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最后一篇日记(下)

    【

    看我吃了她们做的饭,几个姑娘都很开心。本来气氛还挺和谐,可是没想到后娘却突然问了我一个难堪的问题。

    “简单,这几个女人里面,你最想选谁做妻子?”

    一时间,天地轮转。我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这几个女人和我都有青梅足马之情,更是门当户对利害相关。当时的我犹豫了一刻,最后我清了清喉咙,回答道:

    “我如果爱一个女人,为了她死皮烂脸的事情都肯做,哪怕她经常让我心碎,我也还是会因为能见到她,得到她微薄的关心而喜出望外。所以,我在爱情中其实是个自卑的人。我不会也没有资格去做选择。因为对我来说,唯一正确的做法就是等待我爱的人的答复。”

    “这是什么意思?”后娘估计没听懂我的话。倒是莹莹一针见血地翻译出了我的回答。

    “他的意思是,他会对我们都很好,但他不会去主动选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只会静静地等待最后的有缘人。”

    “没错,我对你们的爱都是一样深的。”我笑着点头,“有谁规定男人只能爱一个女人呢?我爱妈妈,我爱妹妹,我也爱我的未婚妻。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不一定了。当然,你们也可能会变得不喜欢我。”

    本来我还想继续说一下自己的想法,可是后来我的手机响了,宗主给我发来了下次任务的信息,预示着这个饭局的结束。大家也就各自散了,没有继续讨论什么。这个下午就这么结束了。

    怎么会这样?看到这段我心拔凉拔凉的,难道我日记读了这么久,得到的就是一个“小简所有女人都爱”的结论?甚至连后娘和妹妹都列入了嫌疑犯里面了。这不科学啊!我赶紧看这篇日记最后一段,希望这个结论能被推翻,没想到结尾却仍旧是让我失望。

    晚上的时候我主要在研究宗主给我的任务。他希望我能去一个很难搜寻的地方,继续寻找他之前提过的那种神秘的祭坛。我研究了一下那个地方,感觉很是危险,就像禁地一样。

    这篇日记写到这里就把右半边写完了。左半边贴着一些研究资料。我大略看了看,似乎都是和驱鬼仪式相关的,很多看不懂。我抱着一线希望揭开这些资料,希望在下面他能提供更多有意义的信息。没想到左半边那一页就只竖着写了一行字:

    “那个地方无论如何也不能去。”

    啊,没错啊,当时我第一次看这本日记,随手翻到最后一页,确实就只看到这一行字,所以我知道了雪山凶宅之行的凶险。今天看笔记看得太投入,我竟然忘记了这一点。

    完了……这本日记到这里,我已经全部看过了。得到的结论只有一个,谁都是小简的最爱,谁都有可能是凶手!而且排除法还没法圈定某个特定的对象,因为最后一篇日记里,起码有四个女的给小简做了晚饭!

    事情又回到了原点。可是我却比一开始更迷惘了。在阅读这本笔记时的各种违和感,让我觉得小简的很多行为和做法都无法解释。

    不对,我肯定有些很重要的东西漏了,这种感觉从一开始就特别强烈。我忍不住跳下床,托着下巴在纯白的病房内踱起步来。病房里的挂钟发出滴答滴答规则的声音,我的思绪也变得片段而琐碎。

    一般当无数小的不合理事件组合到一起的时候,我就会有这种感觉。就是那许多的无法解释,其实最终都只导向一个非常简单的答案。只需要一个灵感,一个提示,我就能把疑云拨开。我非常确信这一点。可是现在谁能把这种灵感赐予我呢?

    似乎听到了我的恳求一般,就在我踱着步极度混乱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手机铃声。这铃声很特别,显然不是我那部手机的声音。我下意识地寻找,却发现那声音来自小简背包里的一部手机。这部手机有锁屏,所以也就一直没动过它。经不住好奇我接起了电话,我说了一声喂,电话那边也传来了一声很急促的“喂。”

    然后无比惊讶的感觉袭击了我,因为我怎么都想不到给我打电话的,竟然是这个人……

    电话那头的人是黑围巾。

    “是你。”他也听出了我的声音,就这么淡淡地说了两个字。从电话里能听出,黑围巾声音带着平时所没有的阴沉。他把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是不想让他身边的人听到他说的话。我突然也感觉有些不安,因为我知道黑围巾这番电话,应该不是纯属无聊想打电话给小简唠嗑唠嗑的。

    “那个……你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了?那很好啊。”我一时间捉摸不出对方这番电话的用意,干脆直接问道,“对了,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的?”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才对。为什么从雪山凶宅逃出来后不联系猫叔?这是我们的规矩。”

