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九章:催眠问答

    只见外面一个披着白大褂的黑衣丽人,正拉着小洁往我病房这边走。我认得她,她就是负责我心理方面的主治医生步医生。步医生长得极为高瘦,黑长的头发精巧地盘在脑后,戴一副黑框眼镜,眼神就像鹰一样犀利。她前两天请假了不在医院,看来现在是回来了。我一直都有点怕她,这时看她大踏步走过来,更是吓了一跳。

    只见她把小洁拉到我病房,然后推开了门,看我正站在门口,她冷冷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对小洁道,“你这个看护是怎么当的,明明寻少爷已经逃跑两次了,你居然还敢不看着他,只顾着忙自己的事?你这份工作还要不要?”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小洁肯定是在打听事情的时候被步医生逮了个正着,然后被抓回病房。我顿时感到颇为内疚,正想开口帮她解释解释,可是她对步医生却极为顺从,只是轻轻拉了拉我的衣袖示意我不要多说,然后转身向步医生盈盈一鞠躬。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小洁低头恭顺地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一定会好好看着寻少爷,不会再出半点差错的。请您放心。”

    “那就好。虽然我能理解你最近为什么会分心,可是你要知道,工作就是工作。事不过三,你要再犯错,谁也保不了你!”步医生冷冷地看了看她,转身飘然而去。

    见小洁帮我把所有的责任都揽上身,而步医生又这么一副冷面孔,我不禁对小洁产生了怜惜之情,长长叹了口气。

    “唉,步医生就喜欢仗势凌人,不过你不需要在意。”我把小洁拉过身边,悄悄地道,“我看她年纪也不轻了,肯定是单身太久所以把气撒在你身上,你不要放在心上。”

    “这个,怎么能这么背后说人家呢?”没想到,小洁却是正色地看着我,维护起步医生来,“医生她高贵优雅,长得又漂亮,全世界没有比她更美的女人了,你,你怎么能说她不好……”

    “哈哈,就她这样能算第一美女?”我哼了一声,心道要说美女,我在老房子地下室看到的那个人偶才算是真正的倾国之姿。想到这里,我转头对小洁道,“步医生除了腿长点以外别的亮点也没有,要说身材和相貌,你哪点不比她强!你才是真正的大美女!”

    “你,你说我漂亮?”小洁听我这么夸奖,有些呆住了,楞了半响脸才反应过来,脸一下就红了,羞答答地低下头来。

    这也是我第一次当面夸女人漂亮。小洁靠在我身边,身上女人特有的幽香若有若无的飘过来,我靠,如果不是还有钢铁般的道德规范着我的意志,如此暧昧时刻,我简直就要忍不住有进一步举动了。不过所幸我还是清醒的,虽然有些意乱情迷,但思维还是很快地回到了面前的正事上面。

    “那个,小洁啊,话说你是在哪里遇到步医生的?是在那位病人的病房外面吗?”我问出了刚才就想知道的事情,“可是那里距离心理精神科很远啊,为什么步医生会去那里?”

    “哦,这个,”小洁回答道,“她是去做心理疏导啦。听说那几个病人家属吵起来了,好像还差点动手了,所以院长叫她过去控制下病人家属的情绪。毕竟急症患者的家人情绪很容易失控,让心理专家去排解是很有必要的。”

    “吵起来?”我皱眉道,“虽然我去看的时候那几个未婚妻在激烈争论,可是不觉得她们会发展成动手的程度啊。”

    “这个……可能是有别的事情干扰了吧,听说今天还有记者来医院采访呢,或许是路过来顺道拍摄了下病人的情况,结果惹她们生气了吧。不过不用担心,有步医生在的话,什么问题都不会有的。她会给她们分别做心理咨询和疏导,事情很快就会解决的了。”

    “等等,你说步医生还会去给那几个家属做心理咨询对吗?”我一下从床上跳下来,“我想去看看!”

