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尾声

    我说完,继续朝小洁走去,伸手搭住她的双肩,一时间一种类似电流的痛感传了过来,可是我咬住牙不放手。

    “小洁啊,我知道你不是真心想伤害我们的,你只是被玩偶殿下控制了而已!求求你,停下诅咒吧!否则你也会死的。”

    听了我的话,小洁依旧茫然地念着咒语,猫叔他又继续在我身后大骂。

    “死小子你别脑残了,体质招鬼的人内心也阳光不到哪里去,尤其是这姑娘,你要劝她根本没用的!”

    “不是这样的!小洁的行为一直很矛盾,这就是她在和恶灵斗争的体现。”我一把抱住小洁,“我相信你,相信你对我的善良和温柔,不是假的!我问你为什么要帮我调查的时候,你说你也很迷惘,我知道的,你是希望有人来制止你的恶行!所以才会有那么纠结的举动!”

    我把女孩捆在我的胸前,左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仿佛希望我的身体能温暖她那像冰一样冷的**。

    “一切都是玩偶殿下的错,不关你的事,不是你的错。求求你回来吧!求求你,不要再伤害任何人了!”

    抱住小洁的时候,我感觉到无比阴森的气息从她全身扩散到我的全身,让我难过得不禁想要颤抖。一阵强烈的黑气带着刺鼻的阴冷气味从她身上疯狂扩散,一瞬间蔓延了整个病房。然而我抱得却是越紧,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感觉自己能体会到小洁的悲伤和痛苦,我希望能拯救她。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也停止了流动。猫叔不骂人了,阳光不照进屋来了,窗外的蝉不叫唤了,夏天的风也不吹了。在须臾就像永恒的时间里,我只是抱住小洁,想保护她,其余什么也不想。在这一瞬间,全世界仿佛只剩下我们两人的心跳。

    就这么躺在我的拥抱中,小洁突然哭了。哽咽,呜咽的声音从她喉咙里慢慢传出。声音很细很低,就像无助的小孩。然而这意味着,她停下了口中的诅咒!然后她就像全身虚脱了一样,整个人软倒在了我的怀里。黑气流散得更是迅速。

    我就那么搂着她,直到她身上的黑气全部散去。

    “哥哥……救我。”合上她的眼睛的时候,她最后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彻底昏迷了过去。

    看来……我成功了呢。我抱着她一下单膝跪在地上,也是不断喘着粗气。刚才那个时刻,我觉得自己都差点要崩溃……幸好,小洁内心的善良压制住了恶灵想要同归于尽的想法,所以我们才获得了暂时的安全。

    一阵清爽的风从病房窗外吹了进来,夏末的清新气息带走了屋里浓重沉厚的阴气。时间好像又重新恢复了流动。空灵的阳光又照进屋里,窗外的蝉鸣绵延传入病房,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猫叔收起了手枪,和光头一起走到了我的身后。他们看着我沉默了半响,最后还是猫叔先开口了。

    “你果然不是小简。刚开始阿哥和我们说,我还不信呢。”

    一旁的猫叔叹气道,“如果是小简的话,你一定三两下手脚就把那恶灵打得魂飞魄散,不会用这么温婉的方式来驱逐……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做的事情有多么危险,被怨灵附身的人是六亲不认的,没准她拍一掌,你就死了。”

    “如果是那样,我也没办法了啊。”抱着怀里的姑娘,听着她轻柔却又规律的心跳,此刻我觉得一阵欣慰。太好了,所有人都没有死。然后我回头看向猫叔,说道,“果然你们对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呢,话说,是那个带着黑围巾的青年叫你们过来调查的吧。”

    “没错。”猫叔点点头,“其实在雪山凶宅那里,我就觉得你的言行很是奇怪,一点都不像传闻中的驱鬼大家。但是那毕竟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所以我当时什么也没说,只是给了你一张许公笺。如果你真的是小简,就应该能看到上面写的字然后联系我。可是接连好几天你都没有找我,我就意识到不对劲了,决定来医院好好调查一番。这才知道,原来小简早就重伤入院了,而那天和我们一起参加寻宝活动的,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小伙子!”