    “说什么联系,猫叔他给我的那张字条,明明没有留联系方式。”

    听到我的回答,对方沉默了半响。然后说道。

    “并不是没有留,而是你不知道怎么查看那上面内容的方法罢了。那是‘许公笺’,是道上的人都知道的一种东西。”

    什么?!什么‘许公笺’?我听了吓了一跳,确实存在着这样的一种可能,就是猫叔其实在纸上留了联系方式。只是那是用特别的方式写的,如果有人想查看内容,则必须用特殊的方法使它显影!我不知道这种方法,那就意味着……

    “你,不是小简爷吧。”黑围巾淡淡吐出结论。“你究竟是什么人?”

    黑围巾的话从来都是云淡风轻的语气,但是说出来的内容却十分致命。我突然明白他为什么会打这番电话了。想来他们回去后发现了我冒名顶替的事情,现在于是打电话来试探……

    说实话,这几天我一直在为自己冒名顶替的事情紧张不已,现在一听对方说出事实,我的内心反而感觉一阵奇妙的轻松。抱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心态,我大概说出了自己误入寻宝事件的事情。说到后面,我也不在乎对方怎么看我,径直说出了在读小简笔记的时候遇到的迷惑。因为我虽然对黑围巾一无所知,但潜意识里总觉得这是个挺厉害的人,应该会有新的思路。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我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小简的日记会有这么多违和的地方?比如什么刚摔伤了腿马上又去跳舞,刚玩了几天然后说前几天天气很差,刚听大师说要同时娶三家的小姐马上又分别和她们闹翻了……你有什么想法?”

    电话那头沉吟了半响。显然对方也很犹豫。我不知道他犹豫的是要不要相信我,要不要帮助我,还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幸好这犹豫的过后,黑围巾还是给出了他的看法。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你说这本日记的字是竖着写的,而且每一篇都是从右写到左?”黑围巾道。

    “没错。”我附和道。

    “那么你是怎么翻开这本日记的?”

    “什么怎么翻开,就是普通的那种打开书的方式啊。”我说道,不明白黑围巾这么问是什么意思。我心想他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就耐心等待电话那头的回复。没想到传来的却是一片寂静。我大奇,拿起手机一看。你妹!居然没电了!

    这电话放在背包里已经有几天没充电了,此时已经是油尽灯枯。我死命按着开机键,谁知道却再也打不开这手机。看来黑围巾最后给我的解释我是听不到了!

    但是他给我留下的最后的话我却在不断回响。一瞬间无数的念头在我脑海里滚过。

    他问我是怎么打开这本笔记的?难道我的打开方式不对所以看的内容不对?我正想嘲笑这个冷笑话般的念头时,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难不成,我把这本日记看反了?!

    被这想法吓了一跳的我赶紧重新翻开这本笔记。因为日常生活中的书都是从右边翻开,然后从左往右阅读的,所以我在读小简的日记的时候也是按照这个方式。可是这本东西和别的故事不一样,它的文字是从右往左写的,也就是说,这本日记很可能是要从左边打开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所有日记的顺序我都读反了!小简是先和三位未婚妻疏远,然后才听到大师指点;小简是先遭遇了几天阴雨抱怨天气,然后才遇到可以好好游玩的艳阳天;小简是先遇到了玩偶殿下并摔伤了腿,然后才拖着伤腿去找的妹妹……这么一来日记里所有违和的地方都可以解释了!

    原本这样的问题应该很容易被发现,可是由于每篇日记都没有标注写作的时间,而且每篇日记都稳定地占据两面,所以我发现不了这个问题!

    等等……如果这么说的话……我马上意识到这个发现代表了什么。原本以为最后一篇日记写的小简和几位未婚妻在家度过的经历,但其实不是的!真正最后一篇日记是原来开头的那篇!也就是小简在他妹妹家……

    【唉呀,糊里糊涂写了这么多,奶茶也喝完了。估摸着饭就要好了吧,今天就记到这,明天】

    脑海里浮现出他那篇日记的结尾,顿时感觉到不寒而栗。原以为那是因为要开饭所以小简没继续把日记写下去,没想到其实是因为他中毒了!我赶紧翻开那“第一篇”日记,却发现在开头就写着:

    【今天我去了刚工作的妹妹家里。她在单位附近租了一居室,屋子不大,四下却一尘不染,让人感觉很干净舒服。她还在阳台种了很多洋金花和白百合……】

    曼陀罗花,又称洋金花。

    (我创建了一个读者调查,希望有兴趣的朋友做做,能帮助我的创作,谢谢!)【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