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鬼附

    “我不信!”虽然全身无力,但我还是死死拉住猫叔,不让他开枪。光头在旁边使劲扯着我的身子,可是我这时候倔了起来,抱着哪怕他们揍死我也不松手的信念在那里继续拉扯着。猫叔看小洁念得越来越急,心下也焦急了起来。

    “拜托了大少爷,你别管闲事好吗?”猫叔原本在瞄准,此刻却被我拉得东倒西歪,“这死丫头要念完了啊,这可是很歹毒的咒语,我们和她的眼睛都会瞎掉,嘴巴会变哑,然后慢慢听不到东西,闻不到味道,最后就是惨死!”

    猫叔说到这里,声音都有些颤抖,显然这种五感皆被剥夺的死法让他这个老江湖也颇为恐惧。可是这几句话对我来说,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含义。

    眼睛会变瞎……嘴巴会变哑……听不到东西,闻不到味道?还有,小洁现在念的是只有小孩才有办法念出的诅咒?我的脑中好像闪过了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让我心中一振,忍不住放开了猫叔的手,往后跌走两步。但我的目光却仍旧没有离开猫叔身上,仍旧大声问道。

    “猫叔,对了,你知道简家的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我问这个问题,等于承认了自己不是小简。可是有一件事情对我来说真的非常重要,非得弄清楚不可。而猫叔今天会来这里,估计也对我的身份有所怀疑,所以他也不惊讶,一边瞄准一边说道,

    “简家的人一直都有鬼附的体质,也就是传说中的鬼上身。鬼谁都可以遇到,只不过会被鬼附身的人就比较少了。简家就是一族特别招鬼的人,而且他们中的有些人,可以在鬼上身以后仍旧保持清醒,这样就能利用那鬼的一些特殊能力来为自己办事,比如说简单。只不过鬼的阴气不是谁都可以驾驭得了的,所以有时候会失控,那时候简家人就会像普通被鬼上身的人一样出现神志不清,胡言乱语的情况,因此总是会被人认为他们有某种间歇发作的精神病。行了吧,你知道了这么多,可以别碍事了吧!”

    “原来是这样……”我一下子明白保险公司说的某种“会导致神志不清的遗传病”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就是指的鬼附!只不过正常人理解不了,所以只能用“精神病”来概括。按照小简的日记描述,他和他的妹妹都有这种病,而且她的妹妹这种疾病特别严重。结合其小洁态度的突然巨变,她行为的矛盾之处,她现在口中念出的只有幼童才能念出的诅咒,还有小简的笔记,我发现了一件至关紧要的事情。

    当下我一个健步冲上去,挡在小洁和猫叔之间。猫叔原本都已经要扣动扳机了,看我一下冲上来,吓得后退两步,嘴里开始大骂。我不管他,径直走到小洁面前,直视她的眼睛说道。

    “你不是小洁!”

    原本面前的女孩神情是一片漠然,就算我们在那里争论缠斗她也完全无动于衷,像一湖死寂的湖水一样继续念她的咒语。然而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能感觉她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波澜,念咒的语速也慢了起来。那看向我的眼神好像在质问——“你凭什么这么说?”

    迎向她的目光,我朗声说道:“你是玩偶殿下。”

    看她的眼神中变化更是厉害,我一把拿起掉在一边的简单的笔记,“我这么说不是胡乱猜测的,我有证据。今天我读过了简先生的旅行笔记,知道他在前去面见妹妹前一天晚上,遇到过一件奇怪的事情。”

    我随手翻开笔记,把那一页展示在她面前。

    “简先生在半夜回旅店的路上,发现自己丢了门卡,在回去寻找的路上却发现迷路了,就在这时他遇见了一个疑似‘玩偶殿下’的小孩,那小孩就像怪谈中说的一样,要求帮简先生寻找丢失了的东西。”

    “玩偶殿下?”猫叔眉头皱了皱,在一旁忍不住搭腔“那不是一个只要遇上,不管你怎么对它,都会遭遇惨事,要么瞎要么哑之类的那个恶灵么?”

    “没错。”我点点头,“据说把损失降到最低的方法,就是带着玩偶殿下去寻找,但是不要让它陪自己找到丢失的东西。简先生也是那么做了,所以看上去躲过了一劫。但是那天晚上玩偶殿下却和他说了很有趣的一段对话。”

    纸页上,小简和那个小孩的对话清晰可见:

    ——你知不知道玩偶殿下为什么要到处出来找丢东西的人?这可不是单纯为了好玩哦。是因为玩偶殿下发生过很惨的事情,所以它在到处寻找一个“归宿”。你知不知道玩偶殿下的故事里面,如果说需要玩偶殿下帮忙找东西,最后那东西又找到了,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不知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玩偶殿下”会找你要一件东西来作为帮助你的‘报酬’,也就是说,它要一个可以容纳它,接纳它,给它一个家的人。

    ——那如果对方不愿意给呢。

    ——这种时候,玩偶殿下会选择强行附身,占据躯壳哦。

    “所有版本的‘玩偶殿下’的故事里面,都没有包含‘如果让玩偶殿下找到了自己丢失的东西’的时候,会发生怎样的事情。”我沉吟着说道,“但是那天晚上的玩偶殿下却特意告诉了简先生这点,不是很奇怪吗?明明简先生选择的是‘不让玩偶殿下找到东西’。”

    “你的意思是……”

    猫叔反应很快,已经意识到了我说的问题。

    “没错,玩偶殿下会说那样的话,是因为简先生确实让它找到了丢失的东西!”我说道,“因为当时的简先生丢失的不是门卡,而是路!当时他迷路了,在找不到回去的路的时候,玩偶殿下出现了,问他要不要它帮忙寻找!结果玩偶殿下成功地把简先生带出了那片小路,也就是说,它完成了‘附身’的条件!”

    说完,我走上前看着小洁,朗声道,“没错,你并不是真正的小洁,你是玩偶殿下!”

    “可是,遇到玩偶殿下的是小简爷啊,不是这丫头。”一旁的光头说道,“那为什么被附身的不是小简爷,而是这女孩?”

    “玩偶殿下说它需要一个归宿,一个可以给它一个家的人,这个人说的就是简先生。”我说道,“所以它并不是要附身到简先生身上,而是要简先生成为它的归宿,得到简先生的爱。而第二天简先生就去见的了他的妹妹,正好他妹妹是鬼附体质,很适合被鬼上身,所以玩偶殿下理所当然选择了她!从那个时候起,小洁姑娘就已经被玩偶殿下附在身上了!”

    “这么说来,也不是没有可能……”猫叔说道,“简家的姑娘虽然继承了他们家招鬼的体质,但却没有力量控制鬼的阴气,也没有办法像小简一样驱逐附身的鬼,所以一直体弱多病,也从来不参加寻宝的活动。”

    “没错。就是这样。”我继续说道,同时用严厉的目光看向散发出阵阵阴气的小洁,“所以为什么这个女孩可以念出原本只有小孩才能念的诅咒,这就很好解释了,因为现在操纵这具躯壳的是玩偶殿下,一个孩童惨死而成的怨灵……”【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