    猫叔说完,冷冷地看向我,“话说,你又是什么人,竟敢冒充简家少爷,不知道这是要掉脑袋的事吗?”

    “这个嘛,也是机缘巧合。”我苦笑道,大致说出了捡到背包后的经过。我这样的奇遇,就算是见多识广的猫叔他们也不禁咋舌。听到最后,猫叔更是狠狠地往地上吐了口浓痰,然后指着我的鼻子骂起我来。

    “你这个死坑货!有这种事你不早说!”他大骂道,“你知不知道你冒充小简的事情,差点害死了我们所有人啊!”

    其实还不是因为你硬要把没见过的小简拉进寻宝队伍惹的祸……我默默腹诽道。估计你们之前也是用写信或者email之类的方式进行联系,彼此其实并不太熟悉,这才会惹出这么多事故来。只不过这点我当然不会当着猫叔的面说,他要骂我,我就任他骂了好一会儿。

    “我知道自己错了。”直到最后我也不反驳,只是苦笑道,“但是我也不算太糟糕吧,雪山凶宅那里和大家齐心协力逃了出来,今天也顺利弄清了简先生中毒的真相……也算帮得上忙了吧。”

    我说罢,轻轻弹了弹怀中小洁的脸,“但是我还有一点不解的地方,那就是简先生所中的毒是他妹妹下的,可是他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我不觉得小洁有办法把简先生伤成那样,也不觉得她会选择这么做。”

    “那些,估计是西宗的人搞的吧。”猫叔耸耸肩,同样蹲下来看着我和小洁,“从他受伤的严重程度来看,也只有西宗的人下得了那么重的手。毕竟小简是东宗重要的生力军呢,之前我就听说他被盯上了,估计在妹妹家中毒后他找机会溜了出来,接着又遇上了一直盯着他的敌人,然后因为中毒的缘故无力周旋,所以事败重伤。说到底,寻宝人的世界可是比你想象中要阴暗恐怖多了,小子你也算走运,虽然冒充了小简,可是没遇上西宗的人,否则现在你也应该躺在icu病房里了。”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简先生终究还是间接伤于妹妹之手,那个预言并没有错。”我叹了口气,继续看着小洁,“唉,等这个女孩醒来,知道她的哥哥因为被自己的缘故而被敌人重伤,她不知道会有多内疚呢。简先生是不是也是因为担心有一天妹妹伤害他,所以才找猫叔你来调查的?”

    “小简倒不是觉得妹妹会伤他,他因为自己没办法陪在妹妹身边,又担心妹妹在他面前隐藏病情,才写信叫我替他调查的。”猫叔说道,“事实上这丫头平时表现也很正常,一点都看不出她身上有鬼依附。所以我才劝你刚才别救她啊。这丫头的体质是天生的,而且隐蔽性极强,根本就没法整。就算今天玩偶殿下从她身上离开了,过不了几天她又会招来别的恶灵,终究有一天会把她自己害死,没准还会害了身边的人。”

    “怪不得……简先生的日记里说过,他家的人都容不下这个女孩。”我叹了口气,怀中的少女很是柔软,然而我却无法想象她遭遇过多少可怕委屈的经历。顺着柔软的头发往下,小洁的脸颊除了一抹淡淡的樱红以外再无任何血色,即使在昏睡中她精致的眉头依旧紧皱,我不禁想起了之前和小洁相处的经过。她梨花带雨的神情在我眼前浮现,我心中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勇气,让我忍不住转头看向猫叔,然后问道。

    “话说猫叔,你留给简先生的那张字条上提了两件事,一件是叫他注意安全,提防他的妹妹。另一件则是说简先生想要找某样东西?请问这个和他的妹妹有关系吗?”

    “你还别说,真有关系。”猫叔用猫一样的眼睛看着我,“其实小简爷一直在寻找一种能治愈他妹妹的鬼附体质的药物。只不过那种药很难寻找,要通过某种游戏才能获得,所以他才来找我寻求帮助。”

    “那究竟是什么药?”我问道。“你说的那种游戏,又是什么意思?”

    猫叔和光头对视一眼,眼神中透出惊奇,然后猫叔哈哈大笑,仿佛觉得我的话十分滑稽。只是他的口刚刚张开,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淹没了他的笑声……【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