异的情况。

    “啊啊,寻少爷,你别叫,”看见我有些失态,小洁急忙用纤纤小手按住我的嘴悄悄地道,“那三名未婚妻都是在小时候就许配给那名病人的,听说是基于利益的家族联姻啦,不过现在是现代社会嘛,不管有多少未婚妻,最终成为妻子的只有一个,所以现在三人竞争很激烈呢。”

    许配?还要竞争?我没想到这个年代还有这样的事情。难道寻宝人的世界里,仍旧保持着古老的以门派和家族血缘来维系关系的生存模式?如果真的是这样,三家的长辈同时和交好的简家定亲,最后由小简来挑选谁做自己的新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这种关系在我这个现代人眼里,还是觉得很难理解。

    要是同样的问题放在我面前,我才不会思考那么多利弊,因为爱情是不能讲究那么多世俗的东西的。要是有三个女人同时出现在我面前,我十有**会根据自己的原则迅速做出判断——选胸最大的那个。

    想到这里,我偷偷瞥了一眼小洁汹涌的胸器,然后赶紧把目光转向屋里。只见屋里那三名各有丽姿的少女正针锋相对地进行着争吵,大约是讨论着怎样才能更好地照顾小简,还有是否需要转院的事情。

    她们一人身穿艳红衣服,一人穿折雪白纱裙,还有一人穿着靛蓝色外套,宛如红白蓝三色玫瑰。

    小洁指着那三名少女,逐一给我介绍道,“穿红色衣服的是仇家的千金仇红艳,听说是位很受异性青睐的女神。穿白色衣服的是雪家的小姐雪莉儿,是三个未婚妻里面最年轻的,是个很好的女孩呢。至于穿靛蓝色衣服的,则是蓝家的姑娘蓝莹莹,是个能干的女强人。”

    跟着小洁的解释,我记住了那三个名未婚妻的模样,然后又把目光落在床前嘤嘤哭泣的绿衣少女身上,看样子她就是小简的妹妹吧。这么一来我起码理清了这屋里几个女人和小简的关系,但是从我的观察来看,这几个人不仅没有害小简的意思,反而还对他关怀备至。要说这些如花似玉的姑娘中有杀人的凶手,我还真是无法相信。心中那种“有哪里不太对”的感觉越发强烈,这让我忍不住把小洁拉到一边,进一步询问了起来。

    “小洁,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不要觉得太奇怪。”我压低声音道,“我就说,纯粹当开脑洞地想想,你觉得那几个女人中,会不会存在着某个极其憎恨那病人的人?那位病人有没有可能是被屋里的某个女人谋害成这样的?”

    “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没想到小洁却很明白地回答道,“寻少爷你看她们的表现就知道,那眼泪,那悲鸣都是真的,她们不可能因为憎恨而害人。”

    我点点头。的确从屋里人的表现看来,她们的伤心是真诚的,确实不像是对小简怀有恨意的样子。于是我继续问道,“那么除了憎恨,还有别的动机吧。比如说那三个未婚妻,会不会她们醋海生波,抱着“得不到不如毁掉”的心态把男方伤害致残?”

    “呃,这个?如果只是就争风吃醋来说,绝对不可能啦,因为她们对他都很好。”小洁听了我的推测,沉吟道,“而且几个女人争一个男人,没理由放着情敌不下手,先找男人麻烦的。”

    “这么说来也有道理。”我点点头,“那么加上剩下那两个女人一起考虑,这几名女子有没有可能因为别的理由而对那病人下毒手?比如说男方买了巨额保险然后受益人是其中某个人之类的……”

    “啊,这个也完全不可能……”小洁把手指放在眼前摆了摆道,“说到保险,我从负责这病房的护士大姐那里听说,这病人受伤的第二天保险公司就派人来了呢。据说如果该名病人去世,确实是有巨额人身保险赔付,不过保险的受益人都是该病人的父亲,而不是这其中的任何一个女人。”

    怎么会这样……自己的猜测被事实轻松推翻,我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那这名病人的父亲呢?他有没有害人的嫌疑?”我说道,“话说为什么他不在这里,是暂时出去了吗?”

    “他不是出去了,而是就从没出现过。”小洁道,“不过那名父亲也不可能加害于这病人,因为他现在还在国外呢,听说近期也没有回国的打算。”小洁说完叹了口气,“还真是无情的父亲啊。而听说那位病人所有的重要亲戚朋友也都在这里了,他也确实没有别的男性近亲了。”

    这……我脑子突然眩晕了起来,多么复杂奇怪的一家人哪。家中阴盛阳衰,三名各有特色的未婚妻,冷漠无情的父亲……虽然分析起来都很可疑,但我却无法找出一个能怀疑的对象。尤其是屋里的几个女性,能看出她们对小简的关爱绝对是真的,看不出一点造假,让人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会有谁下毒手。难道说猫叔字条上说的是错的?这也不可能!猫叔如此慎重给出的情报一定是有价值的。也就是说凶手一定在小简身边,只是我还不能把她找出来。我想,如果我现在拿着背包进屋去说“你们家人有人有问题”,估计会被当成疯子吧。如果没有确实的怀疑对象,没准还会被倒打一耙。强烈的头晕让我忍不住靠在墙壁揉起了太阳穴,看来这趟浑水还真是很深。【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