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宝师

乐通118娱乐
关灯
护眼
字体:

章节目录 第五章:末代潞王墓

    第五章:末代潞王墓

    檀香的香气变成烟雾在空气中缭绕。

    “再也回不了头?”我有些纳闷,“是说这次的寻宝极其危险吗?可是这样的觉悟我已经有了,请勿替我担心。”

    “那就好。”感觉纱幔后面的白色人影诡异地笑了笑,然后摆了摆手,“只要你自己不后悔,就可以了。明天一早盗墓行动就要开始了,你们赶快出发吧。”

    “好的,我明白。”我说完,站起身来朝白书人行礼,然后转身准备离开。结果跑开两步,又想到了一件事,重新跑了回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请您帮个忙,就是关于我的身份……”我有些尴尬地说道,“我的秘密虽然都告诉了您,可是对外却是不能透露的。所以请您替我保密,哪怕是对您派出的手下也是一样。”

    “嗯。”

    听见纱幔后的白书人懒洋洋地点了点头,我终于放下心来。又鞠了个躬,然后兴高采烈地跑下楼去了。

    我一离开木楼,身后的门就重重地关上了。

    然后我向湖畔跑了开去,发现猫叔早就回到了停车的地方抽烟休息,而肉丸也已经追了上来。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可以听见他们正在争论着什么。

    “我们就这么自己去了,不告诉他合适吗?”肉丸问道。

    “那家伙要知道我们去了,肯定会想办法来帮忙的。”猫叔吐了口烟圈道,“但是过几天就是中元节了,我们也给阿哥一点机会怀念下故人吧,别打扰他了。”

    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在讨论着黑围巾的事情。看来这次的寻宝活动猫叔并没有知会他。少了这个有力的同伴,我们这次冒险显然难度会增加不少。为了减轻猫叔他们的担心,我走上去和他们说了我在木楼里的经过,并告诉他们白书人的同伴到时会来找我们。没想到我刚说完,猫叔“噗”地一下就把烟吐到地上,然后指着我的鼻子骂了起来。

    “带上了气息这么中二的话你也信?”猫叔的手指差点戳到我的鼻孔,“这种话该不会是他们主仆二人来蒙你的吧?另外他们说手下会来找你你就高兴地走了?万一没人来怎么办?”

    “咦咦咦咦咦?!”听了猫叔的话我吓了一跳,确实白书人的回答没有太多确定的地方。我忍不住回头想跑回去找白书人要个联系电话,可肩膀却被猫叔一下搭住了。

    “算啦,你现在回去,他们会给你开门就有鬼了。”猫叔叹气道,“其实我早就猜到大概会是这样的结果,毕竟白书人就是个怪客。你已经比我想象中做得好了。现在看来,只能去集合地拼拼运气,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高人来协助我们……”

    猫叔干瘦的手掌上长满老茧,但此刻却像慈父一般温暖了我。听了猫叔的话,光头和肉丸相视苦笑,目光中却仍旧透出尊重他决定的态度。于是我们重新坐回车上,猫叔一踩油门,我们就这样踏上了前往游戏的路途。来这里的路上我们是只顾聊天和看风景,现在则不敢这样了。一上车,肉丸就赶紧地拿出了一个ipad,一边查阅起资料,一边向猫叔询问情况。

    “猫叔,这次的盗墓游戏具体是由谁牵头的,会给我们提供什么信息先告诉我,我看看能不能先找点资料。”

    “这次的盗墓活动牵头的据说是一个组织,他们没有名字。到了集合地以后,他们会给我们报销车费并提供估测的墓道图。不过与之相对的,我们得和他们打手印签合同,确保取得宝物后得按他们的要求分成。”

    “那么我们这次要盗的究竟是什么墓?”我问道,“感觉这组织的规模不小啊,白书人都派了手下前去。”

    “是一个颇具规模的亲王陵,”猫叔说道,“据说是明代潞王的墓。”

    “等等,潞王陵不是在河南新乡吗?”坐在车后座的肉丸立刻反应道,“那里可是国家aaaa级景区,距离我们这个城市十万八千里远。”

    “你说的那个,是潞简王朱翊镠的墓。”猫叔回答,“潞简王生前极得万历皇帝和老太后的疼爱,被称为“诸藩观瞻”。那混蛋活着的时候飞扬跋扈,穷奢极欲,而死后的陵墓也是奢华万分,规模数倍于正常的亲王陵墓,也就是我们今天见到的潞王陵,又被称为‘中原定陵’。不过这次发现的,据说是他儿子朱常淓的墓,也就是末代潞王的墓。”

    “朱常淓?也就是潞闵王?”肉丸飞快地用手指点击平板屏幕查询了起来,然后给我们念道,“朱常淓是潞简王朱翊镠的第三个儿子,世袭了潞王的爵位。据说他比他老爸好多了,不仅在民间口碑极佳,而且还精于笔墨金石和音律棋道,著有《古音正宗》一书。据说这位潞王也蛮有钱的,他用从他爸那里继承的金银制作了三百六十个仿古炉子,个个都做工精细,价值连城。而且他本人还善于制琴,前段时间拍卖会上拍出过他手制的一件古琴,据说到了40万一件的天价。”

    肉丸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两眼发光的光头和我,咳嗽了一声,继续说道,

    “不过你们别想得太美了。潞王所在的年代已经是明末,当时李自成起义,天下大乱,他们举家南逃到杭州的时候,多数家财都不知所踪。而且最惨的是,潞王在清军临城的时候投降,不到一年就被清人捏造了个什么金印案杀掉了。因为被杀的理由是谋反,估计连个像样的坟都没有。所以说,我实在想不通,这么一个末代王侯,怎么还会有陵墓给我们发现,甚至还被重视,组织了这么多人前去盗掘……”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开着车的猫叔回头笑道,“事实上,清人从没有发文表示过潞王的死亡。在《清世祖实录》里只是记载,‘壬戌,京师纷传故明诸王私匿印信,谋为不轨,及行查,果获鲁王、荆王、衡王世子金玉银印。鲁王等十一人伏诛。’,很多人认为‘潞’通‘鲁’,而当时潞王降了清朝,因而认为被杀的人是潞王。可是当时也有鲁王这个人,而且在明末地位颇为重要,按理来说编写史料的人不该犯这种“鲁潞不分”的错误。所以我认为,潞王当年的死很有可能是有蹊跷的,以至于清人不敢直接在史料中明确记录他的死亡。”

    “可是,即使他不死,难道还能在强敌包围的情况下来个光辉大葬么?”光头质疑道,“像他这样的降王,清朝肯定会时刻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他还有何能力修建大型陵墓?”

    听完光头的话,一时间,我们几个都沉闷了。然后又一瞬,熊熊燃烧的火在我的眼眸点亮,转头看向其他几个人,他们的眼睛同样在黑夜中灼灼发光,我们的好奇心都被点燃了起来。

    “看来要弄清楚事情究竟是不是这样,当年历史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唯有去那墓里看看才知道了。”

    或许是讨论得有些兴奋,猫叔的车速又加快了许多。肉丸继续查阅资料,我和光头则靠在座位上睡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晚上被蚊子叮了,我觉得左边脸颊后面长了个不小的包,可是想到马上就要下墓,我还是压下了一直想去挠的冲动,在车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起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总之当我恍恍惚惚被叫醒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开车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了光头。面对猫叔的催促,我感觉自己有点不好意思,拿起自己的装备就跟着他们下了车,这才发现原来我们已经到了荒山野岭。【如遇网页无法打开,请开启手机的飞行模式,然后关闭,换个IP即可】