    我虽然不是很喜欢步医生的性子,但是对她的医术还是有信心的。她的咨询风格很是犀利,而且擅长催眠。如果能偷听到简家女人和心理医生的对话,没准能进一步了解到简单受伤的真相。因为“仇红艳就是凶手”这点只是我的推测,没有任何证据。我需要一些更切实的东西,来证明这个猜想。

    相信小洁已经迷上我了,虽然我的请求完全不合规矩,可是她还是乖乖听从了我的想法,把我领到了步医生所在的门诊楼。

    远远看去,发现诊室外的等候区域坐了几个人,正是简家的女人们。身边还有两个带着檐帽,穿着工作服扛着摄像机的男人,应该就是小洁所说的记者吧。看样子他们还是抱着“狗仔队”的精神,死死缠住那几个姑娘想挖新闻。不过等我走上前想了解清楚的时候,那俩记者已经从另一侧楼梯走掉了。我躲在一旁仔细观察,发现穿红衣的仇红艳不在等候区域那里,难道说她已经进咨询室了?我突然焦急起来,趁着简家的女人们还混乱着的时候,我急忙一抽身就推开诊室门走了进去。

    这里我之前来过好多次,每次来都是进行失忆症的治疗,所以算是轻车熟路。我知道推开这扇门后会先进入一个大厅,里面放着沙盘啊飞镖啊沙袋啊之类的咨询室标配用品,还有一张看上去很舒服的沙发,再往里才是步医生经常工作的房间,那里有一张咨询用的皮椅,一般会让病人躺在上面,然后和医生交流。我趁乱进了第一间房间,然后缩在第二间房的门外,听着里面的声音。

    无奈的是,咨询室的门隔音效果都很好,我只能隐约能听出步医生是在做催眠相关的引导,但是具体在说什么根本听不清楚。正当我要感觉绝望的时候,突然诊室的门打开了,步医生走了出来,吓得我赶紧躲到一旁的柜子后。透过柜子的夹缝,我能看到步医生手上拿着一部震动的手机,看来是有人给她打电话。她一边给里面的患者做引导说两分钟后回来,一边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发现这是一个绝好机会,我在步医生出门后一下闪身进入了第二间房间。心想如果仇红艳现在正在催眠状态,没准我可以从她口中问出点什么来。可是当我走进那房间的时候,却发现一个让我大吃一惊的事情,因为正在做咨询的女人不是身穿艳红衣服的仇红艳,而是身穿绿衣的那名少女,小简的妹妹!

    躺在咨询用的皮椅上,她双眼紧闭,用手指在她面颊上轻轻抚摸也没有任何反应,说明她已经陷入了深度催眠的状态。一旁的小茶几上放着正在录音的录音笔,我随手拿了起来,这里面应该有今天咨询的内容。

    只是,如果她不是仇红艳的话,我来询问的用处就小多了。原本想着趁仇红艳被催眠的时候让她说出真相然后录音作为证据,可是现在似乎不太可行。我看着眼前的绿衣少女,踌躇了一会,心想死马当活马医,就算她不是仇红艳,从她这里问到一些信息也是好的。

    于是我尽量让声音放柔和,靠近绿衣妹妹的耳朵,轻轻地询问了起来。

    “能听见我的声音吗?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只是我有一些问题需要问你,请诚实地回答我,好吗?”

    “呃,嗯……”绿衣少女嘤咛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显然她接受了我的催眠暗示。我很清楚在这种状态下她是没法说谎的,便简明扼要地问了起来。

    “请问你觉得简单的受伤是意外吗?”我问道。

    “不,不是的……”绿衣少女微微**了起来,显然脑中出现了某些比较可怕的记忆,“这不是纯粹的意外,我,我好难过,好害怕……”

    “请放松,这里没人能伤害你,如实回答我就好了,”我一手轻轻握住绿衣少女的手让她镇静,然后说道,“那么请回答我,你觉得是谁把简单害到今天这样的?”

    “我不知道,反正不是我。我不会做任何伤害单的事情。”绿衣少女声音哽咽了起来。

    “那么你有任何怀疑的对象吗?比如说你觉得谁……”

    就在这时我的话语被一阵急促的推门声截断,吓了我一大跳。我本能地躲到一边,透过门缝看见步医生正如飓风般走了进来。妈的!这婆娘说离开两分钟就真的只离开两分钟!那我该怎么办?